云南行(七)


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位于香格里拉县东22公里处,是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普达措”在藏语中意为“神助乘舟到达湖的彼岸”,园中最有名的景点即为碧塔海和属都湖两大湖泊。湖边山峦起伏,牦牛、黄牛、犏牛和野马放牧于山脚草甸之上,各种珍稀植物被于山野。游走于森林之中,仿如进入人间仙境。

在景区入口处的山脚下,商家们兜售着氧气瓶和棉大衣。高大的广告牌上写着景区海拔在3500米至5000米之间。对于生活在平原上的游客,氧气瓶似乎是必备用品,而“每升高1000米温度就下降6度”的广告词也强烈地暗示着游客花上四五十元租上一件大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仍旧固执己见,坚持认为自己第一次上高原没必要吸氧,否则我不知道自己在自然条件到底会不会缺氧。由于公园面积的广大,旅游大巴们皆早早的抵达景区。我虽然加了件薄线衣,在晨露中依然冻得瑟瑟发抖。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弃了租大衣的念头,一来认为爬山的时候身体自然会发热,二来担心午间转暖脱去外衣拿在手上太不方便。

整个行程走下来,事实证明了自己正确的选择。虽然身体不如十年前那么好,但尚且年轻,没必要把自己装扮得像个老头。看到有的游人刚入景区便猛吸氧气,有的年纪轻轻就裹得严严实实,走两步歇一步,不禁感叹身体的重要,锻炼的重要。



整个景区只开发了一小部分。大多路段必须得搭乘园区内的大巴。大巴率着盘旋而又狭窄的山路把一批又批的游客送到第一个景点属都湖。这儿可以自行选择乘车前往第二个停靠点,也可以沿属都湖徒步45分钟,欣赏碧蓝透亮的湖面,在身边吃草的牦牛,以及各类挺拔的松柏。

第二站是海拔3700多米的一处拍摄点。站在高处可以俯瞰脚下大片的草原,以及其上星罗棋布的牛马们。停靠十分钟,便前去碧塔海。用导游的话形容,属都湖湖面平静,宛如少女;碧塔海则波浪翻腾,有如男性,风格全然不同。游人可以花钱乘船穿过碧塔海,亦可沿湖走上1小时40分钟抵达终点。于我而言,徒步是一种享受,更可以好好地利用一下刚买的单反相机,好好收录一番眼前的美景。



国家公园的建立不仅保护了原始森林的生态环境,更给当地居民带来了更多的工作机会和更高的收入。另一面,对于我这种喜欢徒步及自行选择路线的游客来说,却有一丝遗憾。无论如何,凡事不可能十全十美。最可惜的是,此次云南之行没有到过4000米以上,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去拉萨体验一下真正的高原。



离开普达措,日落尚早。随着导游去了附近的民族村。这种为了旅游而刻意建立起来的景点对我来说没有丝毫感觉,更向往那种普通的民居,能够坐下来和他们随便聊聊,侃侃天南地北。

一路颠簸,回到丽江吃晚饭,一天的疲劳,大家都饱餐一顿,准备第二天去本次最后一个景点——玉龙雪山。

云南行(六)

此次云南之行,共去了三个古镇,丽江、香格里拉及束河。丽江人最多,商铺林立,最是无聊。香格里拉的最大特色是镇内外两个广场,都有本地人围成圆圈,伴着音乐跳民族舞蹈,游客有兴趣的话皆可加入,很有意思。而束河古镇尚在开发之中,游人最少,更像普通人生活的村落,商业气息较少,极力推荐。然而,可以预见的悲剧是,不远的将来束河很有可能会成为另一个丽江。

来到中甸的第一站是当地的藏药馆,馆内有某院的退休院长、副院长及主任们亲自坐诊,为游客免费看病。藏医吸收了中医中的许多精华,又从天葬中总结出复杂的一整套解剖学原理,进而形成自己独特的体系。诊断的方法主要是研究病人的手相,根据脉纹判断出机体哪个器官出了毛病,十分新奇。至于其准确度如何,相信各人有不同看法,我们一个同伴就在诊断后花了两三千元购买了藏药。

进入中甸县城公路两侧的风景异常美丽,大片的草地上牦牛们静静地享受着自己的美食,丝毫不受路上进出车辆的影响,远方的群山在阳光下连绵起伏。晚饭后本拟独自前去拍照,然而导游却说第二日到了普达措森林公园便能拍到这番景色,遂作罢与众人前往香格里拉古城。

古城前的广场,一大圈人围着跳舞,非常热闹。与都市中的上班族相比,这些纯朴的人是活得如此自然。虽然收入少,但生活的意义不就在于快乐吗?

站在山头,能鸟瞰整个中甸县城。

夜幕下香格里拉古城中央的四方街,本地人和游客们一起围成圈快乐地跳着。我亦加入其中,但苦于资质愚钝,始终无法赶上节拍。

在香格里拉歇一宿,第二日我们将前往本次旅程最美的一处景点——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