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四)

也许是前一晚在火车上没有睡好,在丽江酣睡一宿,至今回味无穷。收拾好行李,一行人再次匆匆上路,赶往香格里拉。

此次云南之行共经历了三任导游,分别是白族、纳西族和藏族。然而,在业务水平上,我更钦佩我们的摩梭族司机。路上当导游不在时候,他能向我们详细地介绍各处旅游景点,各地的历史、地理、文化。问及路边的植物,导游们往往不知其名,而司机师傅却熟稔在胸。

当问及师傅的家人时,他娓娓地向我们介绍起摩梭族的走婚习俗,使得盘旋的山路不再单调。摩梭族很好地保持了远古的母系传统。所谓走婚,即在聚会上男女倾心,便相约于夜间会面。男方爬上女方的花楼,共度良辰。双方交往一夜乃至多夜,直到女方受孕怀胎。孩子生下后由舅舅抚养,舅舅老后则由孩子照顾。而男方则不属于这一家庭。若一家无子,则招入一男,以代替舅舅这一角色。当我们将之与一夜情相比较时,司机假装严肃地表示,这是“以爱情为基础,以道德为准绳”的。不太标准的普通话惹得全车人捧腹大笑。

路上我们在拉市海停留。这是丽江县城附近的一处湖泊,景色十分秀丽,亦是茶马古道的起点。在这儿,游客可以骑马、划船。

朴实的纳西族村民选了一区性子最烈的马给我。毕竟是第一次骑马,刚上去时还紧紧地握着缰绳,随后便发现只要身体随着马匹有节奏的抖动,便可轻松很多。

一路上发现牵马人总是只牵女性的马,而置男性于不顾。坐在马上不禁想,若是有游客从马上摔下,该如何是好?虽然马匹走在水泥路上老是脚底打滑,好在全过程并无意外发生。中途牵马人还带我们到他家门口,大方地叫我们摘果园里的樱桃品尝。

一圈结束,下马乘船。牵马人直夸我技术好。可惜此次没有策马奔腾,往后有机会一定要尝试一次。栓好马匹,牵马人又成了船夫,带着我们徜徉拉市海。

行笔至此,不禁想起一句话,“人少的时候,风景就是属于你的”。由于我们是上午过来,整座湖面只有我们一条船,大好的风景任由我们独享。

湖中央一纳西族船夫在舟中边烤鱼。一边唱着民歌,一边兜售着烤鱼。此情此景,与其说抵抗不住香气的诱惑,不如说是在享受湖中央品尝的这番意境。

烤鱼的船夫还给我们每人倒了些当地白酒,一点下肚,暖意顿生,无比畅快。船夫笑呵呵地赞美起共产党来,说有了共产党,村民的生活都好了很多。以前只知道自给自足,现在开发起旅游来,不仅能接待各地的游人,有了钱还能走到外面,亲眼目睹外面的世界。当听闻我们来自上海时,船夫显得很激动,谈起自己小时候全村人聚在一起看电视剧《上海滩》的情景,同时情不自禁地唱了起来,“浪奔,浪流……”

告别拉市海,与村民惜惜道别,继续我们前往中甸的旅程。

云南行(三)

赶至丽江已是吃晚饭的时间。新的导游——纳西族的胖金妹,一位瘦削的小姑娘已在丽江古城的南门等候。纳西族是丽江地区的主要民族,一般称男性为胖金哥,女性为胖金妹。因为附近地区的饮用水偏碱性,当地人一般都很难胖起来,所以该民族以胖为美。在古代,纳西族的男性一般会在每年开春积雪消融后外出向藏族地区进发,即走上茶马古道,用云南地区的茶叶交换藏民族的马。由于地势险恶,很多人是一去不复返。因此,纳西族的男性在家中的日子过得很悠闲,什么也不用做,只管“琴棋书画烟酒茶”,女人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照顾地好好的。

丽江闻名中外,也是很多人旅游的必去之处。然而,我却一直对这种商业过度开发、人山人海的古镇喜欢不起来。除了客栈、商店和酒楼,别无其它。只有那些坐在路边,拍着小鼓、唱着歌曲的年青人,给我这种对动听音乐一向没有任何抵抗力的人带来无比欢快的气息。

在导游胖金妹的推荐下,在酒吧街寻了家纳西特色的饭店就餐。趁着点菜的功夫一个人去修好了眼镜,又找到邮局买明信片邮寄。菜又贵又难以下咽,倒是之后在他处买的牦牛肉让我们大快朵颐。

这样的布匹店在丽江古城、束河古镇、香格里拉古镇都有很多,门口坐着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妇女在织布,但我相信这只是摆摆样子,里面的布匹多是批发而来。

随着节奏感很强的音乐拍鼓的店主,这样的店在古城中也有很多。

工艺品店的店员们洽处于一天中正亢奋的时刻,酒吧里客人们正扯开嘶哑的喉咙嚎叫着,饭店门口的小姑娘们尚在竭尽全力地在招揽着顾客,情侣们还在手牵着手穿街走巷。对于很多人,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我们,在疲劳了一天一夜后,已在喧嚣声中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