婺源之行(三)

天微微地发白,山上所有人尚在沉酣之中。轻风吹拂着双颊,一丝丝寒意涌来,掠过,游走于全身。

导游的师傅说下过雨的日子在山头能看到云海,浓浓地罩住连绵的山头,厚厚地挤与天地之间,让人喘不过气来地舒爽。而这次我来,已是连日的晴天,昨夜未雨,遇上的希望不大,一如去年在甘南,连日的阴雨,无缘得见措美峰一般,美景可遇却不可求。

夜间睡下时,宿店的主人说这样的日子早些起床,循着山上的土路,翻过几座山头,走上半个时辰,也能碰上云海。

于是我早早的起来,轻声地推开屋门,一个人借着天边的微明,依着山路摸索着疾步而行,畅快地呼吸着山间清新的气息。不知翻过多少座山头,直至路尽了,亦未能见得那云海。

查平坦

回来的路上,碰着些赶来的游客,也是听了店主的话,早起过来,希冀能见着那云雾涌动的壮丽美景,只是听了我的话,怅然转回身去,同我一道在晨光下渐渐地踱步返去,准备吃罢早饭便下山去。

下得山来,初升的太阳被山峦挡在后头,呼啸的摩托车上寒意凛冽,吹得人直打哆嗦,师傅也不得不时不时停下,抽根烟暖暖身子。

陡然间,师傅停了摩托,告诉我路旁的溪涧中有条青蛇,让我帮扶着摩托,一个人疾疾地跳下河沿,一闪身便不见了身影。待我拖着笨重的摩托赶上,已见他手握蛇的七寸,开心地站在溪边,发出爽朗的笑声,单手又借着河沿的矮树,爬了上来。

两个人到前方人家处借了个麻袋,装了青蛇扎好口子,挂在摩托车的尾部。惶惶地坐在后座,生怕这袋口未扎紧,青蛇窜出来咬着我的屁股。师傅倒是放心,欢欣若狂,叫嚣着今晨的收获,告诉我此次占了天寒的便宜,这蛇冻得僵了,若待太阳出来,一瞬间便能游出好远,哪还抓得住。

蛇

看时辰尚早,别了北线,拐向东线,进山的车辆堵成了长龙,摩托车藉着灵便,左行右穿,倏忽间已行至前头。

买了李坑的票,进入景区,此处已被开发殆尽,与江南其它知名的水乡无甚差别。只是地方较大,若行至景区的边缘,尚能见着人家。古镇后头有座矮山,攀至山头,可俯瞰全景。镇中热闹非凡,而远处则是黄澄澄的一片稻田,静谧了许多。

下得山来,在巷中穿行,角落里仍旧有写生的学生们,与昨日见得不同,多一份嬉耍的心态,少了些静静的思索。

回去的路上,师傅说,十年前这里的人个人都穷得要命,过着普通农家的生活,谁又会想到成为景区后,会一夜暴富呢?

婺源虽好,只是再也见不着旧的婺源,那没有人世间纷纷扰扰的婺源了。

李坑

婺源之行(二)

理坑村口
理坑村口

别了浙源,看天色渐晚,让师傅直接开着摩托到大山最深处的理坑,寄希望于那儿的人会少些。

而事实上,理坑当属婺源北线最知名的景点,虽谈不上人山人海,倒也挤进来不少游客。购了票,一个人背着包进入景区。如其它古镇一般,沿着河布满了小店,但却不似是外地生意人承包的,也住着些人家,趁着日头尚未落下,晾晒着衣物。河对岸,坐着两队学生,扶着画板,不时地抬起头,又低下头涂抹着,说笑声不绝于耳。上前问了,是来自台州艺校的高中学生,毕业后直接读美术类院校。带队的女老师却很年轻,站在学生堆里完全看不出来。

理坑
理坑

桥头一位摆摊的大姐在炸着小食,走近看了,却是小时常吃,多年未见的“油炸裹”。爷爷在世时,家里曾有两个器皿,长长的铁杆子下方是个倒圆台,炸时先贴着里层抹上一层薄薄的湿面粉,再把菜料放入其中,用湿面粉盖上,提着铁杆子把圆台放到油锅中。出锅后倒出来便是一个倒圆台形的“油炸裹”,香味十足。

桥头巷子的入口处是一个小酒吧,探身其中,幽暗得看不清澈人影。夜色未至,客人也少,坐了三两个少女,啜着吧台上的饮品,静静地听着动人的音乐。

理坑
理坑

时不时有村民扛着柴火、竹竿走入巷口,与之前见过的几个村一样,应是本地人住在里头。依着人群踱步而前,细宅的巷子阴暗幽深。除了时不时能在角落里头碰到些写生的学生,本地人却是见惯不怪,有专心剥稻谷的、刻木雕的、吃东西的、写作业的。感谢这些纯朴的村民,没有迁出去把屋子租给生意人,给我们留下一些自然的人文景观。

_MG_7227

雕木的老人
雕木的老人

村子不大,细细地逛了半个小时,便已走到了尽头。出了村落却是大山,几位田间劳作的村民抬起头来,见我拍照,憨憨地笑着。

太阳已快落山,师傅打来电话叫我继续上路。飞驰于山林之中,已能感到凉风阵阵。一路上不见人影,想必我们准备打尖的地方不太有名。

摩托车沿着山路盘旋而上,晚上我们打算住在山头的查平坦,师傅告诉我早上起来可以看到云海,然而连日的晴天却让我不抱希望,只盼运气好些。

到了山头,方才发现查平坦已有好多游客在此准备住宿,还有些老外也背着包走在前头。无论如何,山上的游人比山下少了许多。

查平坦
查平坦

夕阳照亮了整座山头,洒下一片金辉。田间的油菜花刚刚种下,绿油油的满山遍野。游客们齐齐地跑至后山,攀到最高处欣赏着日落。而孩子们,却在村口的池塘边,快乐地荡着秋千。

下了山头,办了住宿,和师傅两个人踱到村口,山道旁是一片平地,查平坦之名应由此而来。平地上散着些乱石,一间早已废弃的小学在落阳下顾影自怜,依稀尚能看到灰墙上刷着的红色标语。

太阳完全落了下来,只在黑蓝的天际挤出一丝红光,映得小学前的樟树兀自挺拔。

_MG_72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