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下一个日本又何妨?

除夕下午,得缘偶识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营销编辑书萍,相约于家乡紫藤书吧喝咖啡,获赠尚未上市新书《中国:下一个日本?》。现撰读书笔记一篇,以作推介。

2008年,为应对发轫自美国次级房屋信贷的全球金融危机,中国政府执行了大规模的经济刺激计划,导致国内包括地价、房价在内的资产价格再一次疯狂上涨,投资投机现象泛滥。这不得不使官方和民间都将目光聚焦至80年代末90年代初的日本。当时的日本同样出口强劲,有着巨额的贸易顺差,货币面临着巨大的升值压力,同时又拥有庞大的美元外汇储备。为此,许多人都担心日本当年的泡沫破裂在中国重现,并进而提出各种建议,寻求解决之道。这一次,本书的作者以专访的形式,让十位知名的日本经济学家来解读中国当前的经济现象,以局外人的身份提出各自的见解。

这十位经济学家年龄各异,背景多样,却都亲身体验了当年日本经济泡沫的膨胀与破灭,有的还是日本政府应对危机的决策制定人。十人皆对日本当年政策的失误进行了深刻的反思,同时又以最大的善意对中国如何避免重蹈覆辙提出了各自的真知灼见。毕竟在如今的全球化时代,一旦中国经济失败亦将严重打击本已脆弱的日本经济。

如作者所言,对于中国是否会踏上中国的老路,十位被访者的观点交锋激烈,甚至完全对立。然而,读罢此书,便会发现,在对中国经济的解读中,他们也认为中国和当年的日本有着本质上的不同。事实上,当前的中国经济更像70年代的日本。若中国政府能解决好如下问题,则不仅很有可能不会发生经济危机,反而会进一步促进中国经济的发展和结构的转变:

1.中国的贫富差距、城乡差距和中西部间的经济差距过大,而日本整个国家发展均衡,已经是一个发达国家;

2.中国国内生产总值中对固定资产投资的比例远比日本当年要高;

3.很多日本企业在80年代末已在欧美设厂进行生产,且有自主的核心技术和知识产权,而这些是当前中国所没有的;

4.中国的经济发展更多的是以破坏环境为代价的,能耗也远比日本要大,而日本已借70年代的石油危机实现了转型。

5.从金融上看,中国大部分银行是国有银行,还处于金融发展阶段。

事实上,因为两国的根本政治制度不同,又有日本的前车之鉴,多数被访者更愿意指出中国经济发展中类似上述所列的各种问题,而不是当前的经济泡沫现象。同时,部分经济学家认为,相对于“失去的十年”这一说法,日本的泡沫经济时间实际上只有短短的三到五年,经济总量并没有降低,国民生活也没有受到严重影响。泡沫破裂反而给了日本更好的机遇,完善了金融法制的建设,加快了技术储备,调整了产业结构。中国社科院日本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张季风甚至称那是日本“得到的十年”。

因此,中国政府若能利用此次经济泡沫的机遇,加快经济结构的转变,即使成为“下一个日本”又有何妨?本书也通过对十位日本经济学家的专访,为中国经济把脉开方,并用黑体字标出其中的重点,以飨一直关注中国经济的读者。

信息缺失的可怕

出差一周,最大的失误当属未随身带上笔记本。对于习惯了每天上境内外微博客和各类资讯网站的我来说,这一周让我深深体会到了信息缺失的可怕。

所幸自己的HTC手机还能上网,但流量有限,HTC电板的问题亦是一种折磨。于是,在宾馆的时间里几乎都把时间花在CCTV新闻台上。然而,近日最关注的两起事件:日本核泄漏,以及美欧联军空袭利比亚,我们的国家电视台播送的信息却彻底地颠覆了我之前的观念。日本民众对政府处置不力相当不满,频频抱怨政府隐瞒信息,未能第一时间赶到灾区现场,置灾民的安危于不顾;日本领导人高傲自大,拒绝外国的援助,导致事态扩大,虽然不停地在向民众道歉,但拿不出有力的救灾措施,为时已晚。在地球的另一端,美欧国家为了各自的利益,赤裸裸地违反联合国安理会的决议,在利比亚政府军已宣布停火后继续发动一轮又一轮的空袭,致使大量平民丧生,给利比亚带来了严重的人道主义灾难;利比亚民众的正常生活被联军的这种侵略行径撕扯的支离破碎,卡扎菲的支持者每天都在抗议示威,强烈要求停止军事行动,还利比亚人民以和平安定的生活。

先不论CCTV的这些新闻的真实性,至少报播时充斥的大量贬义词和带有倾向性的词语已经令我在观看时对眼前的画面产生了不少疑虑。幸运的是,境内微博客网站中就活跃着不少网民,用当年指责“做人不能太CNN”的境外媒体的方法,指出CCTV新闻中的不少错误。作为一个爱国的公民,只能“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对比一下凤凰台,人家为什么做同样的新闻能做得这么好?CCTV你难道就不能再专业一点吗?被自己人指出错误也就算了,家丑关起门来也不是解决不了,可如今是21世纪,不仅有互联网,还有CCTV国际频道。这不,今天就看到有利比亚人集会时用中文挂出了标语

在境内外微博客网站上,不少网民将与自己观点不同者列为“五毛”,动辄Block或者拉入黑名单。虽然有些“五毛”过于明显,但我并不赞成Block与拉黑这种手段。所谓“真理越辩越明”,虽然很多中国人自小便知晓这句格言,但一直苦于政府未给予自己这种机会。如今轮到自己了,当然也应该尊重那些“异见者”。微博虽然极大地增强了网民之间的互动,但长期只生活在与自己相似的一类人组成的圈子中,如何又能保证今天走在正确道路上的我明天不会偏离方向呢?平日里关注新闻亦是如此,CCTV的新闻我常常看得津津有味,那些所谓专家的观点亦认真听取。至于接受信息后如何吸收与思考,则取决于受众。我一向认为只有全面的阅读各个方向的资料,才能有助于自己形成正确的观点。

然而,可怕之处正在于,大部分境内民众接收信息的渠道过于单一,只能被动地接受一个方向的信息;更为可怕的是,很多人主观上不愿意去接受外面的信息,自己所知道的却一直坚信为真理;最为可怕的是,有一小撮人明明掌握了全方面的信息,却习惯于昧着良心说话。

上回去季风书园听了何伟关于《寻路中国》一书的讲座,西北地区的老百姓虽然贫困,却敢于将一群孩子交给作者这样一个陌生人看管,这对于都市中生活的我来说简直不可想象。出差期间看了杨柳松的《结,起点亦是终点》,雅鲁藏布大峡谷地区生活的少数民族同胞虽然艰辛,却彼此信任,看到作者这样的游客便生火做饭,热情招待;当作者向那位向导阿旺借钱时,阿旺毫不犹豫地拿出了一半自己刚到手的向导费。这些地区宛如信息孤岛,很多人仍旧过着自给自足的生活,却安贫乐道,民风之淳朴令人向往,心地之善良令人崇敬。

从某种意义上来说,信息之缺远比信息之失要来得可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