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4,一言难尽

又到了一年的年终,回望这一年,有些辛酸,也有些感慨。生活一如既往,没有什么大的变化,但周围的人和事却都在变。我像一个人独自站在街头,默默地看着周围的一切,有人走入我的生活,也有人离开。所有似乎都只是无声地经过我的身旁,带着一丝丝微微的风。我看着他们,朝他们微笑着,内心却只有苦笑,眉头皱在心底。

今年读了49本书,居然比去年多了一本。事实上,今年很多时间都没有花在读书上。一方面,工作越来越忙;另一方面,自己也趋于懒惰,特别是下半年,读书越来越少。与往年不同的是,今年读的书中,与工作相关的书籍比例有所提升。明年希望能多读一些更多此类书籍,以提升自己的职业能力。

全年看了97部电影,15季/部电视剧集。花在这方面的时间依旧过高,来年应该减少,以腾出更多时间读书、学习。上半年还花时间学英语,背单词,读点英文童话小说,下半年完全断了,只靠看电影电视还保持一些英语的语感。来年继续学习英语的计划暂无,一切看情况吧。

今年疏于锻炼身体,偶尔隔很久去一趟健身房,上半年去游了几次泳,后来也断了。今年公司的足球比赛因为工作太忙也没有参加。人渐渐地变懒了,到了年底发现自己胖了许多。明年还是得加强锻炼,年龄慢慢大了,越来越意识到身体的重要性。

今年算是正式开始炒股,到了年末最后一天,计算了下收益,42.4%,没有跑赢大盘。特别是最后几个月大盘猛涨的时候,几乎都踏空了。希望来年能够有更出色的表现吧。

依旧单身。

1月:报了PMP考试的培训课程,开始学习项目经理的课程。公司新一年的项目开始启动,在工作上比往年更得心应手了。公司刚来一个月的总经理辞职,年底看来,整个管理层都有些混乱。过年带着相机回家,除夕的下午上街拍了一些家乡的照片,趁着空荡荡的马路出了几张不错的风景照。

2月:一向不信鬼神的父亲也随着我们烧了香,也许希望两个儿子尽快结婚有出息一点吧。PMP的培训课程结束,自己也读了几遍教材。以前单位又一个同事辞职了,祝福他。

3月:收到一个比我现在薪水高很多的Offer,最后决定不去。事实上,到了年末最后一天,我还在思考当时这个决定是否是错的。年中的很多次,我都在犹豫,彷徨,思考自己是否后悔年初的这个选择。去北京出了一趟差,每天从一大早忙到半夜,行程过了匆忙,只和YJY夫妇在王府井吃了一个饭。下旬去苏州参加了PMP的考试,顺便拜访了当时在苏的simoom&kati夫妇。高中同学Amy来上海出差,加完班赶过去见了一面。两个兄弟同事提出辞职,都转型去做了销售。月底去贵州旅行了一趟,在苗寨被灌醉,成为公司笑柄。

4月:又有两个同事辞职。清明节随simoom&kati夫妇一起去我老家旅行。PMP考试通过,但成绩不是很理想,总之,证书拿到了。以前单位又一名同事打来电话,咨询辞职的流程,有些意外。日本的Zoff同学来上海出差,见面聊了聊各自的近况。
5月:去了趟腾冲,主要还是想去瞻仰一下远征军的墓,献上一束花。又有两名兄弟同事提出辞职,有些伤感。大学同学Anthony从深圳来上海,这两年每年去两次深圳,每次都让他破费招待我,终于有一次可以招待他了。把户籍从人才市场转到了社区。

6月:去杭州参加了公司的活动,顺道与XC去芜湖参加了大学同学WS的婚礼,当晚赶回南京,与几位在宁的大学好友在酒吧坐了坐。老妈打来电话,哥哥婚礼定在十月,他终于要结婚了,老妈说现在唯一担心的就是我了。部门来了新的领导。去北京参加了一次会议,时间过短,北京的朋友也没见上。开始看世界杯,没日没夜,同事说我身体好,可能是单身的缘故吧。

7月:世界杯结束,生物钟又回归正常。与simoom&kati夫妇一起去杭州参加了大学好友XC的婚礼,祝福他。月底去深圳给机构的同事培训,一个兄弟同事感情上碰到一点问题,聊了聊颇有感慨,感叹自己在这方面虽然智商和情商低了点,但好歹不会碰上一些破事。

8月:老爸60虚岁大寿,回了趟老家,送了一个IPAD给他。当时招我进来的一个大哥辞职,也一直很照顾我,真是不舍,临走时还向领导推荐了我去接他的岗位,开始带团队,负责另一块业务,同时兼做原来的业务,似乎快过劳死了。在美国读MBA的Luis暑期实习回沪,与他们夫妻俩吃了一个饭。一起上PMP的一个兄弟辞职决定去泰国做生意,虽然开始可能会很辛苦,但未来的发展肯定比我要好,祝福他。去了趟温州,参加公司的党员活动。

9月:中秋去走了一趟徽杭古道,认识了几位新的朋友。实习生结束实习准备回韩国,临走前说我是公司最忙的一个人,很抱歉没有时间带她。又去了趟深圳,给客户培训。去机场的地铁上,原来的领导提起不知道下次一起出差是什么时候,告诉她也许永远没有这个机会了,说不出的辛酸。月底,在父母的帮助下买了房子。年龄这么大了,没有什么可以回报父母的,还要父母帮助,真是不争气。

10月:国庆又回家看了一下父母。哥哥和大嫂已经在准备月底的婚礼了。参加了初中同学FX的婚礼。XC从杭州过来,聊了聊目前的工作和未来的想法。在沪的高中同学聚了聚,好久没见面了。联系上了远嫁玻利维亚的小学同学,谈了谈近况。月底再次回家参加了哥哥的婚礼。原来以为从小一起长大的兄长结婚我会很感动,其实内心还是很平淡,也许这一天等得太久了。这一天母亲穿得雍容华贵,看上去是全场最开心的一位。这么多年,母亲真不容易。陆陆续续的,又有人开始给我介绍对象。

11月:办完了房子首付款和贷款的事。父亲过来带我去走了走建材市场。月底去了趟无锡,参加公司的互联网金融大会。

12月:去前单位办了些手续。到了年底,工作量增大了许多。新疆的前同事来沪出差,叫我一起吃了个饭,没想到还记着我,真是感动。去杭州看了XC,他夫人快生了。远在北京的YY和CC一直保持电话联系,生了个男孩,祝福他们。YJY跳槽来了我们集团,夫妇二人来了趟上海,抽空见了一面。听说Fico的朋友YK想创业的念头断了,之前和他聊过多次。Zoff再次来上海出差,趁着机会初中同学又聚了一次,可惜工作太忙,没时间好好招待。

发现世界杯后就没写过博客了。年底收到账单,未来三年每个月收我9.99美金,以后还是时常保持更新吧。

祝所有的朋友2015年好运,也祝自己好运。

2013,又一年

2013年最后一天。

看Simoon & Kati在微信上发着一家人在长白山开心地吹着冷风、冻着、享受着。

午休时,读完了冯唐的《不二》,在微信上留言:

“之前好多善男子、善女子向我推荐了《不二》这本书。开始读了,方才发觉是本黄书,细细地读来,这露骨的字里行间,其实都只是一个空字,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再读这污秽的文字,早已淡然,与空别无二致,倒是书中那佛法,禅意,早已熟稔的五祖传衣钵予六祖的故事在冯唐的重新演绎下,多了分趣味。

午后,许久未有联系的阿宝挂来电话,问起阿谦,告诉他前阵子我刚去北京看过,阿宝又要老大的电话,约好下次再来上海再见。

晚上加班,处理完数据与等候的同事一起去公寓楼下吃了火锅,食毕又去新开的咖啡馆喝了拿铁,在一片静暖中拿着Pad读起BBC News,又背了些单词。

回来后看到Selina在豆瓣上更新了篇日记《放下执念》,回道:“人世间一切的相遇都是缘份,没有无缘无故的相见,亦没有无缘无故的相别。”

“那然后呢?”Selina问。

“然后放下。”

然而,放下又是何等容易?

给一些朋友发了微信,祝愿新年快乐,然而更多的朋友,却无暇道一声问候。

这一年,又认识了些新的朋友,而一些老的朋友依旧再失去了联系。有些人,也许将来还会再见,而有些人,也许此生无缘再会。

缘生缘寂,本是无常。

这一年,工作依然努力,依旧忙碌,而领导的一句话却深为欣赏,“付出总规会有回报”。来年需要提高、需要学习的尚有许多。

上半年去了四次杭州,两次拜访了新婚燕尔的挚友TheWraith。

随Simoon & Kati去了一次常州,藉公司活动去了趟天目湖。

上下半年各去了一趟深圳,在Anthony处借宿了两次,后一次Anthony送我去机场时,临别了说了句,“找个女人吧。”

5月,与Simoon & Kati去海南岛环岛骑行了一圈。Simoom邀请我同去时,正与IT的项目经理H在谈项目的事,H说,去吧,错过这次,也许这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了。事实证明,这是一次一生难忘的旅行。

9月随公司去了趟四川,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好友H和他的爱人。两个人非常地热情,在成都过的日子也非常的惬意。

这一年,很多朋友新婚,亦有很多朋友生子。

10月,独自走了一趟婺源。

全年去了北京8次,每回皆匆匆地去,又匆匆地返,看望了新婚的yaofreedom和聪聪,看望了夫妻重聚的Y & P,看望了阿谦,看望了David,看望了一些北京的兄弟。

生日那天,一个人站在北京的街角,买了肉夹馍解饥。感谢那些记得我生日的人,感谢那些赠我祝福的人。

12月,参加公司的摄影活动,又去了趟西塘。正值江南浓雾之时,瞧不真切,倒也希望瞧不真切,借着酒意,忘却心下的烦恼。

全年看了80部电影,18季/部电视剧集。这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电影是《悲惨世界》,最喜欢的剧集是《绝命毒师》。

今年只读了48本书,较往年少了不小,望来年更加努力。比较喜欢的几本是:《九人》、《看见》、《天珠》、《枪炮、病菌与钢铁》、《工厂女孩》(张彤禾)、《Wild Grass》、《勇者曼德拉自传》。其中,经典人类学著作《枪炮、病菌与钢铁》告诉你为何这个世界有些地方富、有些地方穷,为何这个地球上有些地方科技如此发达,而有些地方却依旧过着原始人的生活。

祝所有的朋友新的一年快乐。

愿自己2014年好运。

 

走过2012

2012,对我而言,是充满挑战的一年,是开始把握自己命运的一年,是开始发愤与努力的一年,当然也是艰难的一年。

幸运的事,经历年初的困苦,工作逐渐稳定下来,也忙碌了许多。学到了很多新的知识,眼光更多的投向未来。不再浑浑噩噩,虽然前途依然迷惘,但所幸找到了方向。工作之余抽空考了几场小试,托上天的福和几位朋友的不停鼓励,都一次性通过。

搬了三次家,不停地奔波,不停地磨练自己,也结识了不少新朋友,其中许多都给予我莫大的关怀与帮助。当然,与一些老朋友依旧保持不错的联系,能见面的尽可能多的见面,远方来往不便的也能互通电话。

这一年虽然劳顿,年末统计,依旧读了58本书,较少了去年,但也还算是不错的成绩。其中个人觉得值得一读的书有李娟的《我的阿勒泰》,桑斯坦的《网络共和国》,亚当·斯密的《国富论》,茅海建的《近代的尺度》,何伟的《消失中的江城》、《甲骨文》,秦晖、金雁的《十年沧桑》,鲁迅的《呐喊》,孔飞力的《叫魂》,唐德刚的《张学良口述历史》,曹锦清的《黄河边的中国》,杨伯峻的《孟子译注》,菲利普·格朗热罗的《这就是天堂!我的北韩童年》, 杨显惠的《甘南纪事》,勒庞的《乌合之众》,费孝通的《江村经济》,高尔泰的《寻找家园》,周锡瑞的《义和团运动的起源》,陈忠实的《白鹿原》,埃里克·霍弗的《狂热分子》,托克维尔的《旧制度与大革命》,于君方的《观音——菩萨的中国化》,奥维尔的《向加泰罗尼来致敬》。

看了75部电影,电影院里观影的次数大大增加。其中印象不错的有《地球上的星星》、《无敌破坏王》、《赛德克·巴莱》、《星空》、《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黑镜》、《战马》、《归途列车》、《边境风云》、《一次别离》、《黑暗骑士崛起》、《夺命金》、《午夜巴黎》、《国王的演讲》、《调音师》。

这一年去过的地方不多,依次是衢州、上海、绍兴、建德、深圳、北京、杭州、兰州、敦煌、夏河、碌曲、迭部、合作。

希望来年有新的希望,新的机遇吧,来年必定不会轻松,所谓一份付出一份回报,路还得一步步地走,一切都将慢慢变好。希望有更多时间能陪陪父母家人。

祝身边的所有朋友新年快乐。

再见,我的2011

2011年的最后一天,十点钟起床,窗外的阳光比想象中的好,路上的人流依旧来去无声,这样的日子似乎已持续了很久。洗漱、吃饭,跑去中介拿新租房子的钥匙,赶到同学家吃火锅,谈着我做的决定,提醒我应该再为将来住的地方买些什么。去车站买了车票,打电话回家,告诉母亲后天回家。母亲的情绪比前两日平静了一些,远方的孩子总规是回家的好。父亲没有和我说话,只是借母亲之口告诉我为我买了些过冬的衣物。

一年前的今天,我独自旅行至江西。一个人漂泊在外十多天,听到新年的爆竹声,突然倍感孤单。一年后的今天,我坐在温暖的室内,依旧孑然一身,没有爆竹。自2000年出门,没想到转瞬间已独自流浪了这么久……

一年前,我是否会想到现在这个结局?我曾在日记本里写给自己,希望第二本写完之前,能够离开这份工作。如今,第二本快写完了,我的愿望已然达成,却不是我原先想像的那种结果。

一年前,我开通了自己的独立博客,断断续续地、毫无文笔可言地写了一年。今年末,我决定续费,继续这种状态。

一月,第一次去季风书园参加新书的签售,此后,爱上这种活动,去过季风多次,也去过上图,去过虹桥地铁站附近的艺术馆。寻一个有着太阳的下午,懒洋洋地踱去活动地点,一个人听完,再一个人离开,一种惬意的生活方式。后来,还认识了一些同样爱书的朋友。只是,马上就要开始新的工作,开始一段新的旅程,还有这么多时间读与工作无关的书籍吗?

二月,刚订婚的室友搬离,开始独居的生活。少了一份热闹,多一片宁静。

三月,爷爷病重,回家一趟;四月,爷爷去世,赶回家守灵。从小带大我的几个人一个个离去,他们这一代在世时经历战乱纷争,什么苦都吃过,却没享过什么福,希望逝去以后能在另一个世界过得更好。

五月,去云南旅行,行程匆匆,却充满乐趣,那边的天更蓝,心更宽。买了单反,开始用新的相机记录我的生活。短暂的旅行,让我忘却工作中的烦恼,在短时间内做一个快乐的自己。

六月到七月,赴新疆出差,跑了几处地方,体验了一回异域风情,交到了一些新的朋友。

七月底,新的室友住了进来,虽然四个半月后便告离去,但已建立起深厚的友情。

八月,借着机会走游了上海几处地方,这些我生活多年却没有去过的地方。

九月,好友结婚,再赴南京,游了几处以往未曾到过的地方。

十月,随着simoom一起骑了趟昆山,美美品尝了一次阳澄湖上的大闸蟹。

在外十一年,母亲第一次过来看我,只短短地住了一晚,在我生日的那天。彼此都没提起这天有什么特殊。

十一月,和即将告别的室友约好去同里住一晚。只是厌倦了江南水乡的我们当天下午便各自返回。

十二月,正式递交了辞呈,开始找寻新的工作。月末,去厦门散了趟心。

今年还跑去杭州多次,跑去金华一次。回忆一整年,充满悲喜。

2011年共读书68本(分册算多本),比去年略多。仍然囫囵吞枣,不求甚解。以小说和历史为主,评论集读了几本。读了《金刚经》和《心经》,开始了解一些佛学。断断续续地读完了《诗经注析》,又读了《三字经》和《大学中庸》,希望来年能继续坚持读点国学。开始读金融类的书,也许将来会有些用。也开始关注旅行和摄影的书籍,生活需要一点爱好。新的一年,不可能再有这么多时间读这些书了,更应该把时间花在工作上。

2011年,更多地去simoom家拜访,分享他们一家的快乐和热情。在过去的十年中,他们一直给我以最大的帮助。luis从美国回来,结婚生子,luis曾经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向我伸出了援手。去杭州拜访thewraith和其他几位朋友。thewraith是那种平时不需联系,但有任何困难都可以找他,心灵相通的朋友,很高兴看到他也即将结婚。认识了几位在豆瓣上的资深书友,有共同爱好和话题的人总是生活中最大的乐趣。岁末,牛人从美国回来,见了一面,距离上次相见已是三年。牛人是我研究生室友,不仅计算机学得好,还会赋诗、写小说,再次相见却不知道要什么时候。此外,在我行将离职的时候,才发现三年多来,已经和很多同事结下了深厚的友谊,纷纷找我谈心、聚餐,劝我留在上海,人虽离去,友情长存。当然,新的室友,也是我的老乡yaofreedom,陪我度过了一段非常美好的时光,相信在将来很长的时间内彼此都会怀念这些互勉的日子。新的一年,祝我的所有朋友们新年快乐,健康幸福。

2011年,当然,最重要的事情是我考虑清楚了自己想要过一种什么样的生活,想要追求一种什么样的未来。人不能为他人而活,没有理想的人生太过可怕。还有,始终做一个善良的人。

2012,注定将是奋斗的一年。我抱持这种信念,只要肯努力,以自己的能力必将拥有更好的未来。

再见,已然逝去的2011。再见,我的过往。

原来已是新年

下午开始陆续收到一些新年短信,才意识到原来明天就是新的一年了。

白驹过隙,为何时间如此匆匆,而自己却一事无成?

明日一同学结婚,总算于今天赶到此行的目的地。

在外已十余日,此刻最想的却是早日回家。

下午A在MSN上问我,此行有何收获、感想,细想起来,还真没有。

希望明年自己能够好运吧。

也祝所有的朋友明年过得更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