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游小记(一)

小时候一直没搞懂天池究竟是在长白山还是在天山,后来知道这两个地方都有一个湖,又因为在高山上,所以都称之为天池。

天池离乌鲁木齐不远,驾车出城,趁地面还没被太阳烤热,很快就能抵达。新疆的公路不像内地,大多笔直笔直,偶而来个大拐弯,又是笔直笔直。在这种路上行驶,很容易视觉疲劳。因而每隔一小段距离便能在路边看到用维汉双语书写的标牌,提醒驾驶员注意安全。

窗外大片大片的田地缓缓地后退着。远处的山峦连绵起伏,不高,却延绵不绝。这种山与江南的不同,没有绿树,只有光秃秃的石头,映在眼中的是大块大块的土黄色。再远处,更高一些的是皑皑的雪山,没有突出的山峰,亦是绵绵的一片。从田野,而土山,而雪山,仿佛是三层的台阶,不陡峭,却坦阔。一层层而上,便能触摸白云,直抵蓝天。当地人早已看厌了这种风景,但对来自江南的我而言,一派西域特色却倍感新奇。

汽车绕着盘旋的小路躲入山中。一时间,身边已是春意盎然,山谷内外宛如两个不同的世界。

一面碧绿的池子豁然出现在眼前,在蔚蓝的天空下显得特别地干净。岸边游人一堆一堆,争相往游船上挤。虽然烈日炎炎,但望一眼这亲切的湖水,整个人仿佛便已跃入其中,全身一股说不出的透凉。

湖的对面是巍峨的雪山,正是这已融的雪水贯入天池才让这池子显得那么的清撤,一尘不染。两旁怀抱着这一片池水的群山郁郁葱葱。一边的山脚下,一小座金黄色的庙宇依偎在水边,为这冷冷的画面增添了一点暖意。另一边的山脚下,两三座灰白的毡房隐在森林与草地的边缘。那牧民的生活令人好不羡慕,住在这样的地方还会有什么其它追求呢?

本以为轮船会载着我们进入对面那片原始森林,深入天山的内部,没想到起点亦是终点。船只是在湖面小小的绕上一圈,中途在侧面山坡的一处道观下停歇,又再回到出发的地方,搭乘下一拔游客。

道观尚在修建,但已对外开放,25块钱每人。进去后便有导游主动上来为游客讲解。相对而言,我更愿意独自参观,虽不喜导游那背书式的表情,机械般的双唇,但也尊重这份职业,随着众人徐徐上山。

跨入观门,导游便引导游客去边上的小屋,称有道长免费服务,无非是看相说命一类的东西。同伴劝着不要去,怕我上当受骗。我倒执意前去听听,内地大小寺庙捞取利润的各种手法已屡见不鲜,蔚然成风。信仰缺失的时代,大多数出家人亦是普通人,利字当头,无可厚非。所谓愿者上钩,信则有,不信则无。

黑黑的小屋中端坐着年轻的道长,看着我满脸堆笑,眼神中透露出一丝的不自信。也许年纪再大点就更成熟了,我暗忖。

快速说完一些放之四海而皆准的套话后,道长便问起重点:

施主以前烧过香没?
没有。
(沉默)
施主可有什么愿望。
没有。
(沉默)
施主请回。

感谢完道长,我起身告辞。隔壁房间的一对年轻夫妇在导游的指引下,欢欢喜喜地抱着一柱比他们身高高很多的粗香去点燃,再插到庭院正中的香炉中。导游欣喜地告诉他们这是道观今天的第一柱香,特别灵验。男青年开开心心地付了钱,199元。

愿佛祖原谅我,我打了两次诳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