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游小记(二)

去吐鲁番的前夜,乌鲁木齐久违地下了场大雨。不似江南,在这座干燥的城市,仿佛人人都喜欢夏天的雨,在雨中徜徉成了一种难得的乐趣。雨停后衣服干得很快,整座城市也洗净了许多,酷暑顿消,心情也变得格外轻松。

清晨,天空刚微微地吐露出一点亮光,我们便已驾车上路。整个城市寂静无声,多数居民们在整整忙碌了一周后,尚在自家床上美美地回味着昨夜那一场甜梦。小雨未歇,凉风习习,车子很快穿过这片城区,驶入茫茫戈壁。

吐鲁番离乌鲁木齐不远,路上会经过两处风力发电站。一座座风车在浓浓的黑云下高耸,很是状观。站立其侧,才发现自己是多么地渺小。身上只穿了件短袖T恤,冷风飕飕,浑身不住地颤抖。这个时候只有望梅止渴般地安慰自己,到了吐鲁番就热了,不穿外套是一个正确的选择。

每座风车上都印有“华能集团公司”,不禁让我想起了公司的前老总,以及前老总的爹。

海拔不停地降低,公路旁到处一座座低矮的沙土山从眼前飞驰而过。相比于天池,这儿西域的特色显得是那么的浓烈,真恨不得能跳下汽车,摄下眼前的这一切,一路走到叶鲁番。

终于,我们进入了祖国海拔最低的城市。

抵达坎儿井时,天已放晴,艳阳高照,但温度却相当地宜人。感谢老天,及时来雨,又适时地收走。

当地居民引天山雪水入此低洼之地,然而吐鲁番常年高温,水在烈日蒸烤之下,会大量挥发。因此开掘地下沟渠,至目的地再从地表打井取水,故名坎儿井。

交河故城,听门卫说最多半个小时就能出来。一来空荡荡的一片,整个人暴晒在太阳下无处遮荫,二来这种沙土建筑,重重叠叠,走多了也无新意。刚行至木栈道入口,便看到两位中年妇女在争执着行李,一个坚持要求回去,认为眼前的景色看过即可,没必要再走下去;一个觉得花了这么多钱买了张门票,刚来即回,太过可惜。天哪,才走了十分钟就离开吗?虽然眼前一片片黄土,但难得来一回,那位想走的大妈不觉得可惜吗?

事实上,我和我的同伴足足在里面兜了两个多小时。我们中途便已离开官修的栈道,深入无人区。大小佛寺,墓穴,岂能轻易放过?直至峭壁边缘,空荡荡地原野上只有我们二人。回程才发现,栈道只有整座故城的四分之一左右,而多数游人,仅仅至彼而返。

感谢老天,没有传说中的那么热。

离开交河,直奔火焰山,气温顿时升高几分。听说《西游记》中火焰山一段便在此处取景。若是没有这部电视的话,这个地方估计也成为不了旅游景点吧。光秃秃地一座山,别无其它。竖着一杆人造“金箍棒”,上面显示着地表温度。山前并排立着唐僧四师徒及牛魔王的雕像。当地人牵着骆驼向游客们不停地吆喝着……

葡萄尚未成熟,我们放弃了葡萄沟,最后选择去千佛洞。在伊斯兰教传入西域之时,洞穴里的壁画被破坏迨尽,残留地壁画上,每尊佛像皆被挖去双眼。我不禁想,若是这块土地上的人民还是信仰佛教该有多好啊。

一位维吾尔老大爷手里拿着冬不拉(是叫这名吧?)坐在屋檐下,主动邀请我们弹上一曲。我问其是否可以拍照,他点头称是。走在新疆,真不敢随便乱拍照,万一维吾尔人误以为我不尊重他们,那真不是好玩的。好在,此次新疆之行碰到的维吾尔人都很和善。也许下次应该去南疆走走吧,我想。

拍完照,老大爷缓缓地拿出一张残疾证。虽然语言不通,我只会用维语说“你好”、“谢谢”等简单用语,但肢体语言我猜测肯定是全世界通用的了,立刻掏出五块钱,对其表示感谢。

开放的佛洞不多,出来尚有时间,我们决定去爬附近的一座沙山。虽然不高,但真是又陡又滑,相机和鞋子中都灌入不少细沙。刚开始还能站立,及至后来,只能手足并用。快至山顶,上面骑着骆驼的游客居然还为我们喊加油。

两个维吾尔小伙子上来鼓动我们骑一把骆驼。说实话,骑骆驼这玩意还真是诱惑,毕竟之前从未体验。一番讨价还价后,我们决定多花点钱,翻过一座山头。因为两个小伙子告诉我们山那头是《西游记》拍摄的地方。

骆驼真比想象中的高很多,坐在上面不停地抖动着,真是比骑马难受多了。如此酷暑之下,骆驼显然也累了,不愿爬坡。维吾吾小伙子不停地用鞭子抽着前面那匹骆驼的臀部,每抽一下,我这边就哀吼一声,真是听之悲悯,于心不忍。

翻过山头,下地休息。两腿早已麻木,下骆驼时险些摔跤。两匹骆驼大口大口地喘着气,跪趴在沙地上,驼峰间的坐垫早已湿个尽透。

两个维吾尔小伙子碰到我们两位愿花钱的主顾显得特别开心。主动要求拿过我们的相机给我们拍照,怕我们不放心,嘴里不停地说着“我们会拍,来,骑上去拍几张”。回来后查看相片,发现会拍和我这种刚入门的还真有点距离……

最令人开心的是两个维吾尔小伙子居然自娱自乐起来,不停地给对方拍照,摆出各种姿势。难道他们不知道拍完后自己未必能看到照片吗?还是想把自己的英姿留给到此一游的我们?他们不用聊天工具,回去后照片不能传给他们。我们只好记下地址,答应回去后把照片刻盘再寄过来。

两个小伙子就住在附近的村子里,平日里的工作就是牵着骆驼接待游人。本来两个人让我们先付一百块,下山后再付其余的钱给他们老板,没想到后来一个电话老板就识破其中玄机。是他俩太老实了吗?我不知道。虽然我们答应他们尽力配合,不说出去,但最后还是没让他们拿到属于自己的零花钱。

回程路上,我那头骆驼在平地上居然打了个趔趄,差点把我掀翻下来,要知道我当时坐在上面正拿着相机准备拍照啊。导游只好讪讪的解释这只骆驼有条腿受过伤。

怪不得颠伏得这么厉害。回头看走过的脚印,明显深一排,浅一排。

中途镜头盖还滚落山下一次,好在捡了回来。可能是里面进沙的缘故。

相较于上山,下山真的是暗暗叫苦。整个身体扶着前面的驼峰,成45度倾斜状,随时都有被颠下来的可能,臂部磨得实在难受。正当我努力地忍受着时,同伴终于喊了出来,“让我下来吧!”

“没关系,马上到了”维吾尔小伙子居然还乐呵呵地说着。
“再不下来就要摔下去了!”
“真的要下来?现在下来收费还是一样的啊!”

维吾尔小伙子真是纯朴的可以。

骑完骆驼,发现走路真的是一种享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