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止心远

_MG_7030

 

九月底的九寨沟,树叶尚未变黄变红,离那最好的景色尚有月余。但九寨那最美的水,却是一年四季如此,澈明澄湛,如美人脸上那动人的眸子,似有勾魂的本领,无论是浓妆艳抹,抑或是芙蓉出水,瞧上一眼便令人呯然心动,难以忘怀。

傍晚的九寨黄龙机场,已有些丝丝凉风,出得候机大厅,蔚蓝的天空一别成都之阴郁灰霾,广阔了整个天穹。一弯明月早早地挂在了东南角上,孤傲地瞥着大地上的游人与车辆。

从机场到九寨有两个多小时车程,夜幕很快垂了下来,大巴小心地在蜿蜒的山路上借着灯光行进着。整车人带着疲倦之意却掩不住兴奋之情,饥饿感又伴着陡然增至的寒意毫不留情地袭卷而来,只能盼着夜色中前方道路突然闪现灯火人家。

办了住宿,勉强吞咽了素菜大集会的团餐,决定外出循着夜路走一走,购些次日路上的零食。月朗星稀,瞧不见银河。路旁只有几家亮着微暗灯火的小卖部,择了一家而入,看店的夫妻俩厚实本份。拣一些小食和水,多了怕背了太沉,少了又恐辜负了自己。

天未明而起,景区外已是人山人海。跟着队伍一起上了大巴,呼呼地居然便开到了景区的最深处。原来九寨内有三段景点,走完第一段是一个中心站,之后两段分出两条路,各自位于不同的方向。无论如何,大巴都载着你到最深处,再由自己选择往回看赏这一路的风景,依着自己的脚程和体力,或徒步,或乘车。

_MG_6984

 

冷风凛冽,同游们禁不住这刺骨的寒意,小伙子们买了羽绒服,姑娘们挑了藏族披肩和围裙,把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唯独我在成都借了件外套,虽有些凉,走走路也就挺过去了。山区昼夜温差大,到得中午,待那艳阳高挂之时,这些厚厚的衣物将会着实不便。

远处的山头似是白雪皑皑,也不甚高,自下而上,底下这一片茂绿突然便消失了。细细地看了,方知那只是白色的石灰岩,倒也营造出动人的效果。拾级而上,墨绿色的森林中光影斑驳,桦树、杨树那浓密的枝叶挡着初升的太阳,尽力不让暖意透过来。

走上一段山路,搭车下到前处的景点,眼前便开阔了起来。没有高峦遮挡的暖阳顿时驱散了寒意,晒得人舒爽了许多。依着游人的长龙,远离公路,沿着山脚走起了栈道。潺潺的溪流自远方蜿蜒而来,鸟儿落在澄黄的水草上,对望着水中的游鱼,自得起乐,丝毫不理会不远处这一片喧嚣的人儿。

_MG_6994

 

溪水汇流成一处处静谧的湖泊,水清见底,被砍伐的林木横躺在水中如镜中一般。每转过一处山道,这水便呈现不同的样貌,看得人不时拍手叫好。或蓝或绿,远远地望着,心旷神怡。到了近前,枝叶掩映下,却是另一番姿态,柔和的光影映着成群的小鱼儿,忽忽地游了过来,又忽忽地游了过去,别有一番趣味。

_MG_7006

 

有时道旁兀自伸出一条未修过的土路,矮着头悄悄地走过去,透过枝叶却能发现别样的风景。水鸟栖在水中的断木上,隔着丛林,自在地望着前方,亦是自己的一片桃源。

_MG_7065

 

虽深秋未至,湖面也落上了些黄叶,点缀着着澄静的湖面。几只水鸭高昂着头颅,追逐着鱼群,沿着岸边慵懒地划着,丝毫不顾及我们这艳羡的目光。

_MG_7061

 

午时随着众人歇息,胡乱地啃些面包饼干权当了午餐。看着地图,算着时辰,恐怕一天内难以走遍这所有的景点。

顺着潺流而下,已能听得远处的瀑布声。到得眼前,方知是当年西游记拍摄之地,依稀记得唐僧师徒四人在瀑布上方走过的情景,耳边也似传来那令人心潮澎湃的片尾曲。叠瀑哗然而下,与方前清湛的湖面形成鲜明的反差,惹得游人争抢着拍照留念,好一番热闹的景象。

_MG_7137

 

水天一色,宛若仙镜,当地人藉着丰富的想象力给大小湖泊取了许多动人名字,镜海、五花海、熊猫海、箭竹海、天鹅海、卧龙海、老虎海、犀牛海……厌厌地走了一路,也慢慢地看得疲了。自顾着摄影,方知已与队伍走散。

_MG_7138

 

前方的朋友说五彩池有些不一样的景致,赶紧乘车前去另一条岔道。到得近前,满满地游人把池子围得水泄不通。也许是季节未至,没见到传说中的五种颜色。池子也果如其名,相比前头那些“海”小了许多,大失所望。

_MG_7142

 

天色向晚,多数人便乘车回去了,独自又悠悠地走上一程。远离了喧哗的人群,静静地从另一面欣赏了一段美景,拍了好些照片,回来后放大了看,如油画一般,不免心喜。

_MG_7149

 

入夜,随团一道参加藏家体验的活动。大伙儿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两天来皆未吃上一顿好的。藏民们亦是热情,方始觉得肉少了,稍晚些却只恨自己的胃太小。藏药泡的蛇酒灌下几杯,几分醉意便已涌了上来,不敢多饮。藏族小姑娘拉上几个腼腆的小伙子,脸蛋上抹上红粉,玩起娶亲的游戏。虽知是假,倒也演得逼真,煞是好看。只恨这些小伙子放不开,被人家藏族小姑娘欺负得一愣愣。

不知觉夜已深了,趁着酒意大伙下了楼,围着篝火跳起了舞。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欢快的笑容,乐呵呵的又蹦又跳。摇曳的火光下,藏民们兴奋的呼喊着。无论是真是假,总规挣到钱是快乐的。

_MG_7150

 

入川

简记成都之行。

锦里

俗语有云,少不入川,老不出蜀,过了而立之年方才踏入川境,在成都待了三天三夜,人到中年,也体会了一把这闲适的生活。

飞机在双流机场落地,一如既往的阴天,灰蒙蒙的一片,与东部沿海城市别无二致。打车进入市区,高楼不多,现代化的痕迹不似上海那么明显。因不急着赶路,走起来人也显得特别慵懒。

三天里吃了很多顿火锅,辣油瞧得全身冒汗,入口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辣,个别菜有些发麻,麻得嘴没有知觉。三天里喝了很多场酒,似乎注定这趟旅程应该多喝一些,好忘记身边的那些烦恼。

下了飞机,放下行李,趁着第一天没活去了趟锦里,已经完全商业化的一条观光街。各种小摊小铺兜售着在其它古镇也能瞧见的玩意,只是多了一条美食街,吃的东西却卖得很贵,只能浅尝辄止。

入夜了又去闻名遐迩的宽窄巷子走了走,酒吧、美食的商业巷子,失去了其本应有的特色,了然无趣。

宽窄巷子

第二夜醉酒至九时,被人从床上叫起来,赶去玉林吃了串串香,味道很好,却无心情。至午夜,又赶去第三场唱歌,听着朋友们歇斯底里的呼喊。凌晨三时先回,第二日还有工作。

第三夜约了高中同学H,一别经年。首次跨入中科院的大门,似校园和生活区的混合体。H带我去吃火锅,再一次见到了他的爱人,非常热情,不停地给我夹菜。H给我讲述着他在野外考察的故事,他的爱人则在一旁陪我听着,时不时的侧过脸,带着爱意深情地看一眼H。令人羡慕的一对。

饭后随H夫妇逛了川大,夜幕低垂,虽只能瞧个大概,但这美丽的校园已能令人浮想联翩。

参观了H的新房,地中海风格的装饰,宽敞的空间,再次让我羡慕一把。

H开车把我送到宽窄巷子,与同事醉酒至凌晨一点。

连续两夜便吃不消了,第四天上午抽空回房睡了一刻钟,果然老了。

结束一周的工作,随同事去了趟都江堰,天气不好,走马观花。

都江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