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八)

端午节,窗外下起许久不见的瓢泼大雨,气温骤降。一个人宅在房间,连续两天没有上班,似乎有些不习惯。母亲打来电话,提醒我中午十二点不要出门。抬头朝窗外望了望,依旧是车水马龙。多少人还记得这古老的风俗?会在家门口的地面上画上箭,会喝一点雄黄酒?

夜暮刚落,风雨少歇。犹豫了一番,还是出门买了两个粽子,多少年没在家过端午了?

距云南之行已经一个月,回忆也该至此告一段落了。

最后一天。

玉龙雪山是丽江各民族心目中的圣山。前往风景区的路上,导游告诉我们丽江人民最为感谢的有两人,一是毛主席,二是张艺谋。毛主席解放了中国人民,张艺谋导演的《印象丽江》则让全国人民更深刻地认识了丽江,了解了丽江的文化。这是真的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马上要去观看《印象丽江》前导游的解说词。

“我觉得非常好看,如果你不这样觉得,说明你没看懂,不理解丽江人”说到这儿,我们的胖金妹似乎有些激动。

也许当地人真得很喜欢这种表演,不仅好看,还能增收。至于我,对老谋子这种千篇一律的集体舞没有丝毫感冒。若不是跟团,肯定不会掏钱来看《印象丽江》。若真要了解丽江,还不如找个丽江的农村住上几天,与当地人聊一聊,体验一下真实的丽江。

据同行的人介绍,97年她刚来丽江时,恰逢大地震之后,那时还是骑马上玉龙,沿途颇有趣味,而现今则换成了索道。索道,索道,于我而言索然无味。何况考虑到海拔高度,同伴只选择了到半山腰的小索道。也许下一次我再次来云南之时,会去全程爬一爬梅里雪山。只怕到那时,梅里也会被人工修饰一番,失去了大自然的风韵。

云彬坪,海拔3100米,游人如织。在这里,我寄出了此行的第三次明信片。

离开玉龙,前往山麓的玉水寨,丽江之源,介绍东巴文化的风景区。导游告诉我们,这是纳西族原始的宗教,现在纳西族人多数信仰藏传佛教,少数还信仰着东巴教。当得知导游也信藏传佛教时,我饶有信致地问她念过什么经,有何忌讳。小姑娘略带尴尬地告诉我只是为自己寻找一种信仰而已,并没有什么戒律。

“那有没有信仰还有什么区别呢?”我追问到。
“当然有啊,没信仰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导游愤愤地表示。
“举个例子?”我似乎在刻意地引导,我希望聊一聊这方面的话题。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小姑娘表示,有些当官的没有信仰,就什么坏事都敢做,什么钱都敢拿,所以必须有一个信仰。
我朝导游笑了笑,我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聊到这里可以了。

建国前三十年,举国信仰的是共产主义,不怕吃苦,甘为他人,虽然过得贫苦,却有着心灵上的追求与美好的向往;而如今,全国人民似乎进入了一种虚无的心理状态,没有信仰,取而代之的是金钱、权力。有权有势者看不起弱势群体;穷困潦倒者亦自以为卑,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状态!旅游也许给丽江人民带来了更高的收入,给他们带来了物质上的享受,让他们有机会与外部世界的人接触,但同时也在侵蚀着他们的信仰。

何况,旅游经济真正让每一个丽江人都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吗?旅游业的兴起,与之伴随的是物价、房价的提升,而真正在古城里做生意的多不是本地人。将来总有一天,旅游资源会被开发殆尽。届时,生意人可以转战他处,而丽江人又该如何来面对新的转型呢?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束河古镇。与丽江古城不同,这里的气息还带着纯朴的味道,开发商只是刚刚开始腐蚀这一片原始的土地。这里还真正住着人家,有田、有井、有溪。游客还很少,还可以静静地在这儿驻足,观赏周围的一切,呼吸新鲜的空气。但是不远的将来,这一切也许都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外商、店铺、客栈、餐馆、酒吧……以及随之而来的匆匆人流。


这位老人看到我在拍他,立刻摆好姿势。按完快门,走到身旁,从喉咙里挤出几声微弱的词语,“给点钱、给点钱,我已经87岁了”。87岁,我立即想到刚刚过世的爷爷,毫无犹豫地掏出了钱包。

这里还有街头艺术家。虽然客人很少,但可以在绿荫下享受一分宁静。

人子生活馆,一群为了追寻理想生活的义工。年轻的帅哥和美女轻轻地弹唱,两人眼中都充满着忧郁的色彩。未经允许,没有拍照。听完两首歌,我决定买一张他们原创的唱片。

夕阳下高高矗立在丽江街头的毛主席像,也许他还矗立在很多丽江人的心中。(完)

云南行(七)


普达措国家森林公园,位于香格里拉县东22公里处,是我国第一个国家公园。“普达措”在藏语中意为“神助乘舟到达湖的彼岸”,园中最有名的景点即为碧塔海和属都湖两大湖泊。湖边山峦起伏,牦牛、黄牛、犏牛和野马放牧于山脚草甸之上,各种珍稀植物被于山野。游走于森林之中,仿如进入人间仙境。

在景区入口处的山脚下,商家们兜售着氧气瓶和棉大衣。高大的广告牌上写着景区海拔在3500米至5000米之间。对于生活在平原上的游客,氧气瓶似乎是必备用品,而“每升高1000米温度就下降6度”的广告词也强烈地暗示着游客花上四五十元租上一件大衣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我仍旧固执己见,坚持认为自己第一次上高原没必要吸氧,否则我不知道自己在自然条件到底会不会缺氧。由于公园面积的广大,旅游大巴们皆早早的抵达景区。我虽然加了件薄线衣,在晨露中依然冻得瑟瑟发抖。犹豫了片刻,还是放弃了租大衣的念头,一来认为爬山的时候身体自然会发热,二来担心午间转暖脱去外衣拿在手上太不方便。

整个行程走下来,事实证明了自己正确的选择。虽然身体不如十年前那么好,但尚且年轻,没必要把自己装扮得像个老头。看到有的游人刚入景区便猛吸氧气,有的年纪轻轻就裹得严严实实,走两步歇一步,不禁感叹身体的重要,锻炼的重要。



整个景区只开发了一小部分。大多路段必须得搭乘园区内的大巴。大巴率着盘旋而又狭窄的山路把一批又批的游客送到第一个景点属都湖。这儿可以自行选择乘车前往第二个停靠点,也可以沿属都湖徒步45分钟,欣赏碧蓝透亮的湖面,在身边吃草的牦牛,以及各类挺拔的松柏。

第二站是海拔3700多米的一处拍摄点。站在高处可以俯瞰脚下大片的草原,以及其上星罗棋布的牛马们。停靠十分钟,便前去碧塔海。用导游的话形容,属都湖湖面平静,宛如少女;碧塔海则波浪翻腾,有如男性,风格全然不同。游人可以花钱乘船穿过碧塔海,亦可沿湖走上1小时40分钟抵达终点。于我而言,徒步是一种享受,更可以好好地利用一下刚买的单反相机,好好收录一番眼前的美景。



国家公园的建立不仅保护了原始森林的生态环境,更给当地居民带来了更多的工作机会和更高的收入。另一面,对于我这种喜欢徒步及自行选择路线的游客来说,却有一丝遗憾。无论如何,凡事不可能十全十美。最可惜的是,此次云南之行没有到过4000米以上,希望下次有机会能去拉萨体验一下真正的高原。



离开普达措,日落尚早。随着导游去了附近的民族村。这种为了旅游而刻意建立起来的景点对我来说没有丝毫感觉,更向往那种普通的民居,能够坐下来和他们随便聊聊,侃侃天南地北。

一路颠簸,回到丽江吃晚饭,一天的疲劳,大家都饱餐一顿,准备第二天去本次最后一个景点——玉龙雪山。

云南行(三)

赶至丽江已是吃晚饭的时间。新的导游——纳西族的胖金妹,一位瘦削的小姑娘已在丽江古城的南门等候。纳西族是丽江地区的主要民族,一般称男性为胖金哥,女性为胖金妹。因为附近地区的饮用水偏碱性,当地人一般都很难胖起来,所以该民族以胖为美。在古代,纳西族的男性一般会在每年开春积雪消融后外出向藏族地区进发,即走上茶马古道,用云南地区的茶叶交换藏民族的马。由于地势险恶,很多人是一去不复返。因此,纳西族的男性在家中的日子过得很悠闲,什么也不用做,只管“琴棋书画烟酒茶”,女人们会想尽一切办法把他们照顾地好好的。

丽江闻名中外,也是很多人旅游的必去之处。然而,我却一直对这种商业过度开发、人山人海的古镇喜欢不起来。除了客栈、商店和酒楼,别无其它。只有那些坐在路边,拍着小鼓、唱着歌曲的年青人,给我这种对动听音乐一向没有任何抵抗力的人带来无比欢快的气息。

在导游胖金妹的推荐下,在酒吧街寻了家纳西特色的饭店就餐。趁着点菜的功夫一个人去修好了眼镜,又找到邮局买明信片邮寄。菜又贵又难以下咽,倒是之后在他处买的牦牛肉让我们大快朵颐。

这样的布匹店在丽江古城、束河古镇、香格里拉古镇都有很多,门口坐着一位身着民族服装的妇女在织布,但我相信这只是摆摆样子,里面的布匹多是批发而来。

随着节奏感很强的音乐拍鼓的店主,这样的店在古城中也有很多。

工艺品店的店员们洽处于一天中正亢奋的时刻,酒吧里客人们正扯开嘶哑的喉咙嚎叫着,饭店门口的小姑娘们尚在竭尽全力地在招揽着顾客,情侣们还在手牵着手穿街走巷。对于很多人,夜生活才刚刚开始。而我们,在疲劳了一天一夜后,已在喧嚣声中沉沉睡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