京城一夜

走出饭馆,已是夜幕四合,华灯初上。明月当空,凉风习习,较之日间爽快了许多。

Q说三里屯便在附近,提议一起去走一走,饭后也散散步。从三环拐到工人体育场北路上,周遭顿时热闹了起来,夜色下来来往往的人儿络绎不绝。Q道,一直走便是工体,若是撞见那比赛日,更是人山人海,摩肩接踵,街边也会摆满各色小摊,兜售各种球迷用具。

些许已至三里屯,过马路时便有人上来细声询问是否找个酒吧玩玩,说那寻常酒吧最低消费也要四五十一人,他带去的只需三十。酒吧这地儿我倒是没啥兴趣,一来自叹酒量不佳,二来嫌其嘈杂。这辈子也只去过四回,皆是陪陪友人,少歇便早早离开。

倒是路口的几幢建筑吸引了我,体态各异,内凹外凸,色彩斑斓,炫丽夺目 ,仿佛再莅了世博会一般。原这些楼皆为世界知名建筑师设计,里头尽是一些品牌商场,诸如苹果、阿迪达斯之类。过了这三里屯village,便进入了酒吧区。问起与后海的差别,Q言后海更多是欣赏美景,而这里更接地气,消费不贵,是真正爱玩的人来的地儿。时常有那掮客凑近,低声的问是否要找个有小姑娘陪的地儿饮上两杯,可惜寻错了人,我和Q皆连连摆手,道只是路过。

三里屯

别了Q,回到宾馆,本想早些躺下歇息。临近午夜,Y挂来电话,称与其妻正在隔壁胡同里的某个小酒吧,邀我前去。
起身快步疾行,晚膳时些许酒意被那凉风一吹,早已消逝殆尽。原来Y所在这间酒吧极小,只是北锣鼓巷路旁的一间小平房,却挤满了老外,连那细窄的院落里也搭满了桌凳。一路“Excuse Me”钻过人群,瞧见了坐在尽里头的Y夫妇。

忆起Y初来此地租住小平房那激动之情,引得诸友皆去探访其口中的四合院。旧年深冬,在寒夜中冻得瑟瑟发抖,一路问来寻得这胡同深处,瞧见Y夫妇那幸福的样子。而今时光荏苒,已是冬去夏来,小两口买了新房,一周后便要搬离,闲聊起来深为怀念,特意凑着这周末深夜,陶醉一宿。当年在沪与Y匆匆而别,前途未卜,而Y妻却不离不弃,与Y相濡以沫,同艰共苦,真是羡煞旁人。

夫妻二人特意为我要了一杯小酒,一盅下肚,酒意上涌,提前道别。Y送我至路口,情长话少,这晚一别,又不知何日再见。

次日晨起,天已大明,较原计划晚了半小时,错过了头班去八达岭的列车,只好改乘公交。暑气又升了起来,路上堵得厉害,不少老头老太甘愿乘这早已没有座位的大巴,希冀早些抵达长城。售票员倒是经验丰富,不时嚷上两句,提醒要吐的旅客准备好袋子,别弄到车厢内,晕了全车。

烈日当空,挨着人群疾疾而上,到了尽头又速速而下。看地形长城以北一片平原,这城墙建于山峦之上,只是方便了御敌传递信号,若那胡人翻上这座山岭,区区长城又有何用?

山麓竖着几块石碑,上刻本朝太祖名句“不到长城非好汉”,游客们顶着艳阳依次乐呵呵地上前拍照留念。只是如今,那诗句的气魄早已荡然无存。可做了好汉又能如何?苍生百姓方是立国之本。

长城

返到城里,尚未过午时。吃了期盼已久的驴肉火烧,索然无味。

给L发了短信,只能下回再见。

自第一次来京城已是九年,每回都是匆匆而来,又匆匆地走。一些朋友早已告别此地,失去了联系;一些朋友新来此地,将待上很长的一段日子。慢慢地,这京城的味道也惯了,舌头也能随时打起卷了。看旧了这京城的风景,而那些新旧朋友,方是我每回来时,所最向往的。

 

漫游京城

雍和宫牌楼

天蓝得发透,纯净得没有一丝云彩,阳光尽情地洒满街边的每一个角落,晒得路边的树儿有些发蔫。京城一改多日的阴郁,仿佛将日头都积聚起来,想给天子脚下忙碌了一周的人们暖和暖和身子,却又一不小心过了头。

这些年几乎每年都会来京城,变换着季节体味这皇城根儿。每回都会过来看看几个朋友,却碍于时间太短,每回又不能见个遍。来的次数渐渐多了,也对这京城慢慢熟了。

每回又都挤些时间到处逛一逛,漫无目的的,走一走,看看这京城的人儿,瞧一瞧这熙熙攘攘的游客。只是一个人,走起来快,也不累。遇见那些热恋中的人儿,那些享受着天伦之乐的老人家,便停下来,会心地望一会;逢上那弹着吉他,在街边、在地道里用心唱着的男儿,便停下来,放下一枚硬币,站着静静地听会;若是碰到那旅行团,便快快走开,人各有各的兴致。

每回挑几个没去过的地儿,来了几回,也慢慢地看遍了这京城的景致。

忙完上午的工作,约了A一起吃个便饭。刚生完孩子的A气色好了许多,一脸的幸福。看了A儿子的照片和视频,白白胖胖,煞是可爱,只是天生蛋白质过敏。这已是一周内听到的第二起了。忆起我等小时,该吃啥就吃啥,却从未听过这等毛病,兴许是这越来越糟的环境所致。

午后无事,一个人慢慢地往雍和宫踱去。国子监街绿树成荫,道旁的小贩们高声叫卖着玉米和老北京冰棍,一群中学生挤在摊边,拿着玻璃罐装的酸奶,欢快地吮吸着。国子监和孔庙的大门外,拥簇着几个旅行团,导游们耐心地讲着行程安排。临雍和宫大街口上,已经开满了各种佛教用品店铺,卖书的,卖佛像器具的,不一而足。北面一家小四合院门口扎着一堆游客,一位女导游站在台阶上,高声放开嗓子,讲着这是京城第一四合院。没细听为啥第一,侧着身踅进去瞧了瞧,小小的院子倒是开了几家“博物馆”,收费高昂,一旁挂着算命大师的宣传照,一个穿着便装,戴着圆框眼镜的光头男人叫上一位刚从“博物馆”里出来的中年人,硬拉着要给他们算命。这中年人看相貌应是个生意人,对此颇有兴趣,钻进了大师的小房间,只是我一回头,已出来了。兴是这大师心急,过早提到那收费标准了。

雍和宫大街上的佛教店铺更是琳琅满目,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泰国佛教,也许在这条街上,满世界佛教的用品你都能找到。问了路,寻到雍和宫大门。一位大娘盯着要我买香,说她手上的只要二十块,里头可要六十块,贵三倍!笑了笑,这大娘赶不上我的脚步,后脑勺只闻其低声嚷嚷,“进寺庙不烧香可要……”

雍和宫比想象中的大许多。过了检票的牌楼,便是一条笔直的林阴辇道,尽头方是正门,名曰昭泰门。里头开始便已是香烟袅袅,男女老少,各色人等皆有。日头太足,也有许多走累了的游客、香客坐在庙檐下的长凳上休憩。一群群老外,带着好奇的神色看着眼前虔诚的香客。

昭泰门北边是雍和门,步入雍和门,应是这儿最大的院子,前方便是雍和宫。雍和宫建于康熙年间,原为雍正的府邸行宫,后在乾隆朝改为北京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再往北是永佑殿和法轮殿。法轮殿的两侧是两条窄窄的走道。一抬头便能望见前方悬于半空之中的楼阁走道,瑰丽悬奇。原这两条空中走道分别由万福阁连向两旁的延绥阁与永康阁,美轮美奂,好不雄伟。

万福阁之后便是整座寺庙最北的绥成殿,此处已无多少游人,安静了许多。拾步而入,一中年妇女高举香火,以泪洗面,依次在三座佛像前嗑头行礼,喃喃而语,似心中有无限之苦无处诉求,只能来此,冀佛保佑。只是这大千世界,又有谁懂其心。信佛之人皆知命中皆有定数,此刻之苦许是前世所造。望佛能体其之心,解其之厄。

_MG_6457

走出雍和宫,有中年妇女凑上前来,道小伙子面相真好。回过头去,莞尔一笑,大步离去。

这年头,大家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日近傍晚,有友人网上告知此庙求姻缘最是灵验。心下淡然,一切随缘罢。

 

五月天诺亚方舟演唱会

五月天

决定去看五月天演唱会时,离开演只有一个星期了。匆匆在网上订完票后,订票网站打来电话,告诉我实际上票早已卖完了,但因为我已经在线付了款,把最后两张票留给我。

大凡这种演唱会都有些预留票送人的罢。

工作忙碌,无暇顾及自己的生活,却每日惦记着这个日子,生怕对方又挂来一个电话,告诉我没票了,可以退款给我。

正在犹豫要不要再打个电话过去问问,临开演前两天,顺丰快递来了电话,告诉我有快件,楼下取,心里一颗石头方才落下。

当时正在外头跑,艳阳晒得人焦燥。接到电话顿时一股清凉,我知道我要去五月天演唱会了。

我并不是五月天的歌迷。当办公室里的小姑娘们听说我要去时,个个露出艳羡的表情。有位小朋友说他男朋友从来不带她去听演唱会,有一次问她男朋友喜欢哪位歌手时,她男朋友说没有。小姑娘开玩笑说她男友真是360度完美回答,就怕她也说喜欢,要他去听演唱会。

办公室的同事都说喜欢五月天的都是小孩子,你一个老男人去恐怕会不习惯。

无所谓了,也许不去听五月天的,我会选择去听其他人的,谁的演唱会并不重要。

离开演尚有一个半小时,体育场外已是人山人海。许多小姑娘脸上盖着五月天的印章,五块钱盖一次。到外是卖荧光棒、荧光头饰和五月天T恤的小摊。除了三五成群的粉丝外,多是手牵着手的情侣,脸上洋溢着幸福的笑容。

演唱会末,阿信说下一次是他们的倒数第二次演唱会。是呵,再好的乐队也有解散的一天。阿信说,下次再来上海的时候你们也许都有孩子了,而他,还没有孩子。

让我想起了第一次去看张学友演唱会的时候,感觉周围都是热恋中的情侣。第二次去的时候,物是人非,周围似乎都已变为已成立家庭的爱侣了。

时间总是过得这么快。

只是我依旧背着包,在这人间孤独的游荡着。

开头的时候出场的歌手叫白安,一个人站在那缓缓地唱着歌,与后来五月天出场后完全不是一个风格。人很漂亮,歌也很好听。

何炅扮演主持人,言承旭主演的MV灌穿了全场。与曲目的顺序,舞台上表演毫无关系,每次播放时给了全场观众一次休息的机会。

五月天很会调动全场气氛,几乎整个晚上观众们都在疯狂地挥舞着荧光棒,扭动着自己的身体。

内场真不适合看演唱会,周围黑压压的人群都在站在椅子上,只能看着两侧的大屏幕。

行至高潮,一旁哪怕是一直坐着、陪女友来听演唱会的兄弟也站到了椅子上,牵起女友的手,放声高唱起来。

整个体育场内有多少如此可爱、如此幸福的情侣啊。

晚上十一点,接近尾声时,天落起了雨,场内的热度丝毫不受影响。

我默默地打起伞,遮住穹顶上的这片乌云。

演唱会

 

海南环岛骑行记(六)

十一

在海南的最后一个夜晚特意住得好一些,kati不负众望选了一家豪华的宾馆,里头的装饰皆是仿古董风格。好好洗漱了一番,全身的衣物也彻底清洗了一遍。袪除这一路的尘土,直到第二天才发现唯一发臭的地方是我那辆山地车的手把。

Simoom & kati一改一路上节衣缩食的风格,选了附件一家超豪华的饭店吃饭。第二天起来时,还一起去那吃了早茶。

答应给微博上的一众朋友、陌生人寄明信片,晨起便赶到附近的邮局买了两盒,食毕早茶即躲在房间里写到手麻脖酸。

还是到第一天和simoom修轮胎的自行车专卖店,买了纸箱,拆掉并装好自行车准备托运。

吃中饭的时候,天开始下起细雨,仿佛在与我们告别。

好心的老板帮我们叫了一辆小货车,刚好挤下我们三人和三辆车。

再一次抵达美兰机场。终于要与这座岛告别了。

我已不再年轻。也许,这辈子再也不会有这样的机会了。

IMGP1843
照片来自Kati

十二

回上海时地铁已经停运,三人合计了一会,最方便的途径还是骑回去。骑回去!多么疯狂的想法。但是看看地图,只有20多公里,突然又感觉好近。

在机场装好自行车时,我的车换档已然不便。在这寂静的夜晚发出清澈的吱呀吱呀声。穿过民居与田舍,三个人第一次用上了手电筒——在海南都没有用到过的手电筒。

上海的路明显比海南的要好很多,同样的上坡毋需费力便可轻松骑上。也许是家就在前方,kati显得比刚出发时还要精神。一个人躲在后头,让这对夫妻在这黑夜下,路灯旁,再好好地享受一下二人骑行的乐趣。

凌晨一时半,我们终于回来了,结束了这段奇特的旅程。

十三

我骑过很多路,跨过很多桥,翻过很多山,看过很多海,见过很多美景,尝过很多美食,邂逅过很多有趣的人,在这未老的年华,做了一件一生难忘的事。

(完)

 

海南环岛骑行记(五)

自前一日离开东方后,这道路就若波浪一般,不停地上坡下坡,再上坡下坡,几乎没有平直的路。多日的骑行,早已厌倦了脚下的线路、两侧的椰树,风景显得越来越单调,掏出相机的机会也越来越少。

只有边骑边哼歌方能减去这份寂寞,减少心中的那份思念。每天唯一的乐趣只剩下每晚躺在床上写日记和明信片。只希望往前再骑快一些,早日赶到海口,早些回家。

中饭本拟在雅星镇解决,可西部山区的小镇已远不如东部那么繁华,路旁只有几座孤零零的房舍,根本不适合打尖。正好碰上几个在本地工作的北方人,骑着自行车准备去前头的八一农场吃饭,喊我们再多骑一段去那歇息。

天热得厉害,炎炎烈日灼烤着大地。八一农场较雅星繁华了许多,食罢中饭三个人也多休息了一会。

未料快到儋州时,雨来风至,望着前方天空中的黑影,我们正往暴风雨的中心前行。只是稍作犹豫,已来不及换鞋,到了儋州,只能光着脚在屋檐下躲雨。

IMG_0303

日头恰恰落下前抵达和舍镇,也是这一路住的最差的一座小镇,尚有当地居民一家几口住在连排的平房中,天花板上只挂着一盏昏暗的白炽灯。然而,此地民风极为纯朴,好客的旅店老板邀我们免费吃了他们自家的晚餐。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八天 昌江-邦溪-雅星-儋州-和舍

想起来这一天就能抵达海口,说不出有多么的兴奋。而经过八天的骑行,以往到了下午才会减慢速度的kati上午已经疲乏了。为了减少路程,simoom带我们抄田间近路,也领略了不少国道旁少有的美妙风光。

我的百度地图上搜索出一条simoom & kati手机上都没有的更近的路,自然自告奋勇担当开路先锋。然而,地图真的未必靠谱,这一天成了我们的丛林探险。跨过泥潭,越过田野,钻过桥洞(simoom还摔了一跤,包裹都被泥水浸湿),直到最后从一片香蕉林中出来后,地图直接把我们带到了田地中。几经折腾,一颗被暴风雨刮倒的小树挡住了我们的去路,也扑灭了我心中最后的一丝希望。三个人只好绕道澄迈县再去海口。如今想来,仍觉愧疚。

无标题

当我们再次踏上水泥路时,自行车们的各个零件已奏鸣出交响乐。让simoom & kati陪着我挨着饿挺到澄迈县的山口乡。

Kati终于骑不动了。这一路来,虽然经常开玩笑说一旦骑不动就可以扛着她的小车乘大巴在前面等我们,但这个坚强的女孩子还是坚持到了现在,距海口市区尚有60多公里的地方。吃罢中饭,与simoom一起送kati去县城的汽车站,让kati到市里帮我们找家舒适的宾馆。送别kati的那一刻不竟觉得有些伤感。

接下来是两个男人的路程了,也是这一路骑得最快最疯狂最累的一段路。Simoom的体力异常地好,遥遥地骑在前头。本以为快到海口应以平地居多,没想到这短短的路程遇到好多极陡的大坡,心下暗暗庆幸kati搭车先走,否则可能天黑了也到不了海口。

海口郊区的路还是大段大段的上坡,高架桥上开着高铁,远方的大坡宛如南京长江大桥的引桥,瞧得人绝望。

庆幸的是,kati为我们找了一家十分豪华但又价格适中的酒店,不远处还能欣赏海景。我们的环岛之旅终于抵达终点。然而,我们的自行车之旅尚未结束。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九天 和舍-澄迈-白莲-海口

海南环岛骑行记(四)

到了西线就显得寂寞了,也许是过了“五一”假期的缘故,路上的骑行者几乎见不到人影,往往过了许久,方才看到对面骑过来一人,点点头,招招手,就这么过去了。西部也不像东部那么繁华,常常得骑好久的路方能遇到一座小镇。

崖州镇有一座古崖州城,城墙肇建于南宋,可惜在宁远河的南岸,我们不可能再骑回头路——那至少得浪费半天的时间。于是乎,三个人穿过小镇,再次出发了。

包里的明信片也越来越少,途经九所镇、黄流镇,都没有买到,像这种非旅游景点的小镇,实在没有出售明信片的必要。好在第一天在海口时买了十张,足够一天写上一次。

_MG_5751

途经simoom在上海时就惦念着的莺歌海盐场——听说他小学的课本上有这么一篇课文介绍,我和kati的没有。往海的方向折过去骑了一段,遥遥地望了几眼,实在没啥好瞧的,继续我们的旅程罢。

在黄流吃了中饭,给自行车链条重新上了油,继续我们的行程。

傍晚抵达板桥镇,坐小三轮去海边看日落。驾车技术高超的师傅告诉我们他的祖上曾在清朝做左侍郎,被皇帝罢官后全族的人被流放到此地,繁衍至今。七十年代时这儿都没人敢来,不似现在有这么多游客,更别提我们这种骑车的人了。

板桥镇

两个人在海滩上钓鱼,远方一字排开的风轮在晚风中缓缓地转动着,血色的夕阳把大海映得通红,又迅速落了下去。没有游客的海滩真是美好。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六天 涯城-黄流-板桥

(怎么从这天开始simoom不记录里程数了呢?中间还有九所、佛罗)

离了板桥,中午行至东方市。留着simoom & kati在店内吃中饭,一个人冒着倾盆大雨在市区里找邮局,可惜全身淋了个遍寻了三家也未买到明信片。顺路人生第一次买了卫生巾。瞧准一家路边不大不小的超市,搁下没有锁的自行车,卸了雨披。让店门口的服务员小姑娘帮忙看下车,随即问道“请问卫生巾在哪”。之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挑了包最贵的,结了账大摇大摆地出门,留下门口躲雨的众人望着我那远去的潇洒的背影。

往叉河去时,依着百度地图拟拐向小道,好在道口歇息的当地村民告诉我们刚下过暴雨,路已被淹,劝我们还是走国道。过了一座大桥,道旁开始出现香蕉林。一串串香蕉不知何故被人工包裹在墨绿色的塑料袋中,不禁多瞧了两眼。彼时哪知两天后我们还会穿行在香蕉林中,折磨着自己和各自的坐骑。

_MG_5775

夜抵昌江县,此行除了海口、三亚住的唯一的一座城市。快进县城时,看到好多房子依旧是五六十年代的风格。散养的黑猪随意地穿行在水泥路上,瞥上一眼,相貌和野猪差不多,忍不住发怵。

而市中心,仿佛让我们回到了九十年代初。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七天 板桥-东方-叉河-昌江

(怎么漏了感城镇呢?这个我以为是党取的名字,后来发现是隋朝时取的……)

海南环岛骑行记(三)

前日的队友们估摸着还在呼呼大睡时,趁着暑气未浓,便和simoom & kati夫妇早早地起来出发赶路。兴隆广场中心的石碑上刻着周恩来总理题的题字“兴隆咖啡就是好”,应是建国初期,与西方世界隔绝,兴隆的自产咖啡解决了国内领导自用与招待外宾之用。

去陵水的路上要翻过一座高差150米的山,虽simoom早已提醒,真的遇见了却还是有些心怯。看着前方猛踩踏脚缓缓前行的夫妻俩,早早下车推行的我好心地提醒他们下来一起步行。身旁经过几辆大小卡车,也噗噗地冒着黑烟吃力地爬行着。路上碰见一对情侣,相互间会意的微笑早已掩去了倦容,与我们互相鼓励。

好不容易到了坡顶,陵水的界碑上早已被往来的骑行者题满了字,“哥是爬上来的”、“上山如拉屎,下山如拉稀”……看着simoom和kati开心地发着微博:“爷是推上来的”、“姐是推上来的”,心里暗忖,还不是哥让你们早早地下来推的。

陵水界碑
图片来自Kati

过了陵水,听攻略说之后的路程可以“享受骑行的快感”。可惜天不遂人愿,正碰上大段大段的修路,飞沙走石,尘土遍野,还是不停地上坡,真不知道快感从何而来。

快到三亚时,一位开卡车的好心司机特意停下指点我们拐向更靠近海边的一条新修的柏油路。虽然绕道,但轻松了许多。驶入一大片空荡荡的别墅区,听小饭店的老板说,这儿冬天人比较多,多为东北人在此置产,到了夏天,便人去楼空了。

夜宿三亚鹿回头迷途青年旅舍,拜百度地图所赐,三亚市内又翻了一座小山坡。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四天 兴隆-陵水-英州-田独-三亚-鹿回头 133公里

青旅的好处就是有Wifi,有明信片售,有肥皂可以洗衣物。只是上午一阵无情的暴风雨把我们晾晒的衣物悉数打落在地。彼时三人正在“远方”的岸边做体验极为糟糕的“深潜”。海水混浊,下潜不深,时间过短,还被雨淋了个周身透湿,在寒风中战战栗栗。如今忆起,真不愿多谈。

迷途青年旅舍

就这样休憩了半日,再次起程后,很快已是和风日丽,暴风雨来得快去得也快。我也不顾廉耻,闹市中脱去短袖换上长袖,沿着三亚湾骑过了最美的一段海景路,在海边远远地、孤独地看着simoom & kati夫妇边拍照边打情骂俏。

离开三亚市区时已近傍晚,掠过天涯海角、南山寺等著名景点,一路小跑在日落时分赶到崖城镇。在镇口的国道边吃上了一碗此行最美味的清补凉,配料丰富,椰奶香浓。

崖城大桥尚在修葺之中,沿着宁远河岸与诸多车辆摸黑驶过一段坑洼不平,如炮弹轰过,似月球表面的泥路,跨入崖城镇。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五天 鹿回头-三亚湾路-天涯-涯城73公里

海南环岛骑行记(二)

沉沉睡了一夜,带着完全恢复的体力和疼痛的屁股上路。下清澜大桥时,一时得意,全速前行,不防有人在自行车道上晒椰蓉。怜悯之心骤生,轮胎一歪,刹车一紧,整个人便宛如鸟儿展开双翼一般飞了出去。这椰蓉却似无数个小滑轮一般,前胸贴地,仿佛足球场上刚射入一粒精彩绝伦的进球,在那绿色的草坪上欢快地滑翔。回头顾望队友——那刚买的新车,整个心思此时已全然放于它之上而不在意自身的安危——若此事发生于多日之后,队友已全身泥浆,不停地发出哀嚎之声,我是绝不忍心多瞧他一眼的。

追上simoom & kati夫妇的脚步,驶入东郊椰林,随着蜿蜒的小道,徜徉于葱翠的海洋之中。偶遇一推着婴儿车的中年妇女,礼貌地问了声“大姐,可否给我们几个拍张照”,对方含笑答允。谁知simoom低声语“应该叫美女,怎能叫大姐”,这少妇竟听了去,面露嗔色加快脚步摆摆手迅即离去。

清澜港

快到迈号镇时一人来了一碗文昌特色小吃抱罗粉解饥。

途经长坡镇,果地如其名,前后皆为长坡,可苦了一干骑行者。如今忆起当时情境,那可比之后路程轻松许多。只是午后第一次喝上了清补凉,便着了迷,往后的日子沿途遍寻此等佳品。

傍晚抵博鰲镇,经不起大海的诱惑,与simoom二人下海好好畅游一番,反正有kati看着车辆和行李。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二天 清澜-东郊棷林绿道-迈号-冯家湾-长坡-琼海-博鳌100公里

晨起前去万泉河入海口赏景,日头初升,墨云尚未散去,河面光影烁烁,远处天地间一片混沌,玉带滩其名非虚。

万泉河口

清晨的博鰲镇宁静了许多,这自翊天堂小镇之地此刻方显出其秀美的一面。进出博鰲的道路修得工整,平滑,洁净,舒畅,simoom引攻略之语“有极品飞车之感”。

第三日的路程海拔陡然升高,全程多为上坡,且全日逆风而行。所幸在山根镇偶遇骑友二人,为骑行添色不少。二人系同窗,一自武汉,一自广州,同在海口租了车,拟骑至三亚便乘机返回。五人在和乐镇吃了中饭,把酒言欢,少不得多少乐趣。

过了大茂镇依着百度地图折向小路,我因贪恋这田间如油画般美景而与众人走散,所幸独自一人脚程较快,在万宁市赶上诸人。一路又加入几人,队伍空前壮大。

去万宁市的路上

夜宿兴隆某温泉小酒店,本拟食罢夜饭泡个温泉,谁知一瓶啤酒下肚便险些醉倒,早早返回宾馆歇息。往后路上不敢再喝,改饮可乐,直至海口。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三天 玉带滩-博鳌-和乐-万宁-兴隆 113公里

海南环岛骑行记(一)

海南回来已然一月,为什么决定去海南环岛骑行?至今我仍搞不明白。我不知道去海南前发生了什么,我只知道当simoom & kati夫妇盛邀我一起去海南时,彼时的我经历了好一番思想挣扎。之后下决心买了机票,希望借这十天的旅行忘记一些事,一些烦恼,却不知旅行有时带来的只会是适得其反。

simoom本不喜旅行,自从与kati结为伉俪后生活也开始变得多姿多彩。此前二人常骑车出行,却从未骑过这么长的一段路。只需恩爱,路途再艰难又有何妨?经simoom统计,此次环岛共872公里,全部行程共900多公里。亏得simoom体贴又细心,出发前做好详尽的功略,备好充足的补给,携妻坚持回到了海口。

环岛路线图

 

二人在他们的博客上详尽记录了此次行程(需注册),因而我决定只写一篇简短的博客简单记录一下所见所闻所思所念。虽然带了相机,但骑行时手机的确比相机要方便许多,特别是路况、天气不佳,或需要抓拍时。这些照片依旧保存在我的豆瓣相册中。

如果一帆风顺,那旅行便失去了其未知的乐趣。在美兰机场刚拿到托运的自行车,便发现我和simoom两辆车的前轮快拆杆断了。旅程尚未开始便考验我们的临阵应变能力。考虑到将要来临的一整天骑行,我建议给kati找家便宜的旅馆睡觉,我和simoom则去海口市区修车。待把kati安顿好,天际已白。与simoom一人拎了一个轮胎上路,我笑称两个人是tyre man。。

等6点10分第一班公交车时,一位在海航修发动机的小伙子与我们聊了起来,告诉我们海南约有一半的公交车站没有站牌,也就是说,外地人来了海南,可能压根不知道哪里是候车点。

上车后我遵行自己一贯的原则,抓住一切机会睡觉。到了当日下午,当simoom边骑边说自己很困时,我知道我的原则是正确的。

海口钟楼

 

所幸一切顺利,吃了肠粉,买了明信片、遮阳帽,和simoom又呼哧呼哧一人拎着一个轮胎回到机场边的小旅馆。

海南这段时间的天气几乎都是午时艳阳,午后阵雨。在国道上骑行时,天边不时便飘来一片卷云,随后洒下一片清凉。有时雨大了,三个人便赶紧停车披上雨衣,遮上雨罩。若是不小心碰上暴风雨,鞋也进了水,只能脱去换上拖鞋。

在三江镇找了家饭店解决了上路后的第一顿饭,和simoom一人要一瓶啤酒。酒后再上车时被凉风一吹,顿时一阵清爽。此后的三天里,几乎顿顿啤酒。直到第三日晚饭时一瓶下肚便已深醉,往后就不敢再喝了。自三江镇起,养成了一个习惯,凡是停车吃饭,皆寻大排档、小饭店之类的,而且必须是本地人多的地方,以最小的代价尝到最好的美食。

下行路过一片别墅区,挂着“骑行驿站”的牌子,其实只是个卖别墅的地儿。销售人员说不出有多么地热情。然后即使风景如画,价格不贵,却前不着村,后不着店,买了这里的房子真不知道生活有多么地不方便。

第一日的目的地是文昌市的清澜港,下塌时已近日落。宾馆的服务员好心提醒我们在天黑前赶到港口,趁渔民还未回船歇息时买些便宜的海鲜,再到大排档加工。这也是一路上吃得最好的一顿,过了这一站沿途复寻不得,只恨自己当时没有多吃一些。

清澜港码头

也就是在清澜镇,寄出了自己旅行中的第一张明信片。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一天 美兰-三江-大致坡-文昌-清澜80公里

甘南行纪——寻找措美峰

IMG_4785

第一次听说措美峰是在杨显惠老师的《甘南纪事》中。书中形容这甘南第一高峰“在这白色的山岩上,又拔地而起,耸立着尖尖的八九座石峰,直愣愣地戳向蓝幽幽的天空,像是举起的一排刺刀,又像是插箭台上耸立的一簇箭杆”、“闪烁着蓝盈盈的亮光,像是镀了一层蓝色珐琅”。

刚到兰州的时候便向大仙提起这次打算去措美峰——甘南第一高峰。大仙皱起眉头想了一会,摇摇头说没听说过,问我是从哪得知的。我告诉大仙是在《甘南纪事》中看到的,书中写得太美,好不容易来一次甘南,错过了觉得可惜。

在路上的时候,大仙发了短信,告诉我帮我在网上查到了,措美峰在迭部县尼欠沟村,是迭山的主峰,但还未开发,无人居住,特别是最近甘南连日下雨,恐怕很难过去,希望我能顺利实现梦想,也叮嘱我注意安全。我说没事,我不是探险家,也没带什么装备,只要让我在山脚下看一眼就满足了。

住在夏河县尕让家时,算房钱的那天早上尕让过来找我聊天,向他问起措美峰。尕让同样是皱皱眉头,知道那边有些山很高,但从来没听说过措美峰,让我到那边再问问当地人。

在郎木寺的那个晚上,坐在旅舍老板的家里,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和老板一家人聊天。再次问起措美峰,老板一家人也都没听过。问我会不会藏族人叫另一个名字,这一下子把我给问倒了,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杨显惠老师也是藏族朋友带他去的,按理说告诉他的应该就是藏语名字。热心的老板拿出地图,指了指地图上离郎木寺较近的一座高峰,问我会不会是那座。看了看不是,都到四川境内了,哪可能是甘南第一高峰。

扎尕那的村民们非常热情,走在路上就不停的有人喊你好,问我从哪里来。问起工程队的几个师傅知不知道措美峰,也是一脸茫然的表情,都说不知道。突然一个小伙子拍拍脑袋,问我是不是措妹峰,就是发音不一样,措字轻声,第二个字去声,看样子就是了。小伙子兴奋地嚷道,措妹,我去过,在尼欠沟那边,是很好高。边上几个哥们马上来了兴致,“比扎尕那这几座山还高吗?”“当然,高多了,高得不得了,很高很高”。

总算问到措美峰了,住处的老板帮我联系了迭部一个开车的兄弟,扎尕那人,拍着胸脯告诉我那人很老实,包车去措妹在价格上绝对不会坑我。

IMG_4787

夜间下了一场大雨,清晨离开扎尕那时整个山坳里都布满了浓浓的雾气。到了迭部,打电话给开车的师傅,答应带我去措美峰。只是天刚下过雨,浓云密布,恐怕看不到措美峰。

“不管了,去了再说吧,如果看不到只能说我无缘。”

从迭部县城去尼欠沟村的路美得不得了,草木青葱,山水淙淙。用当地人的话说,这地方一点也不比九寨沟差。九寨沟我还没去过,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路并不好走,下了几场大雨,很多地方都塌方了,司机师傅不得不开得小心翼翼,但到了漂亮的地方还是会主动停下来让我拍照。

车不停地往山里头钻,司机师傅说前两个这里发了一场大水,好多人家都被冲走了,人都找不到。看路边还有很多木屋七倒八歪地斜在那,已经没人住在里头了。

转了个弯,司机师傅指着远处朝我喊到,看到没,那就是措美峰。云雾缭绕,只能看到两座山的中间有一根巨大的粗粗的石柱子,稍往上一点就钻到云中间去了。

虽然看不真切,看这架势恐怕是擎天柱吧。

路已到尽头,车已经开不进去。师傅愿意下车陪我再往里头走一走,跨过两个独木桥,走过一片石滩,前方一片泥泞,再往里头走就得开始爬山了。云雾益浓,越近反而越看不清措美峰了。

“我们走吧,只能怪我无缘”我不好意思让师傅再陪我走下去。

回来的路上司机师傅似乎很愧疚,责怪天气不佳,运气不好。我倒无所谓,这一路行来,风餐露宿,终于到了措美峰脚下,虽无缘得见,但也经历了许多,认识了很多热情的朋友。

突然发现自己走不动了,在外头似乎太久了,只盼着早些回家。(完)

IMG_47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