胥岭观油菜花

Simoom & Kati经常带着老人孩子一起出游,只是这一次,加上了我。

慑于清明假期路上的拥堵,我们都请了一天假,提前一日出发。按Simoom的计划,第一日前往建德的胥岭,夜宿新安江。提起油菜花,首先想起的当然是婺源,只是这种比肩继踵之地,我们是绝不会去的,所谓再好的风景,只有人少了,才会属于你。

下了高速,车子驶上国道,继而转入山村野道。天色晴朗,路上的车子渐少,小路上偶尔走过朴素的村民。窗外,矇矇眬眬、淡灰色连绵的山峦静静地伏在远方。近处,田野间盛开着五颜六色的花儿,在春光下争相绽放,匆匆地跳入你的视野,又悠然离去,不让你看个够。远离城市的喧嚣,忘却繁忙的工作,一路恬淡,一片安逸。

看地图,山中的爬坡路线犹如蜿蜒的F1赛道,时不时出现180度的大弯,曲曲折折,像一条长虫趴在屏幕上。

行至山腰,路边有一个停车场,鲜有车辆。事实上,这个停车场离山上看油菜花的地点还远得很,适合旅游大巴停歇,但对于自驾而来的游客,却没有什么吸引力。停车场的门口挂着一幅胥岭的旅游地图。上面标着古官道、子胥庙、胥乐亭、子胥洞等景点。相传春秋时伍子胥逃出郑国赴吴,辗转至此,在此处的山洞躲避养病,故此岭名为胥岭,山上也多处以胥命名。《分水县志》中有述:伍相国之雄风迹留胥岭。可惜我们行程过紧,来之前也未做功课,否则山上这些未开发的景点倒是很符合我的口味。

渐行渐上,只是转了一个弯,遍布于梯田之间的金灿灿的油菜花便层层叠叠地跃然于眼前。整个山间满满的,晃得人睁不开眼。山腰间,点缀着白墙黑瓦,村民们静静地劳作着,对来此地赏景的游人似早已麻木。只有一家农家乐冒着炊烟,老板在热情地招待着几位游客。

胥岭

驱车而上,行至山顶,找了位农夫问路,告诉我们从再往上就可以从另一边下山,往桐庐的方向去了。于是调头而返,与Simoom两人下车采风,只走山道,边下边拍。

 

 

小虫

一户人家的主人夫妻俩正在屋前干着农活,问我们从哪里过来,说再过一周这油菜花就谢了,事实上,我们已经来晚了,错过了最盛的时辰。

胥岭1

Simoom & Kait一家快乐地在油菜花丛中戏耍,一年年看着小天天长大,越来越可爱了。

天天

也许有一天,我也不会孤单地出行吧。

白墙黑瓦

 

贵州掠影(三)

第三日前往黔东南,近两个时辰的车程,一路小憩,及至凯里,天再次由阴转晴。路边的侗族村寨、苗族村寨美轮美奂,不禁浮想联翩。想那西江千户苗寨更为壮观,却又担心商业化过于严重。

入口处一片苗寨大妈在广场上跳舞迎接四方游客。

西江千户苗寨入口

入得大门不久,便是山脚下的小桥流水。

西江千户苗寨1

西江千户苗寨2

午饭在苗家饭店摆起了一条长桌,众人依次落坐。苗家妇女依次灌酒,看渐渐地走得近了,便离席拍照。本以为逃过一劫,未料到被众人拉回,被苗家妇女猛灌了好多碗。脸刷地一下便红了,本不胜酒量,预计自己凶多吉少。

窗外

踉踉跄跄走出门外,日头高照,路上游人渐多。

在路上

路边的理发师

理发

酒劲上涌,趁着两眼还能识别出眼前的景致,跑到路边邮局寄了张明信片。

及到了山顶景观台,眼前一片发白,曝光过度,倒下前一秒拍了张全景照,可惜午时日头太甚。
观景台

贵州掠影(二)

第二日的行程是西南方向的安顺市,这里分布着贵州省仅有的两个5A级景点:黄果树瀑布和龙宫。

前夜下了一阵雨,早起时小雨未歇,心下担忧雨天不能尽兴。迨大巴出了贵阳地界,已由阴转晴,心下释然。

路旁的“龙”字田,常用于龙宫的宣传。虽然是人为种出来的,但也算是一种特色。众人纷纷下车拍照留念。

龙宫田

龙宫的入口,众人的照相机皆对着洞里的瀑布,唯我觉得一旁的石壁是一幅不错的影像。

龙宫石壁

乘小船进入龙宫,来回一刻钟左右,深度不及兰溪地下长河,瑰丽不及金华双龙洞,大失所望。事实再一次证明所谓的5A级往往不是所在省区最有意思的景点。

龙宫洞内

龙宫出口1

出得洞来,自瀑顶下望,众人一致认为此为人工之作。

龙宫瀑顶

倒是洞外的景色稍稍好些。

龙宫出口2

吃罢午饭,继续西南而行,黄果树瀑布外新辟了一处景点,天星桥。从狭窄的石壁间穿入,桥的石板上刻着365个某年某日,独漏了2月29日。一些石板上刻着外国科学家的中文名,想必这些名人的生日为这一天。不伦不类。

天星湖也没甚特色。

天星桥

黄果树瀑布景点外辟了处盘景园,无甚意思。想必可以借此多收点门票。

及下了台阶,望见远处一瀑布,心里念想此必不是黄果树瀑布,或为外围某未名者。问了路边其他游人,方知此便是闻名中外的黄果树瀑布,失望。

黄果树瀑布

倒是两壁上开凿了石路,可从瀑布背后穿过,有些意思。

夜食于路边某饭荘,窗外为典型的布依族房屋,石板作瓦,很有特色。

布依族民房

 

贵州掠影(一)

出差,满大街都是贵州的宣传广告:爽爽的贵州。心里想这口号也真爽快,既不文雅,也不文艺。

出租车上问司机,怎么看上去贵阳的空气也不好啊。司机笑了,说我们这儿可没雾霾,空气是好得狠那,前段时间习主席来还说要把这儿的空气装成罐头卖到外面去。

后来看到路边的广告,真有公司生产贵州的空气罐头出售,也许是天阴的缘故罢。听说一年有七八个月都是阴天,因而贵州人要吃辣去湿,贵州与湖南、四川不同,吃的是酸辣,几顿饭下来,鱼汤的确是酸辣酸辣的,炒菜倒是做得很清淡,甚至给人没放盐的感觉,不过一般会在菜旁放一小碗辣椒,蘸着吃。

工作日的下午,去了趟黔灵山公园。大门前挖了一个硕大的坑,也不知在修些什么,然而却一点也不影响游人的兴致,看着人潮涌动,心里纳闷为何本地的市民都不上班。

后来发觉这公园真是个休闲的好去处,门票只需五元,满山的弥猴,一路的鲜花绿草,里头还有个动物园,真是性价比超高。

公园到处都是拿着相机的游人,争相拍着初春怒放的花草。

黔灵山公园1

小憩于道旁的凉庭,望着平静的湖面。

黔灵山公园2

 

遍布整个公园的弥猴,跳跃嬉戏于路人之间。

弥猴1

弥猴2

弥猴3

公园中央有座免费的动物园,种类虽不多,但也有鹦鹉、马鹿、白虎、豪猪等常见的动物,惹得游人兴致很高。

半山腰的弘福寺,喧嚣中的一份宁静。

弘福寺

 

出得公园大门,望见一旁的山崖上刻着:黔南第一山。看上去不高,回来查了一下,最高峰大罗岭海拔1500米。

黔南第一峰

2013,又一年

2013年最后一天。

看Simoon & Kati在微信上发着一家人在长白山开心地吹着冷风、冻着、享受着。

午休时,读完了冯唐的《不二》,在微信上留言:

“之前好多善男子、善女子向我推荐了《不二》这本书。开始读了,方才发觉是本黄书,细细地读来,这露骨的字里行间,其实都只是一个空字,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

已过而立之年的我,再读这污秽的文字,早已淡然,与空别无二致,倒是书中那佛法,禅意,早已熟稔的五祖传衣钵予六祖的故事在冯唐的重新演绎下,多了分趣味。

午后,许久未有联系的阿宝挂来电话,问起阿谦,告诉他前阵子我刚去北京看过,阿宝又要老大的电话,约好下次再来上海再见。

晚上加班,处理完数据与等候的同事一起去公寓楼下吃了火锅,食毕又去新开的咖啡馆喝了拿铁,在一片静暖中拿着Pad读起BBC News,又背了些单词。

回来后看到Selina在豆瓣上更新了篇日记《放下执念》,回道:“人世间一切的相遇都是缘份,没有无缘无故的相见,亦没有无缘无故的相别。”

“那然后呢?”Selina问。

“然后放下。”

然而,放下又是何等容易?

给一些朋友发了微信,祝愿新年快乐,然而更多的朋友,却无暇道一声问候。

这一年,又认识了些新的朋友,而一些老的朋友依旧再失去了联系。有些人,也许将来还会再见,而有些人,也许此生无缘再会。

缘生缘寂,本是无常。

这一年,工作依然努力,依旧忙碌,而领导的一句话却深为欣赏,“付出总规会有回报”。来年需要提高、需要学习的尚有许多。

上半年去了四次杭州,两次拜访了新婚燕尔的挚友TheWraith。

随Simoon & Kati去了一次常州,藉公司活动去了趟天目湖。

上下半年各去了一趟深圳,在Anthony处借宿了两次,后一次Anthony送我去机场时,临别了说了句,“找个女人吧。”

5月,与Simoon & Kati去海南岛环岛骑行了一圈。Simoom邀请我同去时,正与IT的项目经理H在谈项目的事,H说,去吧,错过这次,也许这一辈子也不会有机会了。事实证明,这是一次一生难忘的旅行。

9月随公司去了趟四川,见到了多年未见的好友H和他的爱人。两个人非常地热情,在成都过的日子也非常的惬意。

这一年,很多朋友新婚,亦有很多朋友生子。

10月,独自走了一趟婺源。

全年去了北京8次,每回皆匆匆地去,又匆匆地返,看望了新婚的yaofreedom和聪聪,看望了夫妻重聚的Y & P,看望了阿谦,看望了David,看望了一些北京的兄弟。

生日那天,一个人站在北京的街角,买了肉夹馍解饥。感谢那些记得我生日的人,感谢那些赠我祝福的人。

12月,参加公司的摄影活动,又去了趟西塘。正值江南浓雾之时,瞧不真切,倒也希望瞧不真切,借着酒意,忘却心下的烦恼。

全年看了80部电影,18季/部电视剧集。这其中,印象最为深刻的电影是《悲惨世界》,最喜欢的剧集是《绝命毒师》。

今年只读了48本书,较往年少了不小,望来年更加努力。比较喜欢的几本是:《九人》、《看见》、《天珠》、《枪炮、病菌与钢铁》、《工厂女孩》(张彤禾)、《Wild Grass》、《勇者曼德拉自传》。其中,经典人类学著作《枪炮、病菌与钢铁》告诉你为何这个世界有些地方富、有些地方穷,为何这个地球上有些地方科技如此发达,而有些地方却依旧过着原始人的生活。

祝所有的朋友新的一年快乐。

愿自己2014年好运。

 

婺源之行(三)

天微微地发白,山上所有人尚在沉酣之中。轻风吹拂着双颊,一丝丝寒意涌来,掠过,游走于全身。

导游的师傅说下过雨的日子在山头能看到云海,浓浓地罩住连绵的山头,厚厚地挤与天地之间,让人喘不过气来地舒爽。而这次我来,已是连日的晴天,昨夜未雨,遇上的希望不大,一如去年在甘南,连日的阴雨,无缘得见措美峰一般,美景可遇却不可求。

夜间睡下时,宿店的主人说这样的日子早些起床,循着山上的土路,翻过几座山头,走上半个时辰,也能碰上云海。

于是我早早的起来,轻声地推开屋门,一个人借着天边的微明,依着山路摸索着疾步而行,畅快地呼吸着山间清新的气息。不知翻过多少座山头,直至路尽了,亦未能见得那云海。

查平坦

回来的路上,碰着些赶来的游客,也是听了店主的话,早起过来,希冀能见着那云雾涌动的壮丽美景,只是听了我的话,怅然转回身去,同我一道在晨光下渐渐地踱步返去,准备吃罢早饭便下山去。

下得山来,初升的太阳被山峦挡在后头,呼啸的摩托车上寒意凛冽,吹得人直打哆嗦,师傅也不得不时不时停下,抽根烟暖暖身子。

陡然间,师傅停了摩托,告诉我路旁的溪涧中有条青蛇,让我帮扶着摩托,一个人疾疾地跳下河沿,一闪身便不见了身影。待我拖着笨重的摩托赶上,已见他手握蛇的七寸,开心地站在溪边,发出爽朗的笑声,单手又借着河沿的矮树,爬了上来。

两个人到前方人家处借了个麻袋,装了青蛇扎好口子,挂在摩托车的尾部。惶惶地坐在后座,生怕这袋口未扎紧,青蛇窜出来咬着我的屁股。师傅倒是放心,欢欣若狂,叫嚣着今晨的收获,告诉我此次占了天寒的便宜,这蛇冻得僵了,若待太阳出来,一瞬间便能游出好远,哪还抓得住。

蛇

看时辰尚早,别了北线,拐向东线,进山的车辆堵成了长龙,摩托车藉着灵便,左行右穿,倏忽间已行至前头。

买了李坑的票,进入景区,此处已被开发殆尽,与江南其它知名的水乡无甚差别。只是地方较大,若行至景区的边缘,尚能见着人家。古镇后头有座矮山,攀至山头,可俯瞰全景。镇中热闹非凡,而远处则是黄澄澄的一片稻田,静谧了许多。

下得山来,在巷中穿行,角落里仍旧有写生的学生们,与昨日见得不同,多一份嬉耍的心态,少了些静静的思索。

回去的路上,师傅说,十年前这里的人个人都穷得要命,过着普通农家的生活,谁又会想到成为景区后,会一夜暴富呢?

婺源虽好,只是再也见不着旧的婺源,那没有人世间纷纷扰扰的婺源了。

李坑

婺源之行(二)

理坑村口
理坑村口

别了浙源,看天色渐晚,让师傅直接开着摩托到大山最深处的理坑,寄希望于那儿的人会少些。

而事实上,理坑当属婺源北线最知名的景点,虽谈不上人山人海,倒也挤进来不少游客。购了票,一个人背着包进入景区。如其它古镇一般,沿着河布满了小店,但却不似是外地生意人承包的,也住着些人家,趁着日头尚未落下,晾晒着衣物。河对岸,坐着两队学生,扶着画板,不时地抬起头,又低下头涂抹着,说笑声不绝于耳。上前问了,是来自台州艺校的高中学生,毕业后直接读美术类院校。带队的女老师却很年轻,站在学生堆里完全看不出来。

理坑
理坑

桥头一位摆摊的大姐在炸着小食,走近看了,却是小时常吃,多年未见的“油炸裹”。爷爷在世时,家里曾有两个器皿,长长的铁杆子下方是个倒圆台,炸时先贴着里层抹上一层薄薄的湿面粉,再把菜料放入其中,用湿面粉盖上,提着铁杆子把圆台放到油锅中。出锅后倒出来便是一个倒圆台形的“油炸裹”,香味十足。

桥头巷子的入口处是一个小酒吧,探身其中,幽暗得看不清澈人影。夜色未至,客人也少,坐了三两个少女,啜着吧台上的饮品,静静地听着动人的音乐。

理坑
理坑

时不时有村民扛着柴火、竹竿走入巷口,与之前见过的几个村一样,应是本地人住在里头。依着人群踱步而前,细宅的巷子阴暗幽深。除了时不时能在角落里头碰到些写生的学生,本地人却是见惯不怪,有专心剥稻谷的、刻木雕的、吃东西的、写作业的。感谢这些纯朴的村民,没有迁出去把屋子租给生意人,给我们留下一些自然的人文景观。

_MG_7227

雕木的老人
雕木的老人

村子不大,细细地逛了半个小时,便已走到了尽头。出了村落却是大山,几位田间劳作的村民抬起头来,见我拍照,憨憨地笑着。

太阳已快落山,师傅打来电话叫我继续上路。飞驰于山林之中,已能感到凉风阵阵。一路上不见人影,想必我们准备打尖的地方不太有名。

摩托车沿着山路盘旋而上,晚上我们打算住在山头的查平坦,师傅告诉我早上起来可以看到云海,然而连日的晴天却让我不抱希望,只盼运气好些。

到了山头,方才发现查平坦已有好多游客在此准备住宿,还有些老外也背着包走在前头。无论如何,山上的游人比山下少了许多。

查平坦
查平坦

夕阳照亮了整座山头,洒下一片金辉。田间的油菜花刚刚种下,绿油油的满山遍野。游客们齐齐地跑至后山,攀到最高处欣赏着日落。而孩子们,却在村口的池塘边,快乐地荡着秋千。

下了山头,办了住宿,和师傅两个人踱到村口,山道旁是一片平地,查平坦之名应由此而来。平地上散着些乱石,一间早已废弃的小学在落阳下顾影自怜,依稀尚能看到灰墙上刷着的红色标语。

太阳完全落了下来,只在黑蓝的天际挤出一丝红光,映得小学前的樟树兀自挺拔。

_MG_7271

 

 

 

婺源之行(一)

国庆遭遇了两场好友的婚礼,间歇了两天时间,出远门时间不够,待在家里又嫌母亲的唠叨,于是决定去附近的婺源跑一趟。

都说婺源是中国最美的乡村,且不说不同地区来的人品味不同,至少这个季节不是最美的。油菜花谢了已有半年,离那落雪的日子又尚早,徽派的建筑自小也见了不少,若说观景,是没有情致的,只是希望这一路能遇上些有趣的人,有趣的事。

婺源的景点散落在县下的各个村镇,路遥道远,若似以前那般行走是不可能的,搭乘公交又过于浪费时间,便在县城汽车站前找了个当地的师傅,包了辆摩托车上路。

师傅碰巧也在上海打工,趁着国庆的光景回老家揽点接客的活,不以此为生。摩托车开得耳旁的风声呼呼作响,一旁来来去去的尽是些自驾的车辆。师傅问起我想去哪,便告诉他尽可能去人少的,不要钱的点,人多了便是看人,人少了方才有些趣味。

出了县城,方才发觉地图上的景点比想象中的远了许多,庆幸自己包了辆摩托。师傅一路给我谈打工的事,赚了不少钱,却又胡乱地花尽了,攒不下来。今年刚到一家新的台湾公司,远没有之前的公司舒爽,准备过完节回上海领了工钱就换个地儿。

第一站到了思口,这是个关了门收费的景点。师傅找另一辆摩托车带我进去,拿了我的相机和背包,让我脱了眼镜,扮作本地人,前后两辆车一路驶了进去。

_MG_7191
思口

墨绿色河水缓缓地淌着,倒映着粉墙黛瓦,几位村妇只管蹲在河边洗刷着衣物,对络绎不绝的游客早已熟识。驾在河面上的廊桥里,三三两两的摆着几个小滩,兜售着各色小饰品。过了廊桥,便进入了对岸的村落。与江浙一带的其它古镇不同,这儿商业化气氛稍显淡薄。每家大宅院里住着本地的村民,孩子们欢快的家门口晒着太阳玩耍着。每户人家都稍带着贩些本地的特产,却不是专以此营生。步入宅门,阴森之气扑面而来。间或有导游带着一队人讲解着,多半讲介着这户人家祖上的荣光。

出得村落,师傅惊讶我参观得如此之快,本想坐在村口的桌旁,抽上几根烟,与老乡们谈上个把时辰。师傅大概忘了,我也是这附近的人,自小看得多了,也习以为常了。听本地人聊起来,约摸广东来的游客最喜这种徽派建筑,到了婺源仿似遇到那绝妙的景色,赞叹不已,不驻留半天不舍离去。这就好似我前些年去了新疆,谈起当地的风景,维族朋友道这茫茫黄土,有啥意思,倒是提起江南的园林,顿时来了精神,这却是我从小看得厌的。

一路向北,师傅谈起前方的几处景点,却是再也混不进去的。我也无所谓,国庆这种假期,往人少的地去便好。过了长滩,摩托车转个弯,师傅说带我去看座古桥,其小时去过几次。

古桥
古桥

到得桥上,二人下了车,周遭清静了许多,不见游人不见汽车。桥下溪水潺潺,一位农妇带着凉帽自顾漂洗着衣裳。桥对面的瓦房早已破败失修,师傅说这地方原是个庙,好不热闹,文革期间拆了,便再没人过来了。当然,他也是听老人家说的。

两个人再次上车回程,沿着北线掠过清华镇,往东北方向的浙源乡驶去。也许是下午的缘故,这一带车也不多,偶尔看到些本地的村民扛着锄具在路边缓缓的走着。道旁和田里时不时有一些燃烧着的野草,催起袅袅白烟,倒也有番人间仙境的感觉。

师傅突然在路边停住,告诉我一边的的院子以前是本地一大姓氏的祠堂。徽州人崇商,所以屋门、院门的形状都修成个“商”字。院门紧锁,透过门缝朝里看去,空旷旷的一片空地,空地旁的屋子也尽显破败之相。建国后的各种运动早已毁了中国传统同姓家族的文化,改革开放后年轻人又尽外出打工,这祠堂恐是再也恢复不了了。

浙源是山坳里的一个乡,远远地便望见一座宝塔兀自矗立在山间。塔高七层,名为龙天,是婺源地区仅存的一座古塔,建于明朝万历年间。塔前的广场上晒着稻古,一地金黄,映得整个山谷透亮。

 

龙天塔
龙天塔

看网友说,此地叫凤山村,全村几乎都是查姓,是金庸的祖籍地。

而如今,在阳光下,这座宁静的小村落却是一片祥和。

浙源
浙源
理发的老人
理发的老人

 

 

水止心远

_MG_7030

 

九月底的九寨沟,树叶尚未变黄变红,离那最好的景色尚有月余。但九寨那最美的水,却是一年四季如此,澈明澄湛,如美人脸上那动人的眸子,似有勾魂的本领,无论是浓妆艳抹,抑或是芙蓉出水,瞧上一眼便令人呯然心动,难以忘怀。

傍晚的九寨黄龙机场,已有些丝丝凉风,出得候机大厅,蔚蓝的天空一别成都之阴郁灰霾,广阔了整个天穹。一弯明月早早地挂在了东南角上,孤傲地瞥着大地上的游人与车辆。

从机场到九寨有两个多小时车程,夜幕很快垂了下来,大巴小心地在蜿蜒的山路上借着灯光行进着。整车人带着疲倦之意却掩不住兴奋之情,饥饿感又伴着陡然增至的寒意毫不留情地袭卷而来,只能盼着夜色中前方道路突然闪现灯火人家。

办了住宿,勉强吞咽了素菜大集会的团餐,决定外出循着夜路走一走,购些次日路上的零食。月朗星稀,瞧不见银河。路旁只有几家亮着微暗灯火的小卖部,择了一家而入,看店的夫妻俩厚实本份。拣一些小食和水,多了怕背了太沉,少了又恐辜负了自己。

天未明而起,景区外已是人山人海。跟着队伍一起上了大巴,呼呼地居然便开到了景区的最深处。原来九寨内有三段景点,走完第一段是一个中心站,之后两段分出两条路,各自位于不同的方向。无论如何,大巴都载着你到最深处,再由自己选择往回看赏这一路的风景,依着自己的脚程和体力,或徒步,或乘车。

_MG_6984

 

冷风凛冽,同游们禁不住这刺骨的寒意,小伙子们买了羽绒服,姑娘们挑了藏族披肩和围裙,把自己紧紧地包裹起来。唯独我在成都借了件外套,虽有些凉,走走路也就挺过去了。山区昼夜温差大,到得中午,待那艳阳高挂之时,这些厚厚的衣物将会着实不便。

远处的山头似是白雪皑皑,也不甚高,自下而上,底下这一片茂绿突然便消失了。细细地看了,方知那只是白色的石灰岩,倒也营造出动人的效果。拾级而上,墨绿色的森林中光影斑驳,桦树、杨树那浓密的枝叶挡着初升的太阳,尽力不让暖意透过来。

走上一段山路,搭车下到前处的景点,眼前便开阔了起来。没有高峦遮挡的暖阳顿时驱散了寒意,晒得人舒爽了许多。依着游人的长龙,远离公路,沿着山脚走起了栈道。潺潺的溪流自远方蜿蜒而来,鸟儿落在澄黄的水草上,对望着水中的游鱼,自得起乐,丝毫不理会不远处这一片喧嚣的人儿。

_MG_6994

 

溪水汇流成一处处静谧的湖泊,水清见底,被砍伐的林木横躺在水中如镜中一般。每转过一处山道,这水便呈现不同的样貌,看得人不时拍手叫好。或蓝或绿,远远地望着,心旷神怡。到了近前,枝叶掩映下,却是另一番姿态,柔和的光影映着成群的小鱼儿,忽忽地游了过来,又忽忽地游了过去,别有一番趣味。

_MG_7006

 

有时道旁兀自伸出一条未修过的土路,矮着头悄悄地走过去,透过枝叶却能发现别样的风景。水鸟栖在水中的断木上,隔着丛林,自在地望着前方,亦是自己的一片桃源。

_MG_7065

 

虽深秋未至,湖面也落上了些黄叶,点缀着着澄静的湖面。几只水鸭高昂着头颅,追逐着鱼群,沿着岸边慵懒地划着,丝毫不顾及我们这艳羡的目光。

_MG_7061

 

午时随着众人歇息,胡乱地啃些面包饼干权当了午餐。看着地图,算着时辰,恐怕一天内难以走遍这所有的景点。

顺着潺流而下,已能听得远处的瀑布声。到得眼前,方知是当年西游记拍摄之地,依稀记得唐僧师徒四人在瀑布上方走过的情景,耳边也似传来那令人心潮澎湃的片尾曲。叠瀑哗然而下,与方前清湛的湖面形成鲜明的反差,惹得游人争抢着拍照留念,好一番热闹的景象。

_MG_7137

 

水天一色,宛若仙镜,当地人藉着丰富的想象力给大小湖泊取了许多动人名字,镜海、五花海、熊猫海、箭竹海、天鹅海、卧龙海、老虎海、犀牛海……厌厌地走了一路,也慢慢地看得疲了。自顾着摄影,方知已与队伍走散。

_MG_7138

 

前方的朋友说五彩池有些不一样的景致,赶紧乘车前去另一条岔道。到得近前,满满地游人把池子围得水泄不通。也许是季节未至,没见到传说中的五种颜色。池子也果如其名,相比前头那些“海”小了许多,大失所望。

_MG_7142

 

天色向晚,多数人便乘车回去了,独自又悠悠地走上一程。远离了喧哗的人群,静静地从另一面欣赏了一段美景,拍了好些照片,回来后放大了看,如油画一般,不免心喜。

_MG_7149

 

入夜,随团一道参加藏家体验的活动。大伙儿早已饿得饥肠辘辘,两天来皆未吃上一顿好的。藏民们亦是热情,方始觉得肉少了,稍晚些却只恨自己的胃太小。藏药泡的蛇酒灌下几杯,几分醉意便已涌了上来,不敢多饮。藏族小姑娘拉上几个腼腆的小伙子,脸蛋上抹上红粉,玩起娶亲的游戏。虽知是假,倒也演得逼真,煞是好看。只恨这些小伙子放不开,被人家藏族小姑娘欺负得一愣愣。

不知觉夜已深了,趁着酒意大伙下了楼,围着篝火跳起了舞。所有人脸上都挂着欢快的笑容,乐呵呵的又蹦又跳。摇曳的火光下,藏民们兴奋的呼喊着。无论是真是假,总规挣到钱是快乐的。

_MG_7150

 

入川

简记成都之行。

锦里

俗语有云,少不入川,老不出蜀,过了而立之年方才踏入川境,在成都待了三天三夜,人到中年,也体会了一把这闲适的生活。

飞机在双流机场落地,一如既往的阴天,灰蒙蒙的一片,与东部沿海城市别无二致。打车进入市区,高楼不多,现代化的痕迹不似上海那么明显。因不急着赶路,走起来人也显得特别慵懒。

三天里吃了很多顿火锅,辣油瞧得全身冒汗,入口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辣,个别菜有些发麻,麻得嘴没有知觉。三天里喝了很多场酒,似乎注定这趟旅程应该多喝一些,好忘记身边的那些烦恼。

下了飞机,放下行李,趁着第一天没活去了趟锦里,已经完全商业化的一条观光街。各种小摊小铺兜售着在其它古镇也能瞧见的玩意,只是多了一条美食街,吃的东西却卖得很贵,只能浅尝辄止。

入夜了又去闻名遐迩的宽窄巷子走了走,酒吧、美食的商业巷子,失去了其本应有的特色,了然无趣。

宽窄巷子

第二夜醉酒至九时,被人从床上叫起来,赶去玉林吃了串串香,味道很好,却无心情。至午夜,又赶去第三场唱歌,听着朋友们歇斯底里的呼喊。凌晨三时先回,第二日还有工作。

第三夜约了高中同学H,一别经年。首次跨入中科院的大门,似校园和生活区的混合体。H带我去吃火锅,再一次见到了他的爱人,非常热情,不停地给我夹菜。H给我讲述着他在野外考察的故事,他的爱人则在一旁陪我听着,时不时的侧过脸,带着爱意深情地看一眼H。令人羡慕的一对。

饭后随H夫妇逛了川大,夜幕低垂,虽只能瞧个大概,但这美丽的校园已能令人浮想联翩。

参观了H的新房,地中海风格的装饰,宽敞的空间,再次让我羡慕一把。

H开车把我送到宽窄巷子,与同事醉酒至凌晨一点。

连续两夜便吃不消了,第四天上午抽空回房睡了一刻钟,果然老了。

结束一周的工作,随同事去了趟都江堰,天气不好,走马观花。

都江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