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日记(四)

其实这两天一直在考虑接下来的行程,腾冲没必要待这么久,若是去瑞丽又来不及。本来买了五日下午五时的票,怕路上万一耽搁了赶不上后天的飞机,于是下午去车站问了问,改为今晚六时四十的车,这样明天可以在昆明待一天缓一缓。

早上比昨日晚起了一小时,院子里其他人还在睡觉。天色依旧阴阴的,还没有从昨夜的大雨中缓过来。背了相机出门往和顺的方向一直走,也不是很远,约四公理路,只是感叹运气不好,没有碰到好的天气,路上天又断断续续地落了几滴雨。

镇口

和顺是建在山上的一个古镇,因为北京爱情故事在这取了景,许多男女也慕名而来,有的还特意在这住一晚,以期有些好的遭遇。镇里头现在也商业化了许多,开了不少客栈和酒吧。当地人也有自己开小餐馆的,也有在路边贩卖着当地特产的,诸如玛卡什么的,看介绍应是壮阳补精之物。

看取景的地方很多,也许这两日也有些乏了,放慢了脚步,慢慢地在里头走。门口走进去便是和顺图书馆,听说藏书颇丰,只是我进镇的时候没买门票,也进不去。图书馆下方的路边一位老奶奶坐在那卖松花糕,看年纪很大了,便买了三块。浓绿色薄薄的一小块,下面垫着粽叶,表面涂着一层奶白色的奶油,混着些花生末。入口微凉,带一些甜味,不腻,总的来说还是不错的。

和顺图书馆

又在路边的小摊里要了粥、油条、鸡蛋,好好地吃了早饭。其实这儿的特色是豆粉,看了不合口味,这次来也没吃。

沿着一个方向往山上走,不走那些往镇中心去的小巷,环着小镇也渐渐地越走越高了。小路较窄,一边是沿街的店铺或屋舍,一边是山坡,透光花丛可以看到山脚下的农田小河,进来时路口的牌坊,以及远处淡灰色的山峦。凉风拂面,走起路来一阵舒爽。

拐了个弯,见到了明信片和宣传画上的寸氏宗祠。本以为门前是个广场,到了近前方才发现门口就只有这么一条窄窄的小路,还在半山腰上。怪不得那照片用了广角镜拍摄。

寸氏宗祠

里头不验门票,走进去瞅了瞅,也不大,木制的阁楼,中间一个院子,一个大房间里堆着外头看到的本地特产,其他房间都空着。

出来时外面又落了些雨,又来了些游客在门口拍照。继续沿着坡道而上。因为走的是镇的外围,人也不多。偶尔看到几个游客背着包出了客栈,准备离去。

一直走到财神庙,再往上就进到山里了,树林郁郁葱葱的,不见人影,估计走一会就能到山顶。于是转身回来,在下面一个岔路口往镇中心的方向走去,渐渐的也繁华起来了。客栈和饭店都多了起来,但都闭着门,冷冷清清,也许还太早罢。一些客栈的外面墙上挂着各种口号标语,一般都写着“爱情公寓”、“求艳遇”诸如此类的,也有老板娘找老公的,又找到了中国旅游古镇那种熟悉的味道。

路牌

继续往里走,到了镇上的集市,卖肉的、卖菜的都挤在一起,地方狭小反而显得热闹。没想到这儿的菜场在半山腰上,当地的居民应都住在山上,只是现在好多屋舍都租了出去做客栈。外面的人走了进来,里面的人走了出去。

穿过镇到了另一头,豁然开朗。一大片平静的湖面出现在前方,湖上栖息着白鹭,湖边居民们在洗着衣服。往山下看,湖边有条水泥走道,摆着各种摊子,贩售玉石什么的。看有游客从前方走过来,估计前方也有路口可以下去,于是继续沿着上山的路前行。

白鹭

一路上又看到了几家祠堂,都修得很漂亮,但都验门票。这边的景致又和上山时的那一头差别很大,道旁树木参天,遮天蔽日,显得特别幽静。偶尔会从路那头过来一条小狗,旁若无人的小跑着。

走到路的尽头,坡道往下是一个大广场,一棵巨大的榕树下几位当地妇女坐在那卖着松花糕。榕树旁是一个池塘,对面依山建了座楼阁,一条小道伸向湖中心的凉亭,看这边的通道口有人守着,也是要验了门票方能进去参观。

榕树的另一侧是网上介绍的洗衣亭,亭上的横匾上刻着“洗衣亭”三个篆字,两侧木头柱上挂着篆字对联。其实小镇里头已见着三处这样的洗衣亭子,不知为何这处特别有名。

洗衣亭

亭边上山的小路边修了一排木棚,都是卖土特产的,上午也没人。最底下一家挂着“蔺大妈松花糕”的牌子,特别注明了上过中央电视台。看店的人无精打采的,没什么游客也没生意。

沿着坡道往上走,是艾思奇纪念馆和艾思奇墓,因为一辆轿车挡了指示牌,寻墓时走过了路口,一直走到深山里头了。

到墓前看了艾思奇的介绍,原来是早年参加革命的共产党员,和顺碓村人。在延安担任过抗日军政大学主任教员,《解放日报》主编等职,主要做马克思主义哲学中国化研究,建国后做过人大代表、政协委员。顿时失了兴趣,转身下山。

沿着湖边走回去,天竟好了起来,一下子转晴了,阳光照得人刺眼,天色也转蓝了。

在湖边的长廊小憩稍许,听湖对岸传来音乐声,之后有童声念道,“下课了,老师您辛苦了”。原来对面一牌房子是这儿的学校。约莫十分钟后,音乐再次响起,“同学们,上课时间到,请回到教室”。

童年真好。

在湖边迤逦而行,酒吧开满了一条街,只是这时候还都关着门,门口挂着的标语也大胆了许多。

整个腾冲都开满了紫红色的三角梅,和顺也不例外。雨后的阳光下更显得娇艳欲滴。

找路人帮忙为自己留了个影。这些年独自行走,自己留下的照片却很少。

留影

出了古镇想起来忘了写明信片,又转回去找邮局,上山又走了一趟,问了一路寻着时却关着门,原来今天是周日,不营业。

看时间也不早,在镇口要了碗大救驾当了午饭。

回到旅舍,问了老板娘邮局的方位,又走到凤山路闹市的邮局写了明信片,天上下起了太阳雨。坐了公交车去旅游客运站改签了车票。回到旅舍和老板娘告别,背上包又走到凤山路北端的超市买了果脯和咖啡。出来后发觉相机的存储卡忘在旅舍的电脑上了,又走回去拿了。感谢老板娘的热情款待,再次道别。

红房子青年旅舍
红房子青年旅舍
|2|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