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日记(三)

天气预报说腾冲这两天是中雨转小雨,旅舍的老板娘说腾冲的雨季就是这样,不会一直下,落一阵停一阵。

早上六时半起床,出门的时候整个院子里的人都还没起来。根据昨夜老板的指点,出了巷子,左拐上腾越路,一直往北,到第二个环岛再右拐,走了约两公里路,在协和门诊部旁就找到西门客运站了。去火山公园的车正巧要走。

到目的地时已然七时三刻。奇怪的是,大门口冷冷清清,人影都不见一个。径直走了进去,看到两个晨跑的中年人正准备回去,问了说热气球大约要到十点才有。

火山公园内有大空山和小空山两座死火山,走到路的尽头便是大空山了。沿着陡峭的石阶攀至山顶,植被繁茂,中间一个巨大的坑被绿树遮掩着,看不清切。环着火山口走了一圈,无甚特色。

回望来时的路,景区入口处一条直直的水泥石板路通至山脚。天阴沉阴沉的,乌云更厚重了些。远方山峦起伏,白雾缭绕,山脚农田瓦舍,隐隐约约。

下到山麓,几个师傅正在准备搬运热气球,豆大的雨点便落了下来,瞬时已是密密的阵雨,只能到一旁的凉亭避雨,师傅们也赶忙搬了器材回去躲雨。看了看表,已近九时,售票的师傅坐了电瓶车才姗姗来迟。晚上回旅舍时,老板娘说我起得太早了,一般人都睡到九十点钟方才起床出去玩。

看雨渐渐地停了,那些师傅居然跑去对面的路边除草了。上前问了今日是否还有热气球,若是没有就准备离开了。头儿看了看天,说再等会,等再刮点风。

准备

依旧踱回凉亭歇息,不一会儿,头儿喊我买票,道十分钟内便可坐上。赶忙购了票,走近了看他们摆弄气球。先是把两个煤气罐搬入吊篮,再把气球连上,旋紧挂钩,两侧各放一个鼓风机往气球内鼓气。待气球慢慢地膨胀大了,点火往里头喷入热气,气球便慢慢地竖起来了。头儿说我运气真好,很多从北京、上海来的游客只为坐坐这热气球,但不是每天都有,若是碰着雨天便飞不了。今天本来落了阵雨,没想到雨歇后太阳竟出来了。头儿喊我们几个买了票的游客爬入吊篮,一回约能载上四五人。头儿站在当中,不时地往上喷出几口火焰,气球便开始离地了,不一会儿已升得很高。头儿与我们讲解着,原来这儿是一片火山群,共五座。大小空山在火山公园内,其中大空山是顶上最圆的,一旁的便是最高的黑空山。

俯瞰

停止鼓气后气球便慢慢地下落了,整个过程约十分钟。为了节省时间,一名游客爬出吊篮的同时,另一名游客便爬进去。待我转身离开时,第二批游客已经升空了。

渐行渐远,回过头来从地面上看飘在空中的热气球却是另一番滋味。

热气球

出了门,准备去柱状节理,看照片还是不错的。没有公交,只能等人拼车。一个人出行就是不方便,多数游客刚来火山公园,出来的仅我一人。和门口的司机师傅聊了阵,最后还是一个人包了车前去。司机师傅放下我后指点了路径,互相留了电话,若有事还可以再找他。

日正当午,阳光充足。下到山底,过了桥沿河而行。两岸峭壁石头呈柱状,一些似木棍贴着崖壁,一些又似一根根木棍插入了崖壁。这种景观是火山岩特有的。当岩浆喷出地表流溢静止后,表面快速冷却,下面的岩浆因温度逐渐降低而形成半凝固状,内部出现多个压力中心,岩浆向压力中心慢慢冷却,产生张力场,在垂直岩浆冷却面方向上形成裂隙面。在此过程中,岩浆中的矿物结晶析出,组成的岩石便成六棱柱状。

路的尽头是座小水电站,不让游客进入。回想此前明信片上看到的景色当在里头,只是现在不允许入内,颇为失望。

偶遇一位在拍照的姑娘,独自一人包了辆车从黑鱼河过来,正巧也要原路返回去北海湿地,便一起同行,我亦省去找车的烦恼。

柱状节理

姑娘是在北京当医生的山西人,聊下来发觉研究生竟是校友。她已经玩遍了国内,还去过欧洲印度,真是比我强太多了。

在岔路口往另一个方向前去,走上一段便是黑鱼河。茂林中的一条小河,没甚景致,居然也成了旅游景点。两岸当地居民摆满了小摊兜售烤黑鱼和水果。买了四个苹果,出了景区,坐车到路边找了家饭店,点上当地特色的黑鱼、野菜、蒸饭,鲜美无比,饱餐一顿。女孩子果真还是重视吃的,若是我独自一人,可能就胡乱地吃点将就过去了。

前方不远处便是北海湿地,刚买了票天就下起了瓢泼大雨。一眼能望满的葱绿的草垛上盛开着蓝紫色的鸢尾兰和金黄色的马蹄金,人工修的木栈道曲曲折折地通向湿地的中心,两侧修了铁丝网,不让游客踏到草垛上。白色的野鸭在湿地之间觅食,时而扑通飞起,摆两下双翼换个地方。

少数游客撑着伞坐了游船,经过湿地间的小河由湿地中心返回入口处。多数游客则缩在蓬下避雨,待落得小了再步行回去。天气不好,景点也乏味了许多。

北海湿地

后来在旅舍时,老板娘说应该找个当地的师傅,包辆车,在景点周围转转,还可以到草垛上走一走,地方也比景点那一小块地方大得多。我抱怨老板娘怎么不早说。

回来的路上,北京的姑娘说每晚在玉泉园有少数民族的表演,晚上可以去看看。回到旅舍后歇息了一阵,便跑去了玉泉园。在园的尽里头有一个小广场,约六十三刻,傈僳族的帅哥美女们在中央生了火,围成一圈伴着音乐跳起了民族舞。一下子想起了三年前第一次来云南时在香格里拉见到的相似的情景。和其他游客一样,也加入了他们的队伍。无奈没什么天赋,步法过于难学,跳了会便退出了。几个傈僳族的男同胞跳得特别好,动作幅度大,扭得自然,充满热情。而女的略显矜持,稍稍有些机械。一些汉族大妈也跳得不错,想必天天来此,也跳得熟练了。还有妇女背着小孩在跳,有刚会走路的娃儿在一旁扭着,特别可爱。也只有在这偏远的地区才能找到这种单纯的快乐了罢。

傈僳族舞

七时三刻,舞会结束。北京来的姑娘说,有些时候会有上刀山的表演,只是今日没有。她天天来,傈僳族的小伙子都认得她了,跳舞时三番几次地喊她加入。

天黑后去玉泉园餐厅点了当地的特色土锅子、大救驾,再次美美地吃了一顿。

|2|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