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冲日记(二)

半夜一时半,车灯突然亮了起来,说是停车休息。刚开始还能瞅着师傅在车下抽烟,后来关了车灯便不见踪影了。下了车方便,只见车停在山坳里,周围一片黑黝黝的,远处模模糊糊似也停了辆大巴,没有灯火。怪不得这车要开十三个小时,这半夜估摸着要歇上几个钟头。

禁不住困意,上车重新躺下,迷迷糊糊地睡去了。也不知过了多久,隐约觉着这车再次启动行进了。再醒来时,外面的天已露出了鱼肚白。车子震得厉害,估计正在高黎贡山上盘旋,晃得人左摇右摆,车里婴儿啼声也随即大起,却丝毫减不了我的困意,很快又再次睡去。

直到车上人声嚷嚷,才知已到了站。看了时间,八时三刻,正好开了十三个小时。赶忙下车,找售票处买回去的票。周围立刻围上来一堆师傅,操着云南口音问去不去和顺,也有递过来名片做导游的。笑着一一拒绝,买好票在路边问了路,坐小巴去县城中心。

天色微蓝,日光刺眼。在车上查着百度地图,发现没有导航信息,还好县城不大,借着地图寻去即可。

下车后朝西而行,对面路边突然冒出几个拍照的游人,原来不知不觉到了滇西抗战纪念馆,一旁便是一直向往的国殇墓园。

滇西抗日纪念馆

三年前父亲住院,病床前夜读《父亲的战场》,阅毕潸然。如今总算心愿得圆,来此祭拜短短七十年后便已为多数国人所遗忘的抗日先烈。

纪念馆不收门票,但不能拍照。寄了包裹,踱步而入。馆内游人比想象中的多,多在静静地看着抗战遗物和文字说明。几个导游大声向游客介绍着这段历史,腾冲战役、松山战役、龙陵战役……虽然读过这段历史,还是在一旁听了一段,为那壮烈的一幕幕所动容,第一次觉得导游的伟大,心下为这座纪念馆叫好,让国人毋忘这远去的历史,记住这些烈士的名字。

后来听旅舍的老板说这座纪念馆建起时投入了两亿元。

一旁墓园的墙上刻着每一名牺牲先烈的名字,还有美籍、印籍烈士的名字。长长的烈士墙底部摆满了菊花,在耀眼的阳光下格外夺目。一中年妇女带着尚小的女儿向其讲解这段历史,道:很多牺牲的军人还是孩子,死的时候还很年轻。

中国远征军名录墙

墓园入口处买了朵菊花沿中央小径行至忠烈祠,大堂中央是孙中山先生的画像,两旁摆着花圈,庄严肃穆。上前插上我的鲜花,深深鞠了三个躬,淡淡的檀香扑鼻而入。堂外两侧立着几座碑,依次为当年的腾冲县长张问德答田岛书、腾冲国殇墓园落成祭文、国民政府军事委员会布告、告滇西父老书、腾冲忠烈祠碑,以及国殇之歌。腾冲一役,歼敌一万多,我军牺牲两万余人,几以对方两倍之人力赢下战役,惨烈异常,收复江土是多么不易。

忠烈祠

忠烈祠南侧是盟军阵亡将士纪念碑,亦摆着鲜花和花环,对面一座石碑上刻着美国前总统布什给时任保山市长熊清华先生的信。当年美军派出飞虎队助我抗日,开通驼峰航线飞越喜马拉雅山运送弹药物资,刚研制出火焰喷射器即投入滇湎战场,无奈一朝江河变色,变友为敌,叫人怎能不唏嘘命运之弄人。

盟军阵亡将士纪念碑

忠烈祠北面山坡上密密满满的座落着英烈的墓碑。自下而上依次为三等兵、二等兵、一等兵,……,少将、中将。拾级而上,山顶高耸着远征军第二十集团军克复腾冲阵亡将士纪念碑,正中刻着“民族英雄”四个蓝色的大字。

远征军阵亡将士纪念碑

墓园北侧是中国远征军抗日阵亡将士墓以及中国远征军抗日纪念碑,找了个路人拍照留念。

东北角为碑林,誊刻着国民政府高级官员的题字。

墓园门口一边的角落里孤零零地有座“倭冢”,这便是余戈在《1944:松山战役笔记》中提到的日本幸存老兵过来祭奠战友被作者呵斥的日本战死官兵墓。

国殇墓园北面,隔着一条小径是腾冲县革命烈士陵园,正奇怪陵园内为何会有毛泽东的题字,细看墓碑,方知是建国后在和平年代逝世被追封为烈士的共产党人。

青年旅舍离墓园不远,在一条红砖房子的小巷中。空空荡荡的,并非旺季。寻了个床位放下包,向老板问了路便再出门,前去热海。

随便吃了碗米粉,向当地人问去热海的公交车在哪坐,热心的阿姨生怕我走错,跟着指点方向,直看我寻到了才放心离去。

上车投了一元,开出好远,司机师傅小心问我投了多少,连声对我说不好意思,去热海要三块钱。搞得我都不好意思了,心下慨叹腾冲人真善良,真热心。

景区的门口有穿着少数民族服装的中年妇女上来兜售鸡蛋和泳裤,小心地拒绝了购票而入。

全程步行,天空时阴时晴,走得身上湿一阵干一阵。路过一处地热喷泉,走近了一阵阵热浪袭来,空气中弥漫着白色的浓雾。

热海

沿着山路前行,山旁多处冒着温泉,多有八九十度,池水滚着沸腾的水泡。

景区最深处便是最为著名的地热大滚锅,一旁摆着刚煮熟的鸡蛋和花生,多数游客在此歇息。由此便调头往回走,出了景区了。

若是不泡温泉,热海其实是无甚意思的,而且泡温泉价格高昂,要几百块钱,回去后听旅舍的老板说附近的荷花乡只需四十块,而有些农村里甚至只需十元。

热海大滚锅

回到市区,看地图往来凤山国家森林公园行去。出门时旅舍老板称这是一个当地老人家晨练的市内公园,然山路之陡仍爬得我大汗淋漓。天阴了下来,稀稀落落地下了些小雨。山路上只我一人,树木参天,绿荫蔽日,蝉鸣唧唧,坟茔交叠。及至山顶,但见文笔塔静静地矗立在那,几名游客方才参观完准备离去。

来凤山位于古腾冲城墙外,堪称腾冲之天然屏障,滇西反击战时为日军死守之要塞,后被我攻克,自而收复腾冲城。

下山后行至麓北来凤寺,不售门票,入内无人搭理,只闻僧人诵经之声远远传来,伴随着树梢布谷鸟的布谷布谷声。

来凤寺

天色向晚,出了寺门,之前见过打扫卫生的少数民族老奶奶在门侧坐着。朝其淡淡一笑其便起来双掌合十,朝我鞠躬念道阿弥陀佛。马上还了礼,与其攀谈起来。老奶奶问我从哪儿来,是否一人,还邀我入内一起用晚膳。告诉她现在吃饭太早。老奶奶叫我有机会再来,答道一定还会再来的,互相行礼告辞。

一路上老奶奶慈祥的笑容在脑海中久久难以忘怀,若天底下寺庙皆是如此该有多好。

天落起了小雨,趁天未暗又去了叠水河瀑布,号称中国唯一的城内瀑布。比想象中的好些。

叠水河

吃完晚饭回来遇到一个八八年的小伙,来自河南,刚辞职。一路搭车玩遍了整个云南,向我叙述着一路上的故事,明天将去最后一站瑞丽。

年轻真好。

 

|2|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