入川

简记成都之行。

锦里

俗语有云,少不入川,老不出蜀,过了而立之年方才踏入川境,在成都待了三天三夜,人到中年,也体会了一把这闲适的生活。

飞机在双流机场落地,一如既往的阴天,灰蒙蒙的一片,与东部沿海城市别无二致。打车进入市区,高楼不多,现代化的痕迹不似上海那么明显。因不急着赶路,走起来人也显得特别慵懒。

三天里吃了很多顿火锅,辣油瞧得全身冒汗,入口却不像想象中的那么辣,个别菜有些发麻,麻得嘴没有知觉。三天里喝了很多场酒,似乎注定这趟旅程应该多喝一些,好忘记身边的那些烦恼。

下了飞机,放下行李,趁着第一天没活去了趟锦里,已经完全商业化的一条观光街。各种小摊小铺兜售着在其它古镇也能瞧见的玩意,只是多了一条美食街,吃的东西却卖得很贵,只能浅尝辄止。

入夜了又去闻名遐迩的宽窄巷子走了走,酒吧、美食的商业巷子,失去了其本应有的特色,了然无趣。

宽窄巷子

第二夜醉酒至九时,被人从床上叫起来,赶去玉林吃了串串香,味道很好,却无心情。至午夜,又赶去第三场唱歌,听着朋友们歇斯底里的呼喊。凌晨三时先回,第二日还有工作。

第三夜约了高中同学H,一别经年。首次跨入中科院的大门,似校园和生活区的混合体。H带我去吃火锅,再一次见到了他的爱人,非常热情,不停地给我夹菜。H给我讲述着他在野外考察的故事,他的爱人则在一旁陪我听着,时不时的侧过脸,带着爱意深情地看一眼H。令人羡慕的一对。

饭后随H夫妇逛了川大,夜幕低垂,虽只能瞧个大概,但这美丽的校园已能令人浮想联翩。

参观了H的新房,地中海风格的装饰,宽敞的空间,再次让我羡慕一把。

H开车把我送到宽窄巷子,与同事醉酒至凌晨一点。

连续两夜便吃不消了,第四天上午抽空回房睡了一刻钟,果然老了。

结束一周的工作,随同事去了趟都江堰,天气不好,走马观花。

都江堰

|2|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