漫游京城

雍和宫牌楼

天蓝得发透,纯净得没有一丝云彩,阳光尽情地洒满街边的每一个角落,晒得路边的树儿有些发蔫。京城一改多日的阴郁,仿佛将日头都积聚起来,想给天子脚下忙碌了一周的人们暖和暖和身子,却又一不小心过了头。

这些年几乎每年都会来京城,变换着季节体味这皇城根儿。每回都会过来看看几个朋友,却碍于时间太短,每回又不能见个遍。来的次数渐渐多了,也对这京城慢慢熟了。

每回又都挤些时间到处逛一逛,漫无目的的,走一走,看看这京城的人儿,瞧一瞧这熙熙攘攘的游客。只是一个人,走起来快,也不累。遇见那些热恋中的人儿,那些享受着天伦之乐的老人家,便停下来,会心地望一会;逢上那弹着吉他,在街边、在地道里用心唱着的男儿,便停下来,放下一枚硬币,站着静静地听会;若是碰到那旅行团,便快快走开,人各有各的兴致。

每回挑几个没去过的地儿,来了几回,也慢慢地看遍了这京城的景致。

忙完上午的工作,约了A一起吃个便饭。刚生完孩子的A气色好了许多,一脸的幸福。看了A儿子的照片和视频,白白胖胖,煞是可爱,只是天生蛋白质过敏。这已是一周内听到的第二起了。忆起我等小时,该吃啥就吃啥,却从未听过这等毛病,兴许是这越来越糟的环境所致。

午后无事,一个人慢慢地往雍和宫踱去。国子监街绿树成荫,道旁的小贩们高声叫卖着玉米和老北京冰棍,一群中学生挤在摊边,拿着玻璃罐装的酸奶,欢快地吮吸着。国子监和孔庙的大门外,拥簇着几个旅行团,导游们耐心地讲着行程安排。临雍和宫大街口上,已经开满了各种佛教用品店铺,卖书的,卖佛像器具的,不一而足。北面一家小四合院门口扎着一堆游客,一位女导游站在台阶上,高声放开嗓子,讲着这是京城第一四合院。没细听为啥第一,侧着身踅进去瞧了瞧,小小的院子倒是开了几家“博物馆”,收费高昂,一旁挂着算命大师的宣传照,一个穿着便装,戴着圆框眼镜的光头男人叫上一位刚从“博物馆”里出来的中年人,硬拉着要给他们算命。这中年人看相貌应是个生意人,对此颇有兴趣,钻进了大师的小房间,只是我一回头,已出来了。兴是这大师心急,过早提到那收费标准了。

雍和宫大街上的佛教店铺更是琳琅满目,汉传佛教,藏传佛教,泰国佛教,也许在这条街上,满世界佛教的用品你都能找到。问了路,寻到雍和宫大门。一位大娘盯着要我买香,说她手上的只要二十块,里头可要六十块,贵三倍!笑了笑,这大娘赶不上我的脚步,后脑勺只闻其低声嚷嚷,“进寺庙不烧香可要……”

雍和宫比想象中的大许多。过了检票的牌楼,便是一条笔直的林阴辇道,尽头方是正门,名曰昭泰门。里头开始便已是香烟袅袅,男女老少,各色人等皆有。日头太足,也有许多走累了的游客、香客坐在庙檐下的长凳上休憩。一群群老外,带着好奇的神色看着眼前虔诚的香客。

昭泰门北边是雍和门,步入雍和门,应是这儿最大的院子,前方便是雍和宫。雍和宫建于康熙年间,原为雍正的府邸行宫,后在乾隆朝改为北京最大的藏传佛教寺院。再往北是永佑殿和法轮殿。法轮殿的两侧是两条窄窄的走道。一抬头便能望见前方悬于半空之中的楼阁走道,瑰丽悬奇。原这两条空中走道分别由万福阁连向两旁的延绥阁与永康阁,美轮美奂,好不雄伟。

万福阁之后便是整座寺庙最北的绥成殿,此处已无多少游人,安静了许多。拾步而入,一中年妇女高举香火,以泪洗面,依次在三座佛像前嗑头行礼,喃喃而语,似心中有无限之苦无处诉求,只能来此,冀佛保佑。只是这大千世界,又有谁懂其心。信佛之人皆知命中皆有定数,此刻之苦许是前世所造。望佛能体其之心,解其之厄。

_MG_6457

走出雍和宫,有中年妇女凑上前来,道小伙子面相真好。回过头去,莞尔一笑,大步离去。

这年头,大家出来混口饭吃都不容易。

日近傍晚,有友人网上告知此庙求姻缘最是灵验。心下淡然,一切随缘罢。

 

|2|left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