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南环岛骑行记(四)

到了西线就显得寂寞了,也许是过了“五一”假期的缘故,路上的骑行者几乎见不到人影,往往过了许久,方才看到对面骑过来一人,点点头,招招手,就这么过去了。西部也不像东部那么繁华,常常得骑好久的路方能遇到一座小镇。

崖州镇有一座古崖州城,城墙肇建于南宋,可惜在宁远河的南岸,我们不可能再骑回头路——那至少得浪费半天的时间。于是乎,三个人穿过小镇,再次出发了。

包里的明信片也越来越少,途经九所镇、黄流镇,都没有买到,像这种非旅游景点的小镇,实在没有出售明信片的必要。好在第一天在海口时买了十张,足够一天写上一次。

_MG_5751

途经simoom在上海时就惦念着的莺歌海盐场——听说他小学的课本上有这么一篇课文介绍,我和kati的没有。往海的方向折过去骑了一段,遥遥地望了几眼,实在没啥好瞧的,继续我们的旅程罢。

在黄流吃了中饭,给自行车链条重新上了油,继续我们的行程。

傍晚抵达板桥镇,坐小三轮去海边看日落。驾车技术高超的师傅告诉我们他的祖上曾在清朝做左侍郎,被皇帝罢官后全族的人被流放到此地,繁衍至今。七十年代时这儿都没人敢来,不似现在有这么多游客,更别提我们这种骑车的人了。

板桥镇

两个人在海滩上钓鱼,远方一字排开的风轮在晚风中缓缓地转动着,血色的夕阳把大海映得通红,又迅速落了下去。没有游客的海滩真是美好。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六天 涯城-黄流-板桥

(怎么从这天开始simoom不记录里程数了呢?中间还有九所、佛罗)

离了板桥,中午行至东方市。留着simoom & kati在店内吃中饭,一个人冒着倾盆大雨在市区里找邮局,可惜全身淋了个遍寻了三家也未买到明信片。顺路人生第一次买了卫生巾。瞧准一家路边不大不小的超市,搁下没有锁的自行车,卸了雨披。让店门口的服务员小姑娘帮忙看下车,随即问道“请问卫生巾在哪”。之后便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挑了包最贵的,结了账大摇大摆地出门,留下门口躲雨的众人望着我那远去的潇洒的背影。

往叉河去时,依着百度地图拟拐向小道,好在道口歇息的当地村民告诉我们刚下过暴雨,路已被淹,劝我们还是走国道。过了一座大桥,道旁开始出现香蕉林。一串串香蕉不知何故被人工包裹在墨绿色的塑料袋中,不禁多瞧了两眼。彼时哪知两天后我们还会穿行在香蕉林中,折磨着自己和各自的坐骑。

_MG_5775

夜抵昌江县,此行除了海口、三亚住的唯一的一座城市。快进县城时,看到好多房子依旧是五六十年代的风格。散养的黑猪随意地穿行在水泥路上,瞥上一眼,相貌和野猪差不多,忍不住发怵。

而市中心,仿佛让我们回到了九十年代初。

*转自simoom & kati’s blog:第七天 板桥-东方-叉河-昌江

(怎么漏了感城镇呢?这个我以为是党取的名字,后来发现是隋朝时取的……)

|2|left

《海南环岛骑行记(四)》有3个想法

  1. 话说,不是叫做感恩镇吗?昌江怎么不叫什么山啊,就是一山城。。
    另外,本来那么感人的为了爱情冒雨买明信片的片段,干嘛非的老提卫生巾的事情啊。。

  2. 六七十年代不敢去,是因为经常有特务抢滩登陆,去了就被人怀疑了。

    感城镇,我一直以为是基督教建的,叫这种名字。我党一般都是叫红旗啊,团结啊,解放啊,胜利啊,共青啊,如果是叫文革的,估计名字已经改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