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行纪——寻找措美峰

IMG_4785

第一次听说措美峰是在杨显惠老师的《甘南纪事》中。书中形容这甘南第一高峰“在这白色的山岩上,又拔地而起,耸立着尖尖的八九座石峰,直愣愣地戳向蓝幽幽的天空,像是举起的一排刺刀,又像是插箭台上耸立的一簇箭杆”、“闪烁着蓝盈盈的亮光,像是镀了一层蓝色珐琅”。

刚到兰州的时候便向大仙提起这次打算去措美峰——甘南第一高峰。大仙皱起眉头想了一会,摇摇头说没听说过,问我是从哪得知的。我告诉大仙是在《甘南纪事》中看到的,书中写得太美,好不容易来一次甘南,错过了觉得可惜。

在路上的时候,大仙发了短信,告诉我帮我在网上查到了,措美峰在迭部县尼欠沟村,是迭山的主峰,但还未开发,无人居住,特别是最近甘南连日下雨,恐怕很难过去,希望我能顺利实现梦想,也叮嘱我注意安全。我说没事,我不是探险家,也没带什么装备,只要让我在山脚下看一眼就满足了。

住在夏河县尕让家时,算房钱的那天早上尕让过来找我聊天,向他问起措美峰。尕让同样是皱皱眉头,知道那边有些山很高,但从来没听说过措美峰,让我到那边再问问当地人。

在郎木寺的那个晚上,坐在旅舍老板的家里,一边喝着奶茶一边和老板一家人聊天。再次问起措美峰,老板一家人也都没听过。问我会不会藏族人叫另一个名字,这一下子把我给问倒了,这个可能性不是没有,但杨显惠老师也是藏族朋友带他去的,按理说告诉他的应该就是藏语名字。热心的老板拿出地图,指了指地图上离郎木寺较近的一座高峰,问我会不会是那座。看了看不是,都到四川境内了,哪可能是甘南第一高峰。

扎尕那的村民们非常热情,走在路上就不停的有人喊你好,问我从哪里来。问起工程队的几个师傅知不知道措美峰,也是一脸茫然的表情,都说不知道。突然一个小伙子拍拍脑袋,问我是不是措妹峰,就是发音不一样,措字轻声,第二个字去声,看样子就是了。小伙子兴奋地嚷道,措妹,我去过,在尼欠沟那边,是很好高。边上几个哥们马上来了兴致,“比扎尕那这几座山还高吗?”“当然,高多了,高得不得了,很高很高”。

总算问到措美峰了,住处的老板帮我联系了迭部一个开车的兄弟,扎尕那人,拍着胸脯告诉我那人很老实,包车去措妹在价格上绝对不会坑我。

IMG_4787

夜间下了一场大雨,清晨离开扎尕那时整个山坳里都布满了浓浓的雾气。到了迭部,打电话给开车的师傅,答应带我去措美峰。只是天刚下过雨,浓云密布,恐怕看不到措美峰。

“不管了,去了再说吧,如果看不到只能说我无缘。”

从迭部县城去尼欠沟村的路美得不得了,草木青葱,山水淙淙。用当地人的话说,这地方一点也不比九寨沟差。九寨沟我还没去过,大概就是这个样子吧。

路并不好走,下了几场大雨,很多地方都塌方了,司机师傅不得不开得小心翼翼,但到了漂亮的地方还是会主动停下来让我拍照。

车不停地往山里头钻,司机师傅说前两个这里发了一场大水,好多人家都被冲走了,人都找不到。看路边还有很多木屋七倒八歪地斜在那,已经没人住在里头了。

转了个弯,司机师傅指着远处朝我喊到,看到没,那就是措美峰。云雾缭绕,只能看到两座山的中间有一根巨大的粗粗的石柱子,稍往上一点就钻到云中间去了。

虽然看不真切,看这架势恐怕是擎天柱吧。

路已到尽头,车已经开不进去。师傅愿意下车陪我再往里头走一走,跨过两个独木桥,走过一片石滩,前方一片泥泞,再往里头走就得开始爬山了。云雾益浓,越近反而越看不清措美峰了。

“我们走吧,只能怪我无缘”我不好意思让师傅再陪我走下去。

回来的路上司机师傅似乎很愧疚,责怪天气不佳,运气不好。我倒无所谓,这一路行来,风餐露宿,终于到了措美峰脚下,虽无缘得见,但也经历了许多,认识了很多热情的朋友。

突然发现自己走不动了,在外头似乎太久了,只盼着早些回家。(完)

IMG_4791

 

|2|left

《甘南行纪——寻找措美峰》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