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行纪(六)

山路

两个孩子远远地跑在前头,欢腾地喊我赶紧赶上,说要带我去看白塔和拉桑寺。兴许是刚下过雨的关系,上山小路堆满了泥巴和猪粪,只能小心翼翼地一步步往上爬去。小男孩显得兴奋异常,要和我们打赌谁先到白塔,头顶上竖着的小辫子随着脚步左右摇晃。

山坡上几个外地来的画家坐在那儿认真地写生,几位在画风景,一个女孩子在画一位藏族老奶奶。眼看头顶上随时会有雨滴落下,却也不紧不慢。路过的村民皆会停下脚步瞄上几眼,再抬起头望望远方的风景,欣赏着眼下尚未成形的画作。

一位藏族老大爷背着一个大箩筐,拄着拐杖缓缓地经过,身旁带上两个孩子。另人惊讶地是,大一点的孩子也背着一个小箩筐,筐里如老人一般塞满了柴火。看身高尚只有四五岁。小一些的孩子似乎有点害羞,拽着老人的裤脚躲在身后,怯怯地观望着周围的陌生人。

这里的孩子比城里的要早熟得多,小小的年纪已经帮父母干起了家务活。远远地一个藏族小孩子骑在马背上,悠悠地朝这边行来,也不需要马鞍,稳稳地坐在那儿,朝着我们生生地笑。

背着箩筐的大爷

扎尕那孩子的童年便是在这群山间、草甸上、马背上、牛羊边度过的。到了上学的年纪,便会到附近山外大一点的村子读小学。进入中学,每周就坐一班去迭部县城,过起住校的生活,只有周末才会回家陪陪父母。

到了半山腰,日光突然也透过厚厚的云层洒了下来,较之山脚暖和了许多。前方再无去路,白搭和拉桑寺便在这儿,好几个小孩子已经在这玩耍,加了我们的队伍。寺门紧闭,也许平日是不开门的,只有碰到假日全村的居民才会来这儿拜佛转经。门的两侧各是一个大的转经筒,孩子们特别喜欢,一拥而上抓住围框,抬起两只脚,把整个人挂在了上面,在高速旋转起来的经筒上欢快地大笑着。这就是他们的游乐场,怪不得姐弟两个这么想带我来这儿。

独自一人坐在寺前的露台上沐浴着山间的阳光,孩子们玩累了也过来找我要糖吃。抬头望着郁郁葱葱的青山绿水,感叹若是能生活在如此一个世外桃源该是多么美好的一件事。然而,也许我回忆更多的是那无忧无虑的童年。这群孩子,也会有长大的那一天,跑去外头那花花世界,眼神也不会再如此清澈。

旋转的转经筒

头有些晕。也许是昨晚没有睡好,清晨又空着肚子赶了不少山路,吸了尸气。下了山也不吃中饭,躺下好好补了一觉。

再起来时已是傍晚。外头下起了淅淅沥沥的雨。来了一大拔客人,老板正在热情地下面条招待着他们。院子里太吵,穿上鞋踱了出去,毋需打伞,趁着还有些光亮想再多看一遍山下的风景。

不停地有人问要不要骑马,一百元一次,笑着拒绝。背着相机朝山下小溪走去。路上已湿润了一片,车辆已稀,也许这里的住宿条件太过艰苦,游客不停地开车离开这儿,倒也多了份宁静。汩汩的溪水伴着细雨声欢快地流淌着,云层压得更低了,周围的山峦皆已躲入云中。

路边的马场已然没了生意,几位藏族妇女把孩子打扮得漂漂亮亮放在马背上。包里的糖很快就分完了。征得一位少妇的同意,给她孩子拍了照,没想到周围马上有人过来问我要钱,被羞赧的少妇拦了回去。少妇显得怪不好意思,朝我微微地笑了笑。

回到旅舍,天已黑了下来。那拔游客早已吃饱喝足回房间打牌去了。老板和他的内人热情邀我到厨房里用餐,下了一大碗面片,一盘藏猪肉炒土豆给我。饿了一天,一边向老板表示谢意,一边狼吞虎咽起来。

昏暗的灯光下老板一边削着土豆,一边与我聊天。电视里看不到几个台,提起电视里的新闻太假,一下子有了共同语言。说起四年前藏区的事,老板告诉我完全不是像新闻上说的那样。老板说他很爱这个国家,但现在当官的实在太腐败,无论藏族还是汉族,都是一个样,叹道,“再这样下去,这个国家怎么办啊”。

这一切我早已看清,也早不像老板这样忧国忧民。身为一个普通老百姓,改变不了什么,只能做好自己,不做亏心事,让自己活得好一些,快乐一些。很多事,明白了即可。

第二天起来时山里头还是一片漆黑,老板夫妇还未醒来。静静地穿好衣服,背上背包出门。山雨已然止歇,风吹得浑身透凉却又清爽。

挤上每天一班的小面包车,坐在赶集的藏族大爷大妈、去学校的藏族学生间,一路无话,颠簸地前往迭部县城。

扎尕那

 

|2|left

《甘南行纪(六)》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