甘南行纪(二)

_MG_4585

一同包车的是一对母子。母亲打份得很时髦,看上去根本不像一个儿子已经工作的人。儿子高高瘦瘦,虽已工作,但稚气未脱,只顾玩着自己手中的单反相机,在母亲面前俨然就是个小孩子。看得出,母亲很溺爱自己的孩子。母亲说,每年都会带儿子去几个地方远游,但同时也希望儿子赶紧找一个女朋友,这样儿子可以和女友一起,而不是和她。

这就是母爱吧。

由于各自都需要寄明信片,便约了邮局见面。十点钟,包车的司机急匆匆的赶过来,说要在原定的价格上加一百元钱。原来前几日下大雨,到郎木寺的近路被冲毁了,今天再去得绕一大圈。

忿于司机的这种做法,我们决定别找一辆。正好碰上一个姓马的师傅,提出在原定的基础上加五十元钱。马师傅犹豫了一下,还是答应了。

马师傅是回族人,矮矮胖胖,满脸的和气,已开了好多年出租,经常接送游客去其它景点。甘南交通不便,几个人包车是最经济最方便的,各家旅馆的墙上也多能找到寻人包车的信息。

虽然阴云密布,但出了县城,景色就异常亮丽起来,阳光也时不时地自云缝中钻出来,投下一片阴影。初秋的山头已铺上了一层厚厚的黄色草甸。丘陵上松树、桦树、杨树红绿交映,鲜艳夺目。山麓间或闪出一道弯弯小溪,流水潺潺。

车辆飞快地在山间的公路上穿梭,任由这两旁的艳丽从身旁掠过。我不好意思向马师傅提出停车摄影的要求,倒是马师傅找猜到了我们的心思,这一路也走得熟,在几处路边主动停下让我们拍照。虽不能尽情地记录这一路的风光,倒也留下了不少的回忆。

说起昨夜在夏河的闲逛,马师傅告诉我这儿晚上并不安全,尤其是前两年。08年3月份藏人的闹事依旧深深地停留在马师傅的脑海中。同样作为少数民族,马师傅对那些藏人深感不满,说国家对他们如何好,补贴了很多钱,免征了很多钱,许多藏人已经非常富有,结果还闹事,打砸抢烧。很多藏族年青人虽然有信仰,但进了寺庙很虔诚,出来了却俨然另外一副样子,偷东西、上洗浴城,甚至喇嘛也是如此。

马师傅同样对活佛的不公也极为不满。一般而言,藏族青年犯了事首先会躲进寺庙找活佛处理。若是碰到民族间的事,马师傅说有些活佛却是会包庇同族人的。08的事后来出动了军警,抓了好多人才平息下去。

公路边停了两只秃鹫,赶紧停车,小心翼翼地俯身出去抓拍了几张照片。

IMG_4612

路经一些村子,马师傅会告诉我们,这个村的人很坏,开车的人一般不会在此停留,夜晚更是不敢开车路过的。这些村的村民一般很穷,到了晚上常常会伏在路边,拿石头砸车子抢劫。几年前,甘肃省副省长的儿子和儿媳从九寨沟玩回来经过,东西被抢,女方被八个藏民轮奸。马师傅叹道,还好是省长的儿媳,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找到这八个人,若是普通汉人,考虑民族关系,说不定就不了了之了。

路经尕海湖,马师傅主动提出绕道带我们去参观一下。若是夏天,听说这儿是碧蓝的湖面,成群的飞鸟。而到了秋天,风景也毫不逊色。近处是土黄土黄的草甸,远处是巍峨的雪山,红色的瓦房,黑色的牛群,映入眼帘画面让人顿时舒坦起来。这是一种何等惬意的田园生活啊,真想长留此地,久驻不去。

一拔又一拔人来来往往,笑声响彻天地,久违的暖阳烘得人懒意洋洋。不能让马师傅在此等我们太久,不能让马师傅在黑夜里赶中回去,走那段他不想走的危险道路。

车抵目的地已近傍晚,成群的车辆堵在泥泞的路口。远方云雾之间高耸着雪山,左侧的山头伫立着红岩,右侧的山头上便是闻名遐迩的郎木寺了。

_MG_4595

|2|left

《甘南行纪(二)》有4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