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得太迟

走出地铁站,天已完全黑了下来。街脚处,冷清的商场透过乳白色的雾汽洒过来一片光亮。凉意穿过一旁梧桐树光秃的枝梢在周围蔓延开来。金黄色的银杏叶三三两两地躺在湿漉的街角,在昏黄的夜灯下若隐若现。

借着记忆朝亮的住处匆匆地走去,上一次来这儿,也许是半年以前了罢。

亮的父亲得了肺癌,半年以来,每逢周末亮都赶回家乡照顾父亲。所幸亮的家乡离沪不远。确症时,我已离开原先的单位,和亮见面的次数也少了很多。偶尔与前同事聚会时得知这个消息,不得不感叹人生之无常。

之后再见到其它前同事时,每次都会向我提起,最近见到亮时,亮消瘦了许多。

亮是我大学毕业后第一份工作时一起租房的室友。

刚离开校园时,我尚未养成每日读书的习惯,写文章时更不知从何处落笔。亮是学国际关系的研究生,每天下了班大部分时间都会手捧一本书静静的阅读,那时还常常指导自己新闻系的女友如何写硕士毕业论文。而我买书、读书的习惯,不能不说是受了亮的很大影响。

后来亮结了婚,买了房,搬了出去。临别时,特意网购了一套《资治通鉴》作为礼物送给了他。再后来,新的室友来了又去,去了又来,再也没碰上如亮般可一起读书的。工作时偶尔碰到亮,还会交流一番近期的读书心得。直到我辞职,告别了我的第一份工作。

新的工作比原先忙了很多,书也少读了很多,原先的朋友亦聚少离多。亮的父亲住院后,更是没时间与我们再出来坐坐。

一个星期前的夜晚,在寒风中等公交时。原先单位的大姐打来电话,告诉我亮的父亲去了。我知道终会有这么一天,但没想到来得这么快。我能理解,作为一个正值而立之年,事业刚刚起步的男人,这样的打击会有多大。抽空给亮打了个电话,待他回沪再去看他。

亮的爱人热情地招呼我进屋,亮正在做饭。坐下来后,双方都不愿再提前亮父亲的事,简单地询问近况,感叹各自都瘦了很多。

母亲打了今天第二个电话,问我的情况,告诉她正在亮这吃饭。在上海独自待了七年,却很少给家里电话。偶尔会联系一下母亲,却极少与父亲交流。男人之间,往往无言。

现在的朋友见面时除了问候一声“结婚了吗”、“孩子有了吗”,恐怕问起最多的便是,“父母身体还好吧?”

离开亮的住处,夜越发深隧,路灯越发昏黄,人影越发稀少了。塞上耳机,打开最近常常在听的一首歌:古巨基的《爱得太迟》。

http://www.xiami.com/song/2081662

我过去那死党 早晚共对
各也扎职以后 没法畅聚
而终于相约到 但无言共对 疏淡如水
日夜做 见爸爸 刚好想呻
却霎眼 看出他 多了皱纹
而他的苍老感 是从来未觉 太内疚担心

最心痛是 爱得太迟
有些心意 不可等某个日子
盲目地发奋 忙忙忙其实自私
梦中也习惯 有压力要我得志
最可怕是 爱需要及时
只差一秒 心声都已变历史
忙极亦放肆 见我爱见的相知
要抱要吻要怎么也好
偏要推说等下一次

我也觉 我体质 仿似下降
看了症得到是 别要太忙
而影碟 都扫光 但从来未看 因有事赶
日夜做 储的钱 都应该够
到圣诞 正好讲 跟我白头
谁知她开了口 未能挨下去 己恨我很久

错失太易 爱得太迟
我怎想到 她忍不到那日子
盲目地发奋 忙忙忙从来未知
幸福会掠过 再也没法说钟意
爱一个字 也需要及时
只差一秒 心声都己变历史
为何未放肆 见我爱见的相知
要抱要吻要怎么也好
不要相信一切有下次

相拥我所爱又花几多秒
这几秒 能够做到又有多少
未算少 足够遗憾忘掉
多少抱憾 多少过路人
太懂估计 却不懂爱锡自身
人人在发奋 想起他朝都兴奋
但今晚未过 你要过也很吸引
纵不信运 你不过是人
理想很远 爱于咫尺却在等
来日别操心 趁你有能力开心
世界有太多东西发生
不要等到天上俯瞰

|2|left

《爱得太迟》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