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下涯

天微微发白,一夜大雨稍稍止歇,窗外呱呱的蛙鸣声、窸窸窣窣的蟋蟀声此起彼伏,鸟儿也叽叽喳喳地嚷个不停。一夜的压抑被尽情地宣泄出来,在这寂寞地清晨显得格外悦耳。

旅店的老板告诉我们,若天气晴朗,凌晨四点是最佳的摄影时辰。虽然气象部门已早早地预告了这个端午将在滂沱大雨中度过,但我还是怀着一丝侥幸于这个时候起来,冀望天公作美,为我奉上那传说中的美景。

倦意已无,慢慢地踱下楼,一间间房门紧闭着,楼里的人儿依旧在沉酣之中。墙头的金银花挂着晶莹剔透的雨珠,草木在微风中轻轻地摇曳,雨后清鲜的空气包围着我,任我肆意地呼吸。

推开院门,浓浓的云雾顿时跃入眼帘,只露出一小块圆顶的黑绿色山峦和近处苍白的江水被挤在了画面的边缘。村道左右延伸向远方,消失在雾中。几幢楼房在道路的一头依稀可辨,两三畦田地在另一头若隐若现。

昨夜顶着疾风骤雨打车来这儿投宿,跳出车门便钻进了小楼,周遭黑乌乌的一片并未让我注意到这家旅店就建在江边。也许这样的天气并不适合出游,但这难得的假期及驿动的心驱使着我选择一处陌生的地儿,去远离尘嚣,去抛却烦恼。

当得知Kati也有此打算时,我让她推荐一个好去处。Kati给了我一个答案,下涯,这个我此前未有听闻的地名。Kati告诉我,当她第一次看到下涯的照片时,就想起了孟浩然的《宿建德江》:移舟泊烟渚,日暮客愁新;野旷天低树,江清月近人。

这样的雨天里,自然没有江月,也没有神奇的光影,灰白的云层紧挨着灰白的雾霭,紧挨着灰白的江水。远处的山峦和近处的小岛点缀其间,让我想起了小时画中国画的情境,淡淡的水墨在纸上散开,边缘处再点上些清水,渐渐地,天地、山水便这样融合在一起了。

也许我的脚步声惊动了老板,带着倦意,老人家推开大门,走了出来。看着我略带歉意的微笑,又望了望对面白蒙蒙地大雾,老板带着遗憾地口气道,今天没有太阳,回去再睡一会儿吧。

再次起床时,已是早饭时间。和Simoom、Kati夫妇到楼下吃了碗面,便到江边拍照。

浓雾已散去少许,远方的小山能看到大半了,雨又淅淅沥沥地下了起来,拍打着江面和树叶。村道上也热闹了许多,间或有村民骑着小车往城镇里赶去,轰隆隆地从身旁驰过。一边小楼里的女主人说站在她家阳台上摄影角度好,能拍到全景,但每人要收费五元。对此,我们没有什么兴趣。我们不是摄影爱好者,只是利用相机记录我们的生活和旅程。问起女主人,得知这儿有人来摄影已经十几年了,但只是近两三年来这儿的人突然多了起来。

随着生活水平的提高和交通的便利,越来越多的人渴望在工作之余到处走走,看看外面的世界,而不是安于自己所在的城市,这其中又以年轻人和退休的老年人居多。数码相机的问世和多种价位的可选择性又让更多人加入到了这一行列。当然,互联网更是像催化剂一样,令相互陌生的人群可以通过虚拟的世界更为方便地交流心灵,然后背起行囊,迈出家门。

岸边渔船上一位戴着斗笠、披着蓑衣的渔夫,一边解着船上的绳索,一边朝我们呼喊,问我们愿不愿意乘他的船到雾中央去,每人20元钱,一个小时20分钟。解开绳索,渔夫又去舀船舱中的积水。这样的小船再坐上几个人还真不让人放心,正当我们在犹豫地盘算着的时候,渔夫已撑起竹竿驶离岸边。待我们下定决心喊他回来,渔夫又让我们去渡口登船,“若是天气晴朗,可是要一百五十块一小时的”。

慢慢地,那船和人隐于雾中,消失在拐角处。雨依旧细细地下着,清爽宜人。蛙鸣声、蟋蟀声、鸟叫声已然湮没。水雾升起又落下,在江面上缓缓地翻滚。江对岸,毛笔用那细细的笔尖在这水墨画卷上勾勒出一排瓦房。下涯村又迎来了生机勃勃新的一天。

|2|left

《水墨下涯》有12个想法

  1. 讨厌,你也引用了这首诗啊。。我以为你没记住呢。。
    你这照片和文字到时很贴合主题哈,这样的天气,适合黑白照片哈。
    p.s.我刚刚提交的评论咋就没有提交出来呢?郁闷。。

  2. 好吧,是要分成三部分写了。。你描写的这么细致入微,到时候又要有忽悠之嫌了哦。。
    天气若好,也许真的该划船去江心体验一下的。。
    话说老板娘烧的菜我真心喜欢这味道。。我越来越觉得自己是吃货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