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

每日在一天的忙碌之后,与仍在加班的同事道别,拖着疲倦的身躯,在人流中涌入地铁车厢。两眼茫然望着对面的某一点,任轨道声隆隆在耳边有节奏地轻响。毫无知觉地依着惯性步出站台,寻一家小店扫去腹中的饥饿感,再沿着黑暗而又熟悉的小路踽踽地朝着住处的方向前行。

聪聪打来电话,第二天就是她硕士论文答辩的日子。她的文章碰巧研究的是我工作的内容,这也让我们有了共同语言,能够就某个话题作一番探讨和交流。

聪聪的男朋友Y依旧忙碌,如我一样,加班成为常态。最近在两个工作机会面前,出乎我的意料,他选择了一个更有挑战性,也更为艰巨的。我也暗暗地为他高兴,虽然当初打电话来询问我的意见时我没有做任何推荐,只是分析了各自的优劣,但心底里,我希望他做出现在的这个选择。

半年多以前,Y搬进了我的宿舍。寒暄过后,得知我俩既是老乡,亦是高中校友。显然,来自于一个地方的缘故,公司安排他和我住在了一起。

中秋节的晚上,在加班至1点半回到宿舍时,Y还没有入睡,突然告诉我,他打算辞职。

那句话震惊了我,如今仍像是发生在昨夜。当时闪过脑海的第一个念头便是“这小子不会想害我吧,到时候公司会说是我怂恿的”。彼时我早已有了辞职的念头,但还未下定决心。与Y不熟,谈天之间总做些保留,在不知对方是怎样一个人时,岂敢和盘托出我的心思呢?

所幸的是,很快便与Y交熟。对家乡和中学生活的回忆,对国家和社会的关注,对足球的喜好,一起辞职的念头,对自由的向往……让彼此间有了数不清的共同语言。

其时,我对自己将来要做些什么一无所知,在混混噩噩了三年多后,不知道自己辞职后还能做些什么。没有目标,没有规划,唯一确定的是自己不能一辈子做那份工作。

联系多年的一个老师拟帮我介绍到一家深圳的公司,还无下文我便早早地和深圳的大学室友F联系上了。05年和F一同考研,我来到了上海,他去了深圳,此后再无见面,也极少联系。我告诉他,我可能近期会去深圳看他,他依旧笑笑说,“真的假的?”

和深圳那家公司的老板住了一晚,对方说我去他们那儿大材小用。无论这话的原意如何,我是不会去了。

寒冬随之到来,不用上班的我和Y一同寻找工作,另一个打算辞职的同事X也常常和我们一起夜宵、闲聊。

无意间我来到了现在这家公司,拿到OFFER后我方才意识到这家公司与之前那位老师介绍的公司同业。在此之前,我从来没想过今后会从事现在这个领域的工作,更没想到过与Y同住期间Y逼我学习的知识会派上用场。

搬家的时候翻到前任室友主动借我又没要求我归还的一些书,正是我将来需要学习的东西,而我对那些书毫无兴趣,一直束之高阁……

我开始联系一些大学的同学,向那些有经验的请教今后的路该怎么走,J给了我一些宝贵的建议。

冬去春来,Y和X先后去了北京。

J告诉我他也要去北京。

本以为这只是一段小小的插曲。意外的出差机会让我先后去了深圳、北京。

F没有什么变化,他说我也没有变,岁月仿佛还停留在05年的时候。F从事的工作和我现在从事的工作算是有一些共同的东西。F告诉我,他想出国,想移民。

在北京再次见到了Y、X和J。一切都是如此美妙。

仅仅半年多前我怎会想到辞职会来得这么快?怎么会想到今天我的生活?

年纪大了,越来越相信命运这回事,越来越感觉,这半年的经历冥冥中早有安排。

如曾经学过的梅花易数所言一般,我越发相信身边每时每刻发生的一切都是一种对未来的暗示。区别是有的人注意到了,有的人让这种暗示溜走了。若相信今天见到的每一个人,说的每一句话,做的每一见事都有可能印证到自己的未来,那抓住那些有用而易逝的信息并在此基础上努力奋斗,未来又怎能说不掌握在自己手中呢?

读这篇文章的诸君,您在回忆过去的时候,是否也会有这种感觉呢?

|2|left

《命运》有5个想法

  1. 我倒是得出来跟你不一样的结论:我发现,今天的很多问题,往往在多年前就埋下过伏笔,现在的生活,就是曾经的自己做出的选择。
    好吧,说出来才发现其实是殊途同归,你站在今天说将来,我是站在过去看现在。。。
    珍惜当下吧,路都是自己走出来的,没有那么多冥冥注定。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