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着爱情走的男人

辞完职,我打算利用这难得的闲暇,出门走一走。这个去处我不希望太远,又不能太冷。正好多年不见的Y定居厦门,便临时做下决定,乘车前去拜访刚刚新婚的Y。

Y是我高中同桌,长着个大脑门,老实、聪明且喜好读书,精瘦却充满力量,当别人的骨头和肌肉用肥肉完美的衔接在一起时,Y却骨肉分明。高中时,当我把课余时间花在足球与游戏上时,Y已开始大量阅读课外书籍。至今,Y对我说的一句话仍深深地刻在我的记忆之中,“燕雀乞知鸿鹄之志”。

发短信问Y这个季节是否适合去厦门旅游时,Y告诉我现在不是最好的时候,但又续上一句,“若你能来,我是非常欢迎的”。犹豫之间,我用最快的速度买好票,打好包,跳上了去厦门的列车。我这个人没有什么旅行经验,不似别人身上带的东西样样齐备,又早早作了准备。在列车上边读书边研究起厦门旅行的攻略,至于那住的地方,还是在列车上时,Y帮我订的。

Y酷爱生物,如当年大多数最优秀的理科孩子一样,高考填写志愿时,Y把生物作为了自己的第一志愿。可惜与人撞车,最后去了复旦大学化学系。对于他大学时光是怎么度过的,我一无所知。我只知道,当我来到上海时,工作不久的Y刚交了一个女朋友。

在上海和Y见面后没过许久,Y便告诉我他要去厦门另找工作。因为女友寻了份工作在厦门,他得跟过去。对于一个在外地打拼的农村孩子,厦门显然机会远少于上海。我尊重和支持Y的决定,我欣赏对自己女人好的男人。后来,我们只能在MSN上偶尔聊聊。再后来,Y出差去了南非,在那待了三个月。

赴厦门之前,我只听人说过那儿有个鼓浪屿,还有一座美丽的大学。出发前一晚,我匆匆读了《爱上老厦门》,希望借此书可以让自己更了解一下这个城市。边读边查地图,方才发现,鼓浪屿原来在厦门岛的西南角。

我原先并不知道厦门也是个岛(虽然现在的厦门市远不止一个厦门岛),我只知道那是座能看到海的美丽城市。我原先以为鼓浪屿作为一个小岛,应该在厦门的东面,离海更近。另外,我还不知道,那个在网上流传的笑话,大陆这边打电话给对岸金门,让对方好好粉刷一下“三民主义,统一中国”八个大字,以免影响旅游,也发生在这个城市。

鼓浪屿上的两家青年旅舍都没有订到,Y帮我选择了厦门国际青年旅舍,就在厦大旁边,交通便利。Y让我下了车直接打车去他家坐坐,吃了晚饭再过去住。

等Y从南非回来,一次闲聊之间,Y告诉我和女友分手了。我顿时为Y感到不值。为了女友跑去厦门,影响了自己的发展,如今却孒然一身,孤身待在那个遥远而又陌生的城市。Y没有选择回沪,依旧待在那儿,我没有追问原因。随着日子的渐长,相互之间联系就更少了。

Y在楼下等我,几年未见,没有什么变化,依旧戴着副眼镜,留着腼腆的微笑。Y已怀孕三个月的太太不在家,当晚在姑姑家吃饭,因而Y可以有时间好好陪我。两个许久没有见面的男人,可以安静地坐下来,喝茶聊天。闽南的喝茶文化浓厚,家家户户都在客厅里摆着茶具。

原来Y去年曾在长沙待过,公司本让他在那儿培训三个月就去非洲出差,后来又让他去新疆培训。由于Y在厦门有了新的女友,再一次,为了女友,Y辞职,回到了这座让他定居下来的城市。

喝完茶,Y开车送我去旅舍,然后在厦大附近寻一个地方吃饭,点上海蛎煎、鯊鱼丸和沙茶面招待我。饭后,趁着夜色,带我去厦大闲逛。

厦大应该是中国最美的大学之一。虽然夜色下看不真切,但那影影绰绰已能让我浮想联翩。行至湖边,正好碰上艺术学院举办的首届“天声一对”情歌对唱大赛决赛。台上两位情侣热情奔放,劲爆的歌声把全场的气氛都带动了起来。看样子,“爱在厦大”四个字还是很有道理的。求学在此,有如此之氛围,怎能不谈恋爱呢。

附近的学生活动中心同时也在举办艺术学院作品展,Y主动要求帮我背包,可以让我卸掉装着三角架的包袱好好地在室内拍拍照。展出的作品应该都是精挑细选,充分展现了学生们的天赋。相较于室外的喧嚣,这里却有着一份美好的静谧。

离开厦门的前一天晚上,我再次作客Y家。Y下厨做饭,我和他的夫人喝茶聊天。Y的夫人美丽大方,端庄贤惠,举止得体,谦虚而又礼貌,给人印象远胜于Y在上海交的女友。夫人怀孕期间,做饭洗碗皆由Y动手,看得出,Y是个安静、不会讨好女人的男人,但一举一动之间却充分流露出对妻子的关怀。

Y的夫人告诉我Y每天看书要到凌晨一点,抱怨他不陪她一起早睡。Y的书架上书虽不多,但摆上中英文各类好书。此外,他还买了个台电电子书,当我向他推荐《动物庄园》时,他马上下了本英文版阅读起来。

当夫人不在身边时,Y悄悄地对我说,做饭真是浪费时间,可以看好多书啊。

真是个好学的男人。

我告诉Y夫人,喜欢读书对将来孩子的教育很好。她点头微笑表示赞同。

追随爱情的Y,总算不再漂泊。上天也赐予他一个优秀的妻子作为回报。

(PS:厦门旅游的照片在我的豆瓣相册)

|2|left

《跟着爱情走的男人》有9个想法

  1. 一天晚上,听了一遍又一遍《老男孩》的那首主题曲,心中充满惆怅。
    如果可以回到过去,就回到我们还是同桌的时候吧。
    哈,那可是个堆积着梦想的时候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