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谒航空烈士墓

在南京读了四年书,当时因各种原因,未能前去任何一处旅游景点,为此后悔不迭。工作后虽然借出差机会去了中山陵、雨花台、总统府、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等处,但航空烈士墓,却是在近期读毕齐邦媛老师的《巨流河》,方才知晓。

九月下旬,好友Q在宁结婚,便借着这个机会提前两日出发,准备去拜谒一下航空烈士墓,瞻仰当年英勇抗日的中华儿女们的埋骨之所。

前一晚在网上搜索了地图和公交线路,凭着记忆,踏上此次旅程。高铁的迅捷出乎我的意料,以往的自沪赴宁晃晃悠悠地得花上四五个小时,现在仅需两小时不到便可抵达。周六的早晨,当我踏上南京的地面时,相信很多人还在睡梦之中。

整座城市被笼罩在浓浓的雾气之中,近在眼前的玄武湖虽已拆了围栏,却模模糊糊,看不真切。多年以前,当我第一次去到北京的时候,曾感叹北方空气质量之差,而如今,南方也迎头赶上。去岁冬在武汉登黄鹤楼时,徒自望着雾霭中的半截长江大桥叹气;世博会后上海的蓝天日数虽陡增不少,阴霾之日亦不降反升。

问了开车的师傅,又听到亲切的南京口音。在其指点下,坐了三站路下车,隐约看到紫金山高耸在前,一条小路笔直地伸向山麓。我不确定是否提早下车,手机上的谷歌地图短时间内也找不到卫星。背好背包,大踏步沿着小路向前走去,惬意地呼吸着上海没有的、带着青香的久违的新鲜空气。

路边竖着的标牌指示着附近的几处旅游景点,却没有航空烈士墓的任何信息,这个地方难道不重要吗?经过一处空军学校,向一名穿着军装的年轻士兵问路,他想了想,告诉我没听过,这令我十分惊讶,照理来说我的目的地就在附近。好在谷歌地图及时地标出了我的位置,我的确提早下车了,将沿着钟山北麓走上一段距离。不过,在这样一个安静的早晨走在山脚下,却不啻为一种享受。

终于,我来到了齐邦媛老师在书中提及的这个地方:国际抗日航空烈士公园。

不需要门票,传达室里也没有人,放眼望去,看不到其他游客。我独自一人走了进去,阴沉的天气,空无一人的陵园,这种氛围似乎专为我的到来而准备。进入大门,映入眼帘的是正中间立着的一尊雕像。上身赤裸的勇士手握弓箭骑在猛狮的背上,雕像的底座上用繁体楷书自右至左刻着四个烫金大字:正义之神。这座纪念陵园起修于1984年,我不知道当时的领导为何会选择这四个字。共产党人不是无神论的坚定持有者吗?但不得不说,这四个字却深深地切合这儿的主题,罪恶也许一时战胜了正义,但受惩的一天终究会到来,正义之神主宰着大地,必将还这片土地上的人民一个公道。

雕像的左侧是方锥玻璃幕墙的四座展览馆,右侧的花坛上竖着陵园的介绍标牌,以中英文写着“向英勇抗战的中外航空烈士致敬”,以及中日空战的简介。

踏着沉重的步伐迈入展厅。精心布置的飞机模型、图片、雕像和文字向我无声地讲述着那段悲壮的历史,那一位位为国牺牲的中方空军将士,以及对我援助的苏联和美国志愿兵。

除了重点介绍中方将领外,感觉展馆内对苏方志愿军的介绍远远多于美军。执政党的缘故是其中一种因素,苏军比美军更早介入这场战争应该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有趣的是,让我们看看美军飞虎队的队标,以及飞机上印着的图案都是些什么吧。战争是残酷的,但美国人纯真的天性却不会因战争而磨灭。不可想象这种图案若出现在我军中,民众会是如何反应。

最后一个展馆内的抗日航空烈士纪念碑。放下肩上的背包和相机包,我深深地鞠了三个躬。

步出展馆,拾级而上,便是位于山腰上的抗日航空烈士墓。高耸着的左右两片纪念碑上分别用中英文书写碑名,两侧各立着两名空军战士的雕像。一牌牌墨黑色的、刻着中外烈士姓名的墓碑呈半圆形环绕着前方的纪念碑。

在这里,我遇到了入园以来的第一个陌生人,一位留着平头,白发苍苍的老人。我请求他为我在碑着拍照留念。老人告诉我他视力不好,看不清眼前的事物。在我的央求下,热心的老人答应为我按动快门,但不保证拍摄效果。在其帮助下,我得以在此地留下唯一一张有我身影的照片。

在对老人表示感谢后,与其攀谈起来。老人告诉我他得了青光眼,去过北京的协和医院和上海的五官科医院,都治不好,很快就会失明。每周末都会一个人从南京很远的郊区出来走走,锻炼身体。老人问起我到这来的原因。我告诉他我读了一本叫《巨流河》的书,书中提到此地,便赶来瞻仰。老人说他小时候经常来这玩,解放前这里就是航空烈士们的墓地。原来墓地早已有之,八九十年代只是重修,从而形成了今日的纪念园。

我想老人是想在自己失明前再多看看外面的世界,再看看自己儿时来过的这个地方,趁自己还不需要人引路时,独自一人走一走,回忆少时的那些快乐,那段时光。老人微笑地说,当他还是我这个年纪的时候,也像我身体那么好,喜欢到处跑,到处走。我邀老人下山后一同吃饭,老人笑着婉拒了我,说吃饭的地方离这儿还有段路,他走得慢,我走得快,他一个人再逛一逛。

沿着石碑走了一圈,我找到了齐邦媛兄长张大飞的名字。张虽然牺牲了,但他的名字却因齐,因《巨流河》这本书而被后世所知。而名字刻在这一座座石碑上的数千位烈士,他们必然也像张大飞那样有着自己的童年,自己的青春,也许还有自己的爱情。他们为了正义而奉献了自己的生命,其中的大多数却没人知道或会去关注他们的故事。我想,齐邦媛笔下的张大飞,正是这数千位烈士中的普通一员,齐老师要我们记住的是这段历史,这段悲痛,这些为国捐躯的烈士,而不仅是张大飞一人。

下山的路上,再次碰到先前的那位老人,再次邀请他一道就餐,再次被婉拒。老人道:小伙子,你先走吧,你走得快,我慢慢走,我年轻的时候也像你一样,走得那么快,身体那么好,不用等我,你还年轻,你的时间宝贵。

听完这位即将失明的老人的话,我心底忽然一种酸痛。人也许老了才会回味起青春的易逝,时间的宝贵。当我老时,会怎么看待今天的自己?我是否曾为自己的理想,为自己所要的生活而追求过?是否会后悔我今日所做的一些重要决定?不论前方的路会怎样,坚持自己的梦想,选择自己想要走的路,那即使前路崎岖,亦无怨无悔。

|2|left

《拜谒航空烈士墓》有8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