徒步明孝陵

读书时,挚友X曾对我赞叹明孝陵之美,工作后虽出差至南京,却无缘一游。临近中午,日光也透过云层显露出来,遂决定趁着大好天气,徒步前往。

在国际抗日航空烈士公园的时候,曾向老人问路。老人告诉我可以翻山过去,但因我不认识路,建议我乘公交至太平门吃了午饭再走过去。腹中空空的我早已想弄些东西填下肚子,便采纳了建议,乘车前往太平门。

老人说太平门附近吃饭的地方很多,也许他久未至此,街边的小饭馆早已是关的关,拆的拆。好不容易找了家挤满人的饭店,胡乱吃了点东西,便背起背包上路。

再一次找开谷歌地图,发现明孝陵远不像老人说的那样就在太平门附近,得走好长一段路。好在我喜欢徒步,也可借机欣赏一番钟山的美景。

风景区口停着数辆公交,但选择走路的游人亦多。步入山林,秋意扑面而来。私家车如游龙一般一辆接着一辆从身边经过。有趣的是,不少户外运动爱好者骑车上山。若我生活在南京,想必也会选择周末来此骑车吧。可叹自己后知后觉,读书的时候根本想不到这一点。

深入山林,徒步之人越渐稀少,多数路段只我一人。独自出游需要的就是这份恬静。日落尚早,临时起意,决定顺路探访一下廖促恺、何香凝夫妇之墓。有趣的是,不似国内大多数旅游景点,这墓穴周围没有半点介绍,墓碑独自立于墓穴之前。这样也好,长眠之人更应该享受这种宁静。

一对年轻夫妇在墓前停车,向我问去中山陵的路。他们也像我一样,打算走过去,既锻炼身体,又可悠闲地玩赏路边秋意。

一个骑电瓶车的年轻胖子从我身边经过,额高颌肥,上方下圆,招呼我搭乘他的电瓶车去明孝陵,说门票七十元,若由他带路,只需四十。我微笑地拒绝了他的好意,告诉他我更喜欢走路,想锻炼身体,不用等我。问过几次见我无意,胖子一边嚷着“傻子,怎么会有这么傻的人”一边离去。我不知道这人的素质为何会如此之差,我仅仅是不愿搭其电瓶车而已,为何口出嗔言。想起离校前曾与室友谈起,南京这座城市很不错,可惜小市民素质太糟,其实其它城市又何尝不是如此呢。

买了门票进入明孝陵,厮意拍起眼前的风景。枝头已探出红叶少许,相信再过一月,秋意更浓时,景色更胜。

在中日友好园内,发现一种不认识的花,挺拔的绿茎,状如菊,呈鲜艳的大红色,便小心逸逸的拍了下来。

沿着手机上的地图,抄着山间小路,来到明孝陵前,开阔的城墙顿时展现在眼前。墙垣脚下,再一次发现了之前的那种红花,只是这次,是成片成片的躺在树间,美不胜收。

城门口再次遇到了先前的那个胖子,这一次听说我花了七十元进来,再次嚷道,“傻子,天底下怎么会有你样的傻子”。性情温和如我也受不了这种言语刺激,一改之前的微笑,怒斥其注意自己的素质。胖子不好意思地看了看我,悻悻地走开。

陵墓尚未开发,爬上城墙,匆匆读了室内关于明朝皇陵在各地的分布,便再次上路,爬至山顶,再绕至后山回程。

 

坐在城墙前休憩时,没想到再次遇到那个胖子,没想到又一次找我搭讪。问我是否想去中山陵和总统府,可提供便宜门票。我表示自己以前已经去过,顺便问他为何游人众多,只盯我一人。胖子说其他人都是拖家带口或成双成对,只有一人可方便地乘坐他的电瓶车。听到这种答案,我唯有苦笑。

离开明孝陵时,胖子已在搭讪另一名游客。真是有缘,半日之内四次相见。胖子一脸无奈地追上我,问我是否想找青年施舍。我不好意思又一次拒绝了他的好意,告诉他我有地方住。胖子也许遭受不了这种打击,问我何以三番四次如此拒绝,说他开的价格还算公道,为何我就不愿意让他赚这个钱呢?我只有笑着说,自己来这里不是纯粹的游玩,漫步更是一种身心的享受,何况我也不缺这点钱啊。望着胖子一脸的失望,我道谢并与其告别。

已经好久没有走这么久的路了,虽然疲倦,却有说不出的一种畅快。往后的周末应该如这般多出去走走,于书外发现生活之美,给身心多一次机会。

傍晚,我再一次回到了久违的南大。这里已是九零后的天下,而我这个老人,只能默默地背着书包、相机,快速经过这座既熟悉又陌生的校园。时光荏苒,白驹过隙,青春一去不再复返。

|2|left

《徒步明孝陵》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