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疆游小记(四)

由于我们是散客团,在车上的时候,导游就不停地推介白哈巴和禾木两个景区,说如果不去,此次行程就数白跑一趟。虽然有些夸张,毕竟仅喀纳斯湖的美景已可让游人流连忘返,但白哈巴与禾木富有民族特色,难得来一次如此偏远之地,不去也甚为可惜。当然,高额的门票亦是导游如此热情的必然理由。记得回来后,听乌鲁木齐的朋友提前,其亲戚在我们前日跟了另一个团,车上有游客选择不去白哈巴和禾木,与年轻导游大吵一番。相形之下,我们这们“老”导真是仁慈敦厚多了。

抵达喀纳斯景区,已是人山人海。我们这个散客团起得比别人晚,又住在布尔津不同酒店,几个人一拖就已排在众团之后。清晨等车的时候,导游打电话问司机我们酒店的团员到了几个,司机亲切地说那两个拍照的到了。我同伴的长焦炮筒太显眼了,而且一路上就数我俩仗着年轻到处按快门。

为了与其它团错开,我们先上白哈巴。这个村落在中哈边境,原不对外开放。亏得近日身体欠佳的太上皇当年巡访到此,特批成旅游景点。边境地带,岗哨很多,全车人员检查身份证件。一位维族老大妈把身份证丢在景区外的大巴上,急得大汗淋漓。导游只能不停地安慰并帮她想办法,还好站岗的小战士通融,一车人顺利入村。

听说前两日有七个来自甘肃的回民私自越境去哈萨克斯坦的山头挖虫草,当场打死一个,逃回六个。我们去的当日,六个人还躲在山里,没被边防工作人员找到。

河对面的山头有一座哈萨克斯坦的将军坟。据称中苏交恶时,中方有人壮着胆子趁夜越境暗杀这位将军。可怜的人儿,埋骨于此,永远戍守着自己当年驻军的这片土地。岁月变迁,短短几十年苏联已不复存在,如今的哈萨克斯坦也与中国成为友好国家。相比于历史长河,个人的命运不禁令人唏嘘。

返回喀纳斯乘船游湖。与云南的普达措有相似之处,却远没有后者的那般恬静与峻冷。阳光耀眼,浪花翻滚。虽然晴朗的天气远较阴郁为好,但这并不是一个来喀纳斯的最佳时节。据导游介绍,在八月底至九月初有短短的一周时间,有的树叶变黄,变红,届时五彩缤纷,可大饱眼福。而如今,却是葱绿一片,相较于明信片上图案,的确逊色不少。第二天在禾木登高望远时,亦有相同感受。灰蒙蒙的空气在烈日的照耀下遮蔽着整座村庄,模模糊糊、深浅不一的绿色无法体现出大自然的瑰丽。

导游一个尽的推销着喀纳斯景区内的皮划艇漂流,虽然200元一次有些昂贵,但绘声绘色的形容还是起到了应有的效果,除了我和同伴两人,其余团员皆作了这项选择。为什么我们不愿去呢?我想漂流各地都有,何必在此;且须脱衣换裳,在河上亦不可自行拍照,少了许多乐趣。最大一点原因是,我们决定利用这个时间去登观鱼台。

车上导游是极力不推荐观鱼台的,说就山顶上一个孤零零的建筑,没多大意思,且爬台阶非常非常累。好在同伴坚持,我俩不须此行。不登观鱼台岂能窥喀纳斯湖全貌?而且爬山既能锻炼身体,又能多拍美景,当真是其乐无穷。后来在禾木吃大盘鸡时,老板娘告诉我们,200元的漂流导游有50元提成;而60块的观鱼台导游一分钱也拿不到。

景点内的小车送我们至半山腰,再拾级至顶。上车之后司机不停提醒我们系上安全带,颇感惊讶。提醒两遍后,我决定系上。后来上山的时候小车延着盘旋的山路飞驰时,才理解个中道理。借着安全带,在高速行驶中不停地伸缩境头,近180度转弯时又将相机收回窗内,很有狙击手的感觉。一旁的女士在第一个弯口处差点整个人摔出去,于是乖乖地把自己系好。后头的一位母亲开心地对着儿子说,“刺激吧,是不是比漂流更好玩,妈的决定是对的吧”,儿子连连点头称是。

上下山头我们一共只用了半个小时,因为时间晚了,整车的人都在等我俩。回去的时候导游还说我们前三道湾没看到,一定拉上我们去月亮湾、神仙湾拍照。景区工作人员六点下班,而我们出来时已七点,导游不仅被工作人员说了一通,还被在景区外苦苦等候的其他团员们连声抱怨。真的感念我们的导游是个好人啊。

 

|2|left

《新疆游小记(四)》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