总有一天

今天是“7·23动车事故”遇难者的头七。

很多网友上街点蜡烛悼念那些逝去的灵魂,愿他们安息,愿他们来生不再投生在这个国度。

也有人遇到了公安的质询和阻挠。我所能理解的是,这些警员只是在机械地执行着上级的命令。否则,他们可能会失去赖以生活的工作。

微博中,Twitter中,几乎所有的网友都在关注着这起事故。平时,很多人会借助这个平台为这个国家争吵,各执一词,力图说服对方。两派人中都有理性者,谩骂者,谣言制造者。然而,这起事故中,所有人似乎都出奇的一致,将矛头对准了铁道部。

因为每个人都会乘坐火车,无论你是地位卑微的农民工,还是高高在上的有权有势者,亦或是家财万贯的富豪。

而铁道部只是这庞大系统中的一小部分,与其它各利益部门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对其唾骂者,有的知道这个道理而故意为之,有的却不知道。

其实,每个人都是这飞速列车上的乘客,为这列车所绑架。当列车出轨时,它对每个人都是公平的。

“7·23动车事故”的第二天晚上,刚回到房间,接到父亲的电话。父亲一再嘱托我雷雨天气不要乘坐高铁、动车。他不知道,我刚刚从高铁上下来,在一个雷电交加、疾风骤雨的夜晚。

父亲问我,“你知道动车事故的原因不?”
“哦?”我略表惊讶,“难道父亲知道?”心里暗暗地想。
“雷电的缘故!现在我们国家动车的技术还不过关,避雷技术还很落后。一遇雷雨天气就容易断电,所以导致了这次事故”父亲很自信地说。

我只有苦笑。

很快,官方的新闻就轻易推倒了雷电一说。

父亲如中国的大多数老百姓一样,会偶尔看看中央台的新闻。进入网络时代后,会上上国内的门户网站,关心一下身边发生的事情。但如他这样的大多数人,不知道那座无形的墙的存在。不知道身边还有很多事情是在国内的网络上看不到的,即使偶尔有,也会很快被删除。如果像父亲那样偶尔上上网的话,是根本看不到这些东西的。

他们很相信新华社通稿里说的一切。

然而,更多的人根本不关心身边发生了什么,对现有的一切已习已为常。如果不发生在自己身上,即使知道,也只会扮演一个冷漠的看客。更多的人只关心自己的生活,一些人考虑如何活下去,另一些人考虑如何活得更好。

好在人人都会坐火车。

房价、物价再高,好歹还能苟活下去。火车翻了,那是关系性命的事。我相信,这只是更多人开始关心政治的一个开端。若不是铁道部门的“优良”表现,我相信,这个开端还不会这么强烈。

2008年四川地震后,一次回家,与母亲还有阿姨闲聊,才得知她们都和我一样,自己主动向红十字会捐了款。有的人说中国这个民族无可救药,但事实证明,这个民族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么糟糕,正如这次动车事故后温州人的表现一样。

当我提及这些捐款有可能被官员挪用时,母亲和阿姨都显露出不敢相信的表情。她们认为,虽然贪腐问题在如今的中国非常普遍,但放在四川大地震这么大的灾害面前,应该没有官员敢挪用这笔钱,毕竟那可是老百姓的捐款那。

母亲和阿姨如大多数中国老百姓一般,勤劳善良,不关心政治,相信这个国家会更美好。

而又是官方的新闻证实了她们当初想错了。

我的朋友多为程序员。在如今程序员遍地的时代,如果你不是特别优秀,那其实和民工没什么区别。生活早已埋藏了理想,拿着一份不上不下的工资,研究着一行行代码。至于政治,那是少数“愤青”关心的东西。

提到“愤青”两个字的时候,有些人还带着一丝嘲讽。他们不知道“愤青”并不等同于追求自由、民主的人。

一个朋友说,如果不是因为GFW,他会一直支持党,他坚持认为党干得不错。但GFW这个东西,太恶心了。

动车事故后,程序员朋友们也坐不住了。通过网络,通过微博,更多的人开始了解真相,开始真正关心周边的一切。他们知道,自己的生活与政治其实分不开。

其实这次动车事故的处理,真得不能怪铁道部。因为铁道部使用的处置方法,很多部门在很多场合都使用过,并且非常有效。只是这次影响面太大了而已。

也许很快,人们的眼球又会被另一件事情所吸引,动车事故很快会被多数人遗忘。中国不是一直如此吗?

但我看到的是,关心这个国家的人越来越多。

绳锯木断,滴水穿石。

总有一天,人人都会关心政治。那个时候,高速飞奔的列车已不能停止,更不可能回头,只有一头冲向深渊。

|2|left

《总有一天》有6个想法

  1. 这个世界之所以危险,并不是因为有人行恶,反倒是因为有人对恶行视若无睹,漠然以对。以前的生活很艰辛,而且充满危险,所以挑战权威的小孩很容易就会死掉。因此,一直到近几百年来,我们都还是教小孩子要压抑正义感和义愤 ,要服从权威,如果他们质疑,他们的生命会受到威胁。我们把小孩教养成这样的人,一代又一代,然后就在自己没有意识到的情况下任凭权威的在各。但现在,我们的生存已经不再是问题了,我们可以住手了,可以让我们的小孩之一事情了。这样当他们长大以后就不会怀疑自己的想法对不对,就敢瞪着也已经长大成人的恶说,你这样做还可恶了,给我住手。少年强,则国强,未来的变革来自于青年一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