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八)

端午节,窗外下起许久不见的瓢泼大雨,气温骤降。一个人宅在房间,连续两天没有上班,似乎有些不习惯。母亲打来电话,提醒我中午十二点不要出门。抬头朝窗外望了望,依旧是车水马龙。多少人还记得这古老的风俗?会在家门口的地面上画上箭,会喝一点雄黄酒?

夜暮刚落,风雨少歇。犹豫了一番,还是出门买了两个粽子,多少年没在家过端午了?

距云南之行已经一个月,回忆也该至此告一段落了。

最后一天。

玉龙雪山是丽江各民族心目中的圣山。前往风景区的路上,导游告诉我们丽江人民最为感谢的有两人,一是毛主席,二是张艺谋。毛主席解放了中国人民,张艺谋导演的《印象丽江》则让全国人民更深刻地认识了丽江,了解了丽江的文化。这是真的吗?我不知道这是不是我们马上要去观看《印象丽江》前导游的解说词。

“我觉得非常好看,如果你不这样觉得,说明你没看懂,不理解丽江人”说到这儿,我们的胖金妹似乎有些激动。

也许当地人真得很喜欢这种表演,不仅好看,还能增收。至于我,对老谋子这种千篇一律的集体舞没有丝毫感冒。若不是跟团,肯定不会掏钱来看《印象丽江》。若真要了解丽江,还不如找个丽江的农村住上几天,与当地人聊一聊,体验一下真实的丽江。

据同行的人介绍,97年她刚来丽江时,恰逢大地震之后,那时还是骑马上玉龙,沿途颇有趣味,而现今则换成了索道。索道,索道,于我而言索然无味。何况考虑到海拔高度,同伴只选择了到半山腰的小索道。也许下一次我再次来云南之时,会去全程爬一爬梅里雪山。只怕到那时,梅里也会被人工修饰一番,失去了大自然的风韵。

云彬坪,海拔3100米,游人如织。在这里,我寄出了此行的第三次明信片。

离开玉龙,前往山麓的玉水寨,丽江之源,介绍东巴文化的风景区。导游告诉我们,这是纳西族原始的宗教,现在纳西族人多数信仰藏传佛教,少数还信仰着东巴教。当得知导游也信藏传佛教时,我饶有信致地问她念过什么经,有何忌讳。小姑娘略带尴尬地告诉我只是为自己寻找一种信仰而已,并没有什么戒律。

“那有没有信仰还有什么区别呢?”我追问到。
“当然有啊,没信仰什么坏事都干得出来”导游愤愤地表示。
“举个例子?”我似乎在刻意地引导,我希望聊一聊这方面的话题。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小姑娘表示,有些当官的没有信仰,就什么坏事都敢做,什么钱都敢拿,所以必须有一个信仰。
我朝导游笑了笑,我知道在大庭广众之下,聊到这里可以了。

建国前三十年,举国信仰的是共产主义,不怕吃苦,甘为他人,虽然过得贫苦,却有着心灵上的追求与美好的向往;而如今,全国人民似乎进入了一种虚无的心理状态,没有信仰,取而代之的是金钱、权力。有权有势者看不起弱势群体;穷困潦倒者亦自以为卑,这是多么可怕的一种状态!旅游也许给丽江人民带来了更高的收入,给他们带来了物质上的享受,让他们有机会与外部世界的人接触,但同时也在侵蚀着他们的信仰。

何况,旅游经济真正让每一个丽江人都过上了更好的生活吗?旅游业的兴起,与之伴随的是物价、房价的提升,而真正在古城里做生意的多不是本地人。将来总有一天,旅游资源会被开发殆尽。届时,生意人可以转战他处,而丽江人又该如何来面对新的转型呢?

我们的最后一站是束河古镇。与丽江古城不同,这里的气息还带着纯朴的味道,开发商只是刚刚开始腐蚀这一片原始的土地。这里还真正住着人家,有田、有井、有溪。游客还很少,还可以静静地在这儿驻足,观赏周围的一切,呼吸新鲜的空气。但是不远的将来,这一切也许都会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外商、店铺、客栈、餐馆、酒吧……以及随之而来的匆匆人流。


这位老人看到我在拍他,立刻摆好姿势。按完快门,走到身旁,从喉咙里挤出几声微弱的词语,“给点钱、给点钱,我已经87岁了”。87岁,我立即想到刚刚过世的爷爷,毫无犹豫地掏出了钱包。

这里还有街头艺术家。虽然客人很少,但可以在绿荫下享受一分宁静。

人子生活馆,一群为了追寻理想生活的义工。年轻的帅哥和美女轻轻地弹唱,两人眼中都充满着忧郁的色彩。未经允许,没有拍照。听完两首歌,我决定买一张他们原创的唱片。

夕阳下高高矗立在丽江街头的毛主席像,也许他还矗立在很多丽江人的心中。(完)

|2|left

《云南行(八)》有6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