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月读书

五月赴云南一游,心散性怠,读书时间甚少,后半月匆匆翻完数本。本无心得,权且记之。六月拟集中于两专题,多读几本,不知可否完成目标。

1.《天南》创刊号。虽为杂志,更似书籍。可贵之处在于装祯精致,字号小,信息量大,翻看时爱不释手。首期以亚洲农村为主题,读之受益颇丰。无奈自己才疏学浅,小说部分只当故事匆匆掠过,前后诗歌更是读之不懂,不能细赏。

2.《大师读心经》。读的第二部佛经。虽然字数最少,却比《金刚经》难懂得多。十位大师解读角度不同,详略不一,各有特色。第一篇唐朝大颠禅师以禅释经,却不解字面之意,俾我如云里雾里,凭书前英语翻译对经略作了解。中间几位大师解读详尽,方知自己之前理解偏差甚大。若编者能重新排序,置详解者前,引申者后,则更加完美。

3.《像自由一样美丽》。文字很美的一本书,而且作者特意强调此书的读者对象是儿童,写得尽可能浅显易懂。书中可以看到当时的犹太人在极权统治下,长者依旧不忘教育,他们深知这些孩子中将来一定会有一部分人能活着走出集中营;孩子没有放弃自己的理想,他们的画作美丽而富有深意。如今回想这本书,不禁想起新浪微博上看到的一句话,文革中走过来的老人说,他们当时都没有放弃希望,现在的年青人又何必这么消极呢?

4.《野火集》。二十周年纪念版。每篇文章读下来都感觉,怎么当时的台湾和如今的大陆这么像?这真的是在写台湾吗?当时的台湾虽在威权统治之下,言论自由却比如今的大陆宽松许多,一批少壮有学之士当权,亦能给予龙先生这个空间。而二十周年纪念版,不仅在书前增添了龙先生对台湾民主化之后的反思,更在书后增添了许多学人的回忆与论述。相比二十年前的野火,龙毫不客气地批评了当今的台湾政坛:政客更多的考虑是自己的选票,而不是百姓的疾苦,专制只是换了一种面目和形式。龙对尼尔·波兹曼所言的“娱乐至死”,政客们的目光短浅,以及密尔在《论自由》一书中提及的“民意的专制”表达了深深的担忧,正如台湾大学戏剧戏副教授纪蔚然在书后所言,台湾人现在不是不生气,而是太容易生气了。如今的台湾如大陆一般都需要野火,只是所追求的目标已截然不同。

5.《中国在梁庄》。作为《亚洲周刊》评出的2010年十大好书之一,之前以为是又一本《中国农民调查》,读完感觉比想象中的稍差。梁老师在调查后写的文章更像是一种散文,访谈,而不是报告文学。虽谈不上力透纸背,但已深深地挖掘出当代农村在社会转型中所透露出来的种种问题。如果说文革刚结束的八十年代还让年轻人看到了希望与光明,现在的社会则几乎让理想绝望。农村与城市在各方面的差距越拉越大,而最大的悲哀是教育的忽视,使我们在那些孩子的身上看不到任何未来。

6.《我反对》。看到微博上网民公开参选人大代表之势风起云涌,决定拿出这本书读一读。作为大陆第一个独立参选人,真正为民服务的人大代表姚立法先生,读完此书对其敬仰之情油然而生。虽然之后各地都涌现出许多独立参选人,但对这种现象的发展壮大实在不看好。民选的代表与上级任命的官员必然是一对矛盾。体制不变,一切只是原地兜圈,就好像在平静的湖面偶尔激起一丝涟漪。无论如何,得像如姚立法先生这样的人致以深深的敬意。

|2|left

《五月读书》有5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