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二)

走出大理站,路旁已整齐地站好一排白族姑娘,手上的白板写着她们所要迎接的各路旅客的名字,身上的民族服装在湛蓝的天空下显得格外耀眼。出行前曾查看天气预报,本以为这趟旅程会雨水相伴,而事实上天公作美,六天里滴水未落。

随着导游穿越大理城,路上随处可以见到白族的姑娘——金花。旅游给这座小城带来了生机,大清早人们便已忙碌起来,“大概都是导游吧”,我猜想。

吃罢早饭,我们便前往此地的第一站:崇圣寺三塔。崇圣寺即金庸小说《天龙八部》中的天龙寺,规模宏大,非都市中寺庙可比。导游金花特别强调寺内不许拍照,只能从两边进出寺门。

在崇圣寺的检票口,我的眼镜不幸掉落了一颗螺钉。整天的游程只好在模糊的视线中度过。自从大二时决定长期佩带,便再未离开,好在相机的取景器可以随视力调节。只是后来一路乘车赶赴丽江时,眼睛极为疲劳,直至在丽江修好镜架。再一次体会这种感受已是在香格里拉,也许是缺氧的缘故,而非我不习惯这不清晰的世界。


由于列车晚点的缘故,我们放弃了计划中的大理古城,直奔洱海。洱海为云南省境内第二大湖,仅次于昆明的滇池。路上导游告诉我白族有自己的语言,但无文字。“你好”叫做“立秋”,“谢谢你”则为“那维尼”。

游船会在湖上的两处岛屿停留,其中一座小岛有“小蓬莱”之称,当地人在逼仄的岛面上摆满了烧烤摊,烤着湖里的鱼、虾、田螺,香气扑鼻,唯一的遗憾是各艘游船的乘客将整座岛屿挤得比肩接踵,难以站定细细品尝。

船上的一档节目是欣赏白族歌舞和品三杯茶,像我这样带着相机的游客大多只顾着闪光灯去了吧。


大理的最后一站是蝴蝶泉,此地因影片《五朵金花》而蜚声遐迩,但这个季节几无蝴蝶,更似一处普通公园。我在这里找到了出售明信片的小店,与同伴告别,放弃上山参观泉水的机会。小店里坐着一位年轻的金花,告诉我生意很好。我也借机询问白语中“再见”如何说。一路上与我们的导游交流时多次用到“那维尼”,期望告别时也能用句白语。金花说白语中绝大多数已与汉话无异,只保留了几句常用语,她们也说“再见”,一般这儿的导游只会教“你好”和“谢谢你”两句。当然,我再一次使用了“那维尼”。

从大理至丽江开车需三、四个小时,吃完晚中饭我们便乘车上路。而旅行社的摩梭族司机将伴随着我们整段旅程。

|2|left

《云南行(二)》有2个想法

  1. 其实应该放弃蝴蝶泉,而不是大理古城不?没想到你一路上给某人寄了3张明信片啊,感动,我怎么就没有这么放我在心上的朋友呢?
    p.s.照片太小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