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行(一)

没想到短短半年不到又一次出游,于我而言,旅行的意义又在哪里?也许是暂别喧嚣的都市、繁忙的工作,找一个陌生的地方度过一段快乐的时光,以忘却烦恼;也许是远赴异域他乡体验一种别样的风情,在人海中寻一个安静的角落,思考人生的意义,祈求神明为自己指明方向。

旅行归来,发现脑海中的一切消散得是如此之快,只留下一段模糊的记忆,仿佛一周前的生活发生在遥远的过去。生活依旧,却身心俱疲,未来仍然影影绰绰。幸而拍了几张照片,告诉我这趟真切的旅程。

旅途的第一顿在晚餐,在昆明金马碧鸡坊内的得意居,也是此行吃得最好的一顿。云南的天暗得较晚,傍晚七时食客依旧很少,有着三层阁楼的四合院,精致的当地特色美食,幽扬的古琴声,这样的环境在大都市中能去何处寻找?天黑后红灯笼里烛光燃起,情致更添。


晚间乘车前往大理。上次见绿皮火车,是去年末在洛阳之时;上回乘绿皮火车,则是在南京读大学之际。虽然这种慢车颠簸嘈杂,毫无舒适之感,却有着一种特别的感觉,仿佛回到了青春年少之时,譬如吃惯了山珍海味,却常常回想那粗茶淡饭的香味。

登车前看到车厢外站着一名不通中文的高个子老外,独自抽着烟。列车员们打着手势,笑着问他有多高,老外伸出两个手指,又变为四只,表示两米零四。我问他是否说英语,他回答我“A little bit”。简单的交谈中他告诉我他们来自匈牙利,曾经的社会主义国家,中国人民的好朋友。我问他是否喜欢足球,他点头表示肯定。我高兴地对他说,我非常喜欢普斯卡什。他听懂了我的意思,抱以友好的微笑,扔掉烟头,与我道别,走入车厢。当我告诉那些列车员这名老外是匈牙利人时,他们之间笑着谈论了起来,说匈牙利人民太穷,国家变革,人民受苦,感叹若是如中国一般坚持走社会主义道路该有多好。

一路昏昏沉沉,难以入睡,手机的信号也时有时无。半梦半醒间只记得绿皮火车走走停停,在某个小站驻足了许久,长时间地鸣笛。金黄色的灯光从窗外射入,忽明忽暗。整个车厢的鼻息声、鼾睡声骤然止歇。身边的旅客逐个转身,不久又再沉沉地睡去。

|2|left

《云南行(一)》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