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灵深处的静谧

焦山 一夜未眠,不知是因过于期待即将开启的行程,还是未来的不确定性令己遐思。打好背包,踏上列车,遄臻镇江。苏南五市中,之前惟此城未至。因民间传说“水漫金山”而闻名于世的金山寺便坐落在此。

出镇江站,打车至同学小宋楼下,宋已等候多时。在校时,宋便住在隔壁。其人弹得一手好吉他,午休时常常一遍遍弹奏《寂寞的秋天》。糟糕的隔音效果让我在动人的乐声中安详以寐,又在美妙的乐曲下宴然而寤。宋亦好足球,只是场上司职不同,他踢边锋,我任后卫。离校前宋突然腿伤,跛着一只脚也不愿下场,而速度不减,过人姿势颇有巴西球星加林查之风范。

离校后宋回镇江,我则返沪,之后虽有电话联系,却再也未有机会碰面。刚下车子,宋便抢过背包,拉我至住处。宋小我四岁,脸上还带着一丝稚气,但已如我般离家十年。房间乃其所租,二室一厅,六十平米,只需800多元每月。放下行李,宋即带我至附近的馆品尝镇江特色小吃:锅盖面、肴肉和香醋。饿极如我哪经受得了如此诱惑,转眼间便一扫而空。

饭毕与宋商量去处,因在镇江只停留一晚,宋便提议赴附近焦山一游。昨夜上网查询亦有网友称颂,金山名气虽大,若论美景,则焦山更胜。当下决意漫步前往。今日天色极好,日暖风和,天朗气清,一改前些天阴郁之气。天空仿佛用水彩抹了薄薄一层淡淡蓝纱,两道飞机走过留下的尾痕恰如其分地在其上划过。郊区人少,两行松柏静静地树立在路边。二人边走边聊,回首往事,旋至崔山。

穿过入口,长江便呈于眼前,焦山耸峙于对岸岛中,一座高塔立于山顶。碧水蓝天间,宛如缥缈仙境。游人须乘船渡河方能登山,行于江中,似武侠小说中众高手一般,眼前便是藏有秘笈的圣境所在。

岛上林木苍翠,枯枝间点缀有少许黄叶。踏入山麓定慧禅寺,楼宇间湖桥错落,传统寺庙与江南园林的景致融为一体。或因初冬时分之故,游人极少,偶遇三两,也如我俩般徜徉其间。一男轻声问卦,又有一女跪拜于佛像前,动唇默语。一切都显得如此恬静。不似苏州寒山寺、上海静安寺或杭州灵隐寺,没有喧哗的人群,没有高声的导游,亦没有吆喝的商贩。一时间,意识到这就是深藏于我心灵深处的那份静谧,这才是我苦苦寻找的那片胜境。

宋携我至一处碑林,称其每趟来焦山必至此处,但每次亦寻找良久。一块块墨色石碑嵌于墙中,其上所刻多为历代名家大儒字画。焦山碑林墨宝之多,仅次于古都西安,为江南第一,故有“书法山”之喻。

镇江清新空气,沪上鲜有。登高远眺,山水如画。苏州拙政园有处处皆景之谓,然景致咸一;焦山一角一落亦皆成景,却胜于丰富多彩,影像各异。

与宋闲聊间,方知其亦好读书。较电子书,我俩皆更爱书香之气。但我买宋借,我不仅读,也收藏,需要之时翻阅方便;宋则笃信“书非借不能读也”,读时遇上好词好句便记于纸上。路上我俩从《红楼梦》聊至《百年孤独》,从卡夫卡谈至龙应台;自经史子集话至西学圣典,自华盛顿说至周云蓬;历史、社会,政治、经济,地理、人文,工作、信仰无有不至。

泛舟回程,已是水天一色,日月同现,美不胜收。凉风拂面,寒意渐起。宋开电瓶车搭我沿江观景,对岸便是扬州。宋还告知,连接两地的润扬大桥,原称镇扬大桥,因镇江古称润州,故改名。

随后又赴风津渡一游。此地原为长江边一渡口,现已改作仿古文化街,似未完工,尚没开业。镇江城区多有土丘,行走于丘上老街,好不惬意。街旁虽植有两排梧桐,绿化甚佳,苦于建筑过旧,灰尘太多,较苏南其它城市,城市发展迟缓,也难怪随处可见墙上的拆字和政府挂出的“聚力拆迁不放松”标语。

食毕洗漱,卧床撰文,是为游记。

二〇一〇年十二月十八日于镇江

|2|left

《心灵深处的静谧》有6个想法

  1. 呵呵,说到镇江,真的很怀念当初和好友俩人一天爬遍金山焦山北固山的岁月啊,如果没有记错焦山就是以碑林胜的,俺们不懂书法的,所以就没有太多留意了。。惭愧惭愧。。
    我猜你也会喜欢北固山的,可以一抒怀古之情,哈哈。
    风津古渡,我居然也曾一个人寻访过,实在没想到居然离江很远了,真正是沧海桑田的变迁吧。
    p.s.看到楼上的评论你是不是觉得跟他越来越没有共同语言啊?。。。。
    还有小你四岁的同学?真年轻啊。。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