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阳一日

龙门石窟走出洛阳车站,太阳还没有完全升起,寒意依旧。洛阳人说话的口音已经和北京不一样了,我的京味普通话也略作收敛,但卷舌发音一下子还很难改去。向本地人问了路,顺利乘公交抵达之前预定的酒店。

洛阳给我印象最深的是什么?公厕。无论是乘公交还是行走在街头,都能很快看到“卫生间”的指示牌。晚间回来再次路过火车站时,惊异地发现居然还有一辆经改装过的老式“公厕车”停在广场。如果说在上海的车站广场上停着采血车是因为血液储备少而需鼓励人们献血,那这辆“采X车”很难让我不将之与这个城市肥料紧缺联系在一起。也许“牡丹之城”的美誉是建立在这个城市环卫工人辛勤劳动基础上的吧。

吃毕早饭,便乘车前往闻名遐迩的龙门石窟。还在列车上时,睡在一旁的老人便告诉我游石窟只需一个小时,考虑到我独自前来,脚程又快,若不吃午饭,下午应该能赶到远在城市另一头的白马寺。也许是昨夜在列车上没睡好的缘故,乘公交时在车上死死睡去。隐约记得睡去前与醒来时所停的是同一个站点,便立刻意识到车已回程。

赶到龙门已近午时,冬日杲杲,伊水汤汤,光影潋滟,游人如织。东西二山峙于两旁,上凿洞龛万千,好不状观。龙门、漫水二桥架于伊上,站立其中,大好景色尽收眼底。拾级而上,诸佛像于洞中或立或坐,形态各异。只惜年代久远,历经风沙盗掠,许多已然损毁。于东山香山寺、白园小憩片刻,便告辞离去。

转车前往白马寺。来时并不知其名,查询后方知此寺号称“中国千年第一古刹”,为昔日佛教自印度传入东土后所建的第一座寺庙。寺院不大,庙宇陈旧,但老树林立,一派古朴气象。寺内有白马雕像若干,却囿于围栏之中;“大雄殿”亦由木栏封住,游人只能于门外观望跪拜。寺旁建有印度风格庙宇一座,规模大小却胜于白马寺,虽为中印友好象征,可惜极不协调。网传白马寺极为灵验,我却是一切随缘之人,献上三柱香以表心意,再告离去。

本拟于老城区品尝洛阳水席,谁知敲了几家门,店内人员不是搓麻将,便是看电视,清一色告知五点开始营业。遂作罢,只怪我赶得太急。担心入夜后室外太冷,便早早赶回住处歇息。

|2|left

《洛阳一日》有3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