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路北上

告别镇江,前往下一站蚌埠。这是一辆驶向西宁的列车。车上坐满了回族人,为整个车厢增添了不少西北风情。在沪时虽时常光顾兰州拉面馆,但却从未如此近距离的观察过他们。回族人的相貌介于汉族与维族之间,似乎在汉族人的脸庞上嵌着维族人的五官。身旁坐着一对老家是西宁的母女,带着少女一岁多的婴儿自常州而来;对面是一位皮肤略黑的小伙子,宁夏人,在兰州下车后转乘汽车;不远处的座位上,一个酷似欧亚混血儿的孩子时而坐着,时而站着,与父母嬉耍。

身边的回族妇女约五十多岁,有着坚挺的鼻子和深遂的眼神,虽然岁月已在其额头刻上了几道深深的皱纹,但脸颊依旧白晳而红润,相信年轻时一定是吸引了不少青年男子的美女。她告诉我这次是去看在常州工厂打工的另一个女儿,女婿则在昆山工作,千里迢迢很不方便。怀里的婴儿时常哭闹,回族妇女很不好意思地对我说带着孩子出远门很是麻烦。我却不太介意,主动站起身来让她把孩子放在我的座位上休息片刻。这趟车去西宁得坐一天两夜,好久不坐长途列车的我已经很难想象她们的感受,即使这次只有三个小时的短途旅程也会时常站起身来活动筋骨。她的普通话更像是由一个个单词组成,仔细聆听也不影响交流。回族妇女抱怨江南的冬天太冷太湿,女儿工厂的宿舍没有空调,夫妻两个工作太忙也没有时间陪她们逛逛这个陌生的城市。幸福的笑容随后浮现在她的脸上,回忆起在西宁家中的日子,烧着很大的火炉,再冷的冬天也能把室内烘得暖暖的。

一个男子丢了钱包,站起身来向车厢里的乘客讲述着他悲惨的遭遇。告诉我们他自哪儿来,上哪儿去,希望身边的朋友能照顾一下,每人出点钱凑足他回家的车票。我给了他五元,回族妇女望着他,又摇摇头,称自己没有零钱。等男子走过去后,她轻轻地对我说,现在社会进步了,经济发展了,但有好处也有不好的地方。以前她年轻的时候坐火车总有人愿意为有困难的人让坐提行李,现在好人很难找了;而且刚才的“乞讨者”谁也不知道是真是假,毕竟现在骗子太多了。我注意到她的脚下推着几袋重重的包裹,想必这对母女上车时行李架上已经堆满,她们只好将东西暂至于地上。回族妇女继续略带微笑地说,她们扛不动这些包裹,怕放上去了拿不下来。身旁有人提醒她,等列车到了最后几站行李架上空了,再找人帮忙放上去,下车的时候一定会有人愿意帮忙拿下来的。

闲聊间列车已抵达蚌埠,拿起背包准备下车,回族妇女似乎对我这么快就下车表示惊讶,我只能朝她微笑点头,便转身离开。也许她在羡慕我不必在列车上熬夜,也许她想寻求一个在途中能一直帮助她的人,可惜我爱莫能助。相信这个社会好人不少,接下来的旅程一定会有乐于帮助她的人陪伴身旁。

出了车站,同学小吴赶来接我。吴亦幼我四岁,是个老实憨厚,乐于助人的孩子。车站门前的路正在整修,巨大的工地给眼前的城市添上一层浑浊的空气。来往的行人只能穿梭在狭窄的人行道上。转过一个十字路口,便进入了老城区。街旁的建筑显得过于陈旧,整个城市的建设似乎还停留在九十年代前期,所有楼房的墙面上都蒙着厚厚的一层灰,让我不禁想起小时候家乡的县城,以及上大学第一次看到南京时的那种感觉。

吴已为我预订好了房间,硬是不肯让我出钱,表示来到这里他就得好好招待。他的热情令我十分惭愧,上次吴来上海参观世博会的时候,因工作太忙,我甚至都没和他见上一面。

离开宾馆,吴带我参观这座城市。一道路面很宽的斜坡映入眼帘,走至最高处才发现这竟是一座桥,下面是四道伸向远方的铁路,空中纵横交错着密密麻麻的电线。吴告诉我这座桥已经由三十年历史,我开玩笑说那质量一定很好。下了桥便是略显脏乱的路面,我们得穿过一个昏暗的地道,前往吃晚饭的餐馆。地道里两边坐满了小摊贩,兜售着各种小玩意。我对吴说,这段路用来拍电影再合适不过了,吴似乎有点兴奋,连忙表示曾经有部国产片就在蚌埠取景。

坐下不久,刚从老家铜陵赶回的同学大兵也到了。大兵与吴是同事,高高的个子,身材有些发福,说话很有威严,社会阅历丰富,刚结了婚,在淮河边上买了套新房,在学校里常常喝完酒就对我们讲述自己如何得爱老婆。二人又叫了另一个同事一道就餐。席间大家谈起离校后的工作,以及现在远在全国各地的同学,大笑着回忆在校时的生活点滴。我知道那是一段逝去了就永远不会再回来的美好时光,一辈子只有这么一次。我劝吴也向大兵学习,趁年轻找个女朋友,有空二人都可以带上妻子来上海玩。大兵听后又提起给他介绍女朋友的事,吴显得有点害羞。我告诉吴,不要像我一样,等上了年纪再找就迟了;要求也不用太高,对自己好才是最重要的。

饭后四人去参观了大兵的新房,干净整洁。门旁的架子上摆着民航飞机与动车的模型,大兵说他就喜欢这个。厅里书架上摆着两排政治书籍,其中不乏《论美国的民主》、《当知识分子遇到政治》、《莎士比亚全集》等好书。“工作了就没时间看书了”大兵边笑边说。

出了小区,四人沿淮河缓缓而行。昏黄的路灯映衬着另一边幽黑的河道,河边光秃的树枝在风中微微摇动。夜风席席吹来一丝丝寒意,过了淮河就是北方了。

大兵上班去的公交车站就在宾馆楼下,便邀其在我房里同宿一夜。早晨七点他便起床赶去上班。九点半,吴请假来到宾馆,退房结帐,开车送我去车站,还帮我买了面包作为早饭。路上听到新闻里说,第二天起又有冷空气来袭,中东部又要降温了。

感谢他们的热情款待,而我,则继续北上。

|2|left

《一路北上》有1个想法

  1. 你就以这种速度北上啊,有点快啊,实质上就是走亲访友嘛。。
    你怎么这么多小你四岁的同学啊,是你上学晚?你说话的那个口气觉得你好象好老似的。。
    你是个怀旧的人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