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黄鹤楼,访首义故

辛亥革命博物馆路经武昌,在此地歇宿一夜。

到了南方,再也感觉不到寒意了。虽然天气预报一遍又一遍的报降温,但一路上基本托老天的福,随身带的伞尚无用处。

武汉整个城市被笼罩在雾气中,听当地人说,这个季节就是多雾。

在武昌待上半日,决定去黄鹤楼一观。自古多有名人游览此处。进入山门,便看到长长碑廊一道,篆、隶、行、草各种题字皆有。山不高,却因在长江边,增添了一分情致。背着重重的书包登上黄鹤楼,可惜雾气太大,无法欣赏长江大桥的美景。只能看到长长的引桥延伸入茫茫白色之中。武汉长江大桥桥头甚美,上桥之路风景秀丽,较南京好了不少。

山脚地道里听到有人在弹唱《老男孩》,现在的音乐人真得很不容易,决定下去给点钱。在北京西直门一带也多次遇到。我自少就酷爱音乐,可惜在中国做音乐要出名实在太难,不知道整个大陆有多少民间乐人在地道里为了自己的梦想而苦苦努力。虽然每个人的命运不同,但只要努力过,也不妄此生了。生活更在于过程,而不在于结果。正如在列车上与一当地人闲聊,谈到有权有钱之人,过得其实并不幸福。潇洒活在这个世上,才是最重要最美好的。

下了黄鹤楼,自然不能错过附近的辛亥革命博物馆。博物馆免费,半小时发一次票,每周一关门。今天恰巧是周二,到了门外正好半点,顺利领到票入内参观。与一湖北人生意人结伴相游,其在杭州做生意,此次姐姐癌症严重,便回故乡看望,途经武昌便来参观。明年就是辛亥百年,虽然当年那些义士各有目的,也不是人人完美,但众人一起推翻了封建帝制,建立伟业,令人赞叹。如今九十九年已过,虽孙先生的天下为公尚未实现,但相信那一天总会到来。

下午三时,登上列车,离鄂入湘。

|2|left

《登黄鹤楼,访首义故》有2个想法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